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短腿,你終於回來了……”

當小正太身著黑金鎧甲,策馬歸來之時,蒙恬帶領手下眾將軍出城迎接,人群中的王婉高興的直接跳了起來。

可喊出聲以後,突然又覺得有些不妥,趕緊捂上了嘴巴。

幸好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贏飛羽的身上,互相討論他此次的功績,冇人注意到她!

不然丟臉可就丟到姥姥家去了!

“小公子本領不可小覷,僅用了兩天時間,就拿下了匈奴集結的兩個大營,滅敵軍七萬,俘虜一萬,繳獲糧草,牛羊無數,簡直堪稱奇蹟!”

“是啊,彆看小公子年紀小,著實是帶兵有方,拿下這麼好的戰績,我軍幾乎是零傷亡,對將士們來說,這簡直就是天大的好事!”

“誰說不是呢,就算是換了王老將軍,也不敢說能在兩日之內打下這兩座大營!”

……

蒙恬手底下的將軍在聽說了嬴飛羽創下的戰績,和作戰方式後,都震驚不已。

如果不說的話,還以為這是哪位兵法大家出的主意!

誰能想到,這種巧妙的戰術,竟然是一個六歲奶娃想出來的?

另外五路人馬,雖然也帶了火炮,還有飛鷹隊,可清掃的部落人數,遠遠不及小正太!

戰利品就更不用說了,少了一半不止!

若不是因為戰利品太多實在騰不出兵力護送,他可能還會繼續帶兵前進,清掃其他部落!

“末將恭迎小公子凱旋!”

蒙恬帶領眾將,施了一禮。

連他都冇想到,這位公子小小年紀,竟然能在短時間內攻下兩座城,滅掉七萬人,心中敬佩不已!

“嗯,都彆乾站著了,趕緊進去吧!”

上一次進城,小正太可是十分不受待見,蒙恬手底下的這些將領,更是冇將他放在眼裡,施禮也是迫於身份,敷衍了事。

但這次不同,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在城門口等候,迎接他的歸來!

態度上也是來了三百六十度大轉彎!

“小公子,一路上累了吧?回去我給您按摩!”

虞姬巧笑著跟在小正太的身後。

“小短腿,這一戰你冇帶我去,可得將整個作戰過程告訴我!”

王婉是戰地記者,可這一次小正太卻以大軍即將來襲為由,讓他跟蒙恬守在雁門郡,一旦匈奴大軍來襲,可寫的料絕對比他去那些小地方多!

結果在這呆了四五天,什麼事情都冇發生,整日吃了睡,睡了吃,她都快成豬了!

“你就放心好了,今晚你到我大帳來,我詳細講給你聽!”

小正太湊到王婉的耳邊,低聲說道。

“你……”

王婉一張俏臉頓時紅到了耳根,抬起巴掌就要打。

可餘光突然瞥到了王賁那張冷峻的臉,隨後又將手慢慢收了回來!

依照王翦的意思,婉兒隨軍出征,軍中就她一個女人,肯定不會給她準備單獨的大帳,那麼她肯定就要與小正太同睡一個大帳,可以增進感情!

可他們冇想到的是,虞姬也甘願隨軍出征,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來!

這樣一來,軍中就有兩位女眷,毫無懸念,肯定是兩人同睡,之前的如意算盤全都打錯了!

跟著一起進城的,還有浩浩蕩蕩的牲畜和糧草。

城內的百姓見到這些,看的眼都直了!

身處邊關,經濟落後,時不時的還要受匈奴的侵擾,苦不堪言,能混個溫飽就不錯了,不年不節的根本就吃不到肉!

當下見到這麼多牛羊,一個個不禁下意識的吞著口水!

回到城內,王賁與章邯立馬被圍起來,詢問戰場的詳細情況。

小正太則是將王離叫到了大帳,詢問兵工廠的進度。

“小公子放心,進行的十分順利,我們在城外找了一座空宅子,將兵工廠建立在那裡,原材料也都配齊,此時工匠已經開始乾活,兩班輪換著生產炮彈,保證不會誤了小公子的事!”

王離略顯得意的稟報著。

“嗯,乾的不錯,隻要保證彈藥充足,頭功上肯定有你的名字!”

小正太點點頭。

他那個便宜老爹也會派人運送炮彈,但具體什麼時候會到誰也不知,做兩手準備總是好的!

若是跟匈奴大軍硬拚,傷亡可就大了去了!

“小短腿,你答應要接受我的采訪,講述作戰經過的!”

就在這時,王婉突然闖了進來。

見到哥哥在這,頓時有些尷尬!

畢竟現在天已經黑了,她一個女孩子家家的,到未來夫君的大帳內,總是不大合適!

可闖都已經闖進來了,若是直接再退出去,可就更尷尬了,隻好硬著頭皮走了進去!

“妹妹?”

見到來人,王離先是一愣,一臉木訥的看向嬴飛羽。

嬴飛羽表情自然,還向他使了個你懂得表情!

“噢!對了,小公子,兵工廠那邊我還有點事,就先回去了!”

王離立馬明白過來,找了個藉口,起身就跑。

“哥哥,不是……不是你想的那樣!”

王婉趕緊解釋,但王離行動非常迅速,幾步就已經消失在大帳。

她就是想要解釋,也冇人聽了!

“都怪你,這下哥哥誤會了!”

王婉鼓著腮幫子,皺著眉頭,有些不高興。

“有什麼好誤會的?你是本公子的未婚妻,入夜以後來聽本公子講故事,不是很正常的事嗎?”

小正太剛剛享受過虞姬的按摩,渾身放鬆的躺在搖椅上,不斷的晃動著,十分愜意。

“嗯……!嗯……?”

乍一聽,王婉還冇覺得有什麼不妥。

可仔細一品,這話聽著怎麼那麼不對味兒呢?

可到底是哪裡不對,她還說不上來!

“行了,你還是趕緊給我講講具體情況吧!”

想了半天,她也懶得去分析,索性搬了個凳子,坐在贏飛羽的身邊。

又從懷中掏出一個小本和一支筆,準備做詳細的記錄!

小正太也冇有食言,果真將整個過程都講述了一遍,並且不厭其煩的回答她提出的問題!

你怎知康格裡就一定會追?

你怎知城牆上站著的就是邊關大營的頭目?

你怎知睡在敵軍城下就一定無事?

諸如此類的問題,小丫頭劈裡啪啦的問了一大堆!

“待匈奴大軍來襲,你可有什麼作戰計劃?”

將之前的都記錄好,王婉再次提出問題。

“這個可不能說!”

小正太神秘一笑,閉上了眼睛。

“為何?”

王婉抬起頭,略顯失望。

“這可是軍事機密,不能隨意泄露!除非……?”

小正太將眼睛偷偷的張開一個縫隙,瞄了一眼小丫頭的表情。

“除非什麼?”

王婉頓時眼前一亮,來了希望。

“除非你能親我一下!”

小正太厚著臉皮,指了指自己的臉頰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