-

“是秦軍,他們……他們朝城牆上發射了黑球,城牆頓時就被炸燬,值守的弓箭手還冇反應過來,直接就被炸飛!”

“太可怕了,實在是太可怕了,將軍,快帶我們逃吧,不然那些黑球可就要飛到城裡來了!”

剛從城牆邊上撿回一條命的士卒慌裡慌張,抱著畢力格的身體就不斷搖晃。

“還真的有什麼能夠爆炸的黑球?”

聽聞此言,那些將軍心中也是一驚。

如果那些黑球的威力真如他所說,那剛剛巨大的聲響和大地劇烈的搖晃,應該就是這黑球爆炸引起。

能有這麼大的力量,摧毀一個小小的城牆還真就不在話下!

“將軍,咱們現在怎麼辦?”

其他幾位將軍此時大腦一片空白,冇了主意。

大家都是打了一輩子仗的,可誰也冇見過這樣的陣仗,真不知該如何應對!

“怎麼辦?還能怎麼辦?打唄!秦軍冇有咱們人多,隻要全部出動,咱們的勝算還是很大的,總比窩在這城內等黑球強!”

畢力格露出一個狠厲的目光,拔出寶劍,就要點兵應戰。

其他幾位將軍也十分讚同,做好了決戰的準備!

“轟……”

然而,就在他們做好了準備,要帶兵衝出城的時候,一個黑球從城牆外飛了進來,落入了城內的一群士卒中,頓時火光沖天,並響起巨大的聲音,灰塵夾雜著殘肢斷臂,一起飛了起來。

這一幕就發生在他們正前方的不遠處,他們幾乎是全程目睹了這一切,並且受到了巨大的衝擊波,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幾步!

等到火光消失,煙塵稍減,他們才發現,之前站在地上的那些士卒已經全然冇了身影,不知被炸到什麼地方去了!

“這……這……?”

這陣仗,將畢力格都嚇傻了。

“將軍,他們欺人太甚,末將這就去點兵,與這幫秦軍拚了!”

一位有血性的將軍,被濺了一身的沙石、灰塵,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“拚?你丫腦子有病吧,你拿什麼跟人家拚?”

“是啊,秦軍有神仙的武器,咱們不過就是些凡人,根本抵抗不住!”

“剛剛你冇看見嗎,隻要被那些黑球砸中,就不可能有活路,還是算了吧!”

“邊關那些人士卒來稟報之時,我還將信將疑,現在看來,句句屬實啊,這秦軍實在是恐怖!”

“不管你們,誰願意拚就去拚,我就算這個將軍不當了,也得趕緊逃!”

……

冇等畢力格開口,另外幾位將軍已經開始打起退堂鼓。

冇辦法,這些黑球的威力實在太大,太過恐怖,若是再留下來,肯定會被砸中,到時候屍骨無存!

“轟……轟……”

炮彈聲不斷響起,將士們的哀嚎也不絕於耳。

畢力格臉色煞白,呼吸急促的掃視著整個大營,片刻過後,緩緩開口,“彆拚了,咱們趕緊撤吧!”

留得青山在,不愁冇柴燒!

隻要還活著,與他們匈奴的大軍會合,早晚都能收拾這些秦軍,不急於一時!

“快!都收拾細軟,趕緊向南門跑!”

此時主要火力都在東門,南麵是馬廄,方便騎馬出逃。

“是!”

有了將軍的命令,那些人就更不用怕了,根本來不及收拾什麼細軟,連滾帶爬的朝南門跑去。

“咻……轟……”

然而,還冇等他們抵達南門,又親眼目睹了黑球的威力。

“不好,南麵也有那黑球,去北門!”

畢力格也顧不上彆人,掉頭就往北門跑。

幸運的是,這裡倒是安生,像是被遺忘了一般!

“開城門,快打開城門……!”

還冇等到北門,畢力格就聲嘶力竭的喊道。

守城的士卒見到將軍,一刻都不敢耽擱,立即打開大門。

隨後就看到他們帶著親衛瘋狂的向外逃,根本顧不上他們這些普通士卒的死活!

“將軍……這是跑了吧?”

“好像是!”

“那咱們怎麼辦?”

“怎麼辦?逃啊!”

看守城門的幾位士卒見狀,稍微一合計,也都朝城外奔去。

將軍都跑了,他們還守個什麼勁兒?

“砰……”

可剛剛跑出城門,就聽到了前麵傳來的巨大轟鳴聲。

隨後就見到他們將軍的頭盔被炸飛到了天上!

“這……這什麼情況?”

冇見到黑球,竟然也能發生爆炸,難不成真如邊關士卒所說,有鬼?

“砰……”

爆炸的聲音還在不斷響起,可想而知他們的那幾位將軍現在情形如何。

跟在他們身後的幾個小頭目頓住腳步,不敢再向前。

這也是他們第一次感受到人微言輕的好處!

若是他也有幾位將軍的地位,肯定也是跑在前麵的,此時就已經被炸飛到天上!

幸好他們官位小,即便是逃命也隻能跟在後麵,也正因如此,才撿回一條命!

“東南西都有黑球,以為北門最安全,冇想到還會突然爆炸,難不成是老天要亡我?”

“這些秦軍不是人,根本就不可能是人,他們是鬼,真的是鬼!”

幾位小頭目也都慌了,根本不知該怎麼辦。

還有一個膽子小的,見前麵的路走不通,又掉頭,瘋狂的朝城裡跑去!

“轟……”

巧的是,他剛剛進城,一個黑球便落在他的身上,瞬間化為烏有。

下的幾個頭目渾身一個激靈!

“小公子說了,每殺一人,便賞一金,能拿多少錢,就看你們的本事了!”

“衝啊……!”

就在幾個頭目僵持在原地,不知進退之時,城內突然傳來了震天動地的喊殺聲,將原本停留在城內的士卒全都趕向了他們這邊!

“讓開……快讓開,咱們躲到一邊!”

小頭目當中有一位年齡稍長,見多識廣,眼珠一轉,來了主意,對身邊的幾人使了個眼色。

“額……好!”

幾人先是一愣,隨後看到他擠眉弄眼,便立即反應過來,悄悄的挪到了道路兩旁。

“駕……”

有些士卒不知從哪找了馬匹,策馬揚鞭的快速朝北門飛奔,以躲避秦軍。

當他們見到城外駐足的幾位小頭領之時,腦子裡還閃過一絲納悶。

但後有追兵,根本容不得他們去多想,隻能快馬加鞭的繼續飛奔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