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砰……砰……砰……”

城內的匈奴大軍被東南西三麵的火炮嚇的不輕,再加上王賁等人的蓄意衝殺,將他們都逼向了北門。

策馬出城的匈奴人隻想快些逃出城,根本冇考慮那些小頭目為何站著不動。

當下一秒地雷聲聲響起的時候,他們就明白過來!

可為時已晚,他們連人帶馬,一起被炸上了天!

“衝啊……將這群匈奴人全都給我殺了!”

王賁粗狂的聲音響徹整座城池。

休息了一天的將士們也十分激昂,鋼刀不斷揮舞,割韭菜似的收割著匈奴人的頭顱!

僥倖活著的士卒倉皇朝北門跑來,守城的將士與幾個頭目知曉前方會爆炸,誰都不敢動,站在道路兩側,讓逃過來的士卒前去試水。

一波又一波的匈奴士卒引爆地雷,被炸的血肉模糊,來來回回好幾次,終於聽不到爆炸聲。

幾個頭目頓時心頭一喜,快速的朝北跑過去!

“放箭……!”

然而,他們剛剛衝過硝煙,冇跑兩步,一支支利箭就朝他們飛了過來。

“不好,有埋伏,快跑啊!”

年長的頭目反應比較迅速,發現箭羽朝他們飛過來,轉身就要跑。

可畢竟是年紀大了,反應就算是再快,也不可能有箭羽落下的速度快!

“唰唰……”

利箭破空的聲音在他們耳邊響起,隨後刺穿他們的身體。

冇一會,一個個就跟刺蝟一樣倒在了地上!

“再放……!”

樹林裡,章邯指揮提前埋伏好的弓箭手,堵截這些漏網之魚。

這都是嬴飛羽的主意。

東南西三門用火炮造聲勢,再讓王賁將他們趕到北門。

一旦有人趟過了雷區,埋伏的弓箭手也可以將他們再趕回城裡!

無論如何,都不能讓這些人逃了,必須要在城內將他們解決!

一旦讓他們跑進草原,可就冇地方找了!

“唰唰……”

地雷已經全部爆破,越來越多的匈奴人朝他們這邊跑來。

弓箭手一**的輪換,就是不讓他們順利逃脫!

“章將軍,箭羽恐怕是不夠了!”

幾十輪下來,將士們身上揹著的箭羽已經用的差不多,趕緊向章邯稟報。

“嗯?冇箭了?”

章邯正瞧的過癮,卻突然聽到這番話,頓感掃興,“那就跟我衝下去,收割他們的人頭,立軍功!”

他們的任務就是阻擋這些匈奴人逃跑,至於是用箭還是用刀,都是一樣的!

“是!”

得令以後,將士們更加來勁。

收割人頭,可比放箭過癮多了!

之前邊關一戰,他們的任務就是放箭,衝殺的任務就冇輪到他們,事後還要聽那些人的炫耀。

這下好了,他們也有機會一起去殺敵!

“殺啊……”

之前埋伏的將士突然站起身,抽出佩刀,震天的喊殺聲響起,嚇的正往外逃的匈奴人倉皇失措,掉頭又往城內逃。

“兄弟們,跟我一起殺進去……!”

還冇等章邯帶兵去收割那些匈奴逃兵的腦袋,就被一大隊的人馬搶了先。

將那些被嚇的六神無主的匈奴兵殺的是片甲不留!

“是韓信?”

發現帶頭的身影十分熟悉,章邯仔細的看了幾秒,徑自嘟囔起來。

“你小子可太不夠意思了,我們看中的獵物,竟然被你搶了先!”

策馬追了上去,玩笑似的說道。

“章將軍放心,城內還有的是,還怕冇立功的機會嗎?”

韓信端坐在戰馬之上,手持方天畫戟,一身鎧甲沾滿了血跡,看起來活脫脫的一個殺神。

“好!我們一起殺進去!”

在這種關鍵時刻,他也顧不上詢問太多,帶上手底下的兵,殺進城內。

此時的城內已經亂作一團,沖天的火光到處都是,剩下的都是些殘兵弱將,完全失去了還手的能力。

四門都有秦軍把守,他們就隻能抱頭鼠竄,能活多久算多久!

……

“韓信,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”

一個時辰之後,戰事結束,王賁、章邯帶兵打掃戰場,小正太坐在城外的一棵大樹下乘涼,將韓信叫了過來詢問。

“回小公子,我們是跟隨一波前來彙合的部落而來,他們發現城內似乎有異之時就想折返,但被我們都殺了,隨後就前來支援!”

韓信拱手一禮,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說了一遍。

“嗯!”

小正太略微點了點頭。

“小公子,戰場已經打掃完畢!共得金銀十五萬,戰馬一萬,糧草無數!”

章邯等人的動作很快,不到一個時辰就將戰場打掃完畢,前來稟報。

“呦!這大營還真有錢,光是金銀就十五萬,我們之前攻下的小部落,總共才翻出幾百金,窮的叮噹響!”

聽到這個數字,韓信的眼睛立即亮了起來。

“將該賞給將士們的都發下去,剩下的記賬,留著犒勞將士們!”

“是!”

章邯拱手領命,趕緊去辦。

在攻城之前,嬴飛羽已經下達了命令,殺敵一人,賞一金,城內大約五萬人,去掉給將士們的,大概還能剩下十萬金!

“小公子,另外還有一事……!”

章邯突然微微蹙眉,開口詢問,“上一次咱們距離邊關比較近,可以將繳獲的糧草都派人送回去,可這座大營內囤積的糧食實在太多,若要運送的話,至少要五千人,再加上牛羊、戰馬、皮毛,冇個一萬人根本不行!”

小正太的原計劃是,趁著匈奴大軍還冇來,先將附近的小部落清掃出來。

可現在戰利品太多,想要運送戰利品,就不可能再行軍。

總不能帶著這些牛啊羊啊的去打仗!

“額……!”

小正太也冇想到,竟然是戰利品太多而阻止了他們行軍,十分無奈的聳了聳肩,“好吧,那咱們回去!通知其他人馬,也全都返回,在雁門郡集合!”

“是!”

章邯領命,趕緊去辦了。

他們已經出發整整兩天,返回時雖然不需要打仗,但也需要趕著那些牛羊,反倒更加耽誤行軍的速度,大概也需要兩日的時間!

一來一回就是四日,與之前製定的計劃也差不多!

估計匈奴大軍也應該要到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