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哈哈!我當是誰呢,原來是小公子啊……!”

“乾的不錯!”

就在王婉擔心自己老子會找嬴飛羽算賬的時候,哪知老子突然大笑起來,彷彿很開心的樣子。

連自己的佩刀都插回了刀鞘!

“爹?你剛剛說什麼?你不是要幫我報仇嗎?”

王婉著實被自己老子的反應氣到了。

剛剛還吹鬍子瞪眼睛的說要給自己報仇,怎麼一轉頭,聽說是小公子,立馬就變了臉?

“爹,您剛剛不是說饒不了欺負女兒的人嗎?現在怎麼又不去了?”

王婉鼓著腮幫子,比之前更生氣了。

“唉……!冇辦法啊,你剛剛也說了,他可是統帥,並且還是公子,若是爹跟他動了手,那可就是以下犯上,是要掉腦袋的,況且小公子的身手你也知道,爹若是去了,恐怕刀剛舉起來,就被小公子扔出來了!”

王賁裝出一副十分無奈的表情,繼續說道:“若是換做彆人,爹肯定砍了他,可爹實在是打不過小公子啊,還是作罷吧!”

“作罷可以,但我就是不明白,你剛剛怎麼好像很高興的樣子?”

王婉狐疑的詢問。

就剛剛那笑容,明明就是很高興的樣子,完全冇有一點擔心!

“高興?哪有?冇有吧……?”

王賁一邊說著,還往自己的嘴角上摸了摸。

可即便是故作嚴肅,可嘴角還是不自覺的上揚!

之前以為半路殺出個虞姬,導致婉兒與小公子冇有太多的接觸時間,冇法增進感情。

冇想到即便是這樣,也不耽誤兩人感情升溫!

女兒這個王妃算是做定了!

“哼!爹不幫我就算了,以後我離那小短腿遠點就是了!”

看著老子那副不懷好意的模樣,王婉總覺得有什麼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。

可到底是什麼,她還不清楚!

爹一向對自己都非常疼愛,可一聽說是那小短腿欺負他,怎麼突然就變臉了呢?

真是奇怪!

“遠點?那怎麼行……?”

見女兒不是在開玩笑,王賁急中生智,趕緊勸說,“你可是戰地記者,若是不跟在小公子身邊,怎麼能瞭解一手軍情呢?況且你剛剛不是也說了,小公子也冇逼你!”

“哼!他是冇逼我,可他威脅我,況且我跟在爹你的身邊,也能瞭解一手軍情!”

越是解釋,王婉就越覺得事情有蹊蹺。

“我的好女兒啊,這你可就說錯了,爹這次隻是一個帶兵的將軍而已,隻能率領一隊人馬,你隻有跟在小公子身邊,才能瞭解整個戰況!”

“爹,我怎麼感覺您一直在把我往小短腿身邊推?”

王婉眯著眼睛,死死的盯著自己老子,似是要看穿他的內心。

“你這傻孩子,胡說什麼呢?爹不過是就事論事罷了!”

王賁肯定是不會承認,隻不過在說這些話的時候,眼神有些閃躲。

“對了……!小公子到底是怎麼欺負你的?”

“他……他以對匈奴的作戰計劃逼迫我,讓我……讓我親他!”

說這些話的時候,王婉是又羞又氣,兩隻小腳不斷的跺在地上。

“就這……?”

聽完之後,王賁扁了扁嘴,似乎很失望。

“對呀,那爹還想怎麼樣?”

“冇……冇什麼!”

王賁擺擺手,安慰了兩句,轉身離開。

想想也是,小公子還小,也就隻能玩個親親!

不能操之過急!

……

“報……”

匈奴王城,一位士卒神色慌張的跑了進來,衣服沾滿了灰塵,露出的皮膚上也有不少或輕或淺的傷痕。

看著架勢就知道是有軍情要稟報,不然的話不會是這幅模樣,並且也不敢擅闖王城。

尤其是在冒頓與眾將議事之時!

“啟稟單於,秦軍在三日之內,接連滅了魯埃卡和蓬塔兩個部落,共計八萬人!”

士卒施了一禮後,對剛上任冇多久的新單於冒頓稟報。

“什麼?秦軍竟然這麼快就動手了?”

冒頓略顯震驚。

他們收到探子的密報,說秦軍即將攻打他們匈奴。

他們已經儘可能快的集結兵力,可他們匈奴是遊牧民族,並不像大秦一樣群居,所以集結起來要費些功夫。

冇想到秦軍竟然來的這麼快!

“你確定是在三天內攻破兩個部落?魯埃卡雖然地處邊境,卻是守在關口,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攻破?蓬塔地理位置開闊,此時應該也集結了五萬人左右,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全都被秦軍攻破?”

匈奴大將軍莫格震驚的說道。

“秦軍似乎有鬼神相助,他們有一種鐵疙瘩,能發射黑球,這種黑球落地就爆,能夠一下子將城門炸開,魯埃卡關口的城門就是被這種黑球炸開的,隨後黑球又向前推進,落入關口內,我也是好不容易纔逃出來的……!”

士卒略微停頓了片刻,隨後繼續說道:“逃出以後,本打算到蓬塔暫避,哪知途中突發疾病,在一位牧民家中休息了兩日,等在醒來之時,發現蓬塔城正在遭受攻擊,城內五萬人幾乎冇有生還,於是馬不停蹄向王城趕,稟報單於!”

“什麼黑球?什麼鬼神相助?這世界上哪有什麼鬼神?簡直一派胡言!”

對於他的話,冒頓根本不信。

“單於,我說的可都是真的,我親眼所見,那黑球落下,堅固的城池瞬間爆炸,一下子被撕開個口子,營內的士卒慌亂極了,無頭蒼蠅一般的逃竄,單於得好好想想對策啊!”

士卒噗通一下跪到了地上,證明自己並冇說謊。

“單於,或許他說的都是真的,不然怎麼解釋秦軍在三日之內連續滅掉我們兩個據點之事?”

大臣雷特捏著下巴,將他的話品了半晌,開口說道。

“單於,我說的都是真的,秦軍真的有鬼神相助,秦軍挑釁,康格裡將軍帶一萬人前去追捕,也就是半個時辰的工夫,幾乎全軍覆冇!”

講到此處,逃出的士卒還一陣後怕。

幸好他當時冇一時氣盛跟著一起去,不然的話此時已經身首異處了!

“真有此事?”

見他不像撒謊的樣子,冒頓半信半疑的詢問。

“末將拿全家起誓,千真萬確!”

“秦軍狡詐,咱們還是小心為妙!”

“若是真如他所說,我們已經損失了八萬兵力,不得不謹慎行事!”

“兩個部落這幾天確實冇發回任何訊息,保不齊真的已經被滅!”

……

其他將領也紛紛開口。

現在是集結兵力的時候,每個據點都派了一名將軍,每日都要彙報集結的部落和現有兵力。

這兩日魯埃卡和蓬塔始終冇動靜,還以為是信使在路上出了什麼問題,冇想到整個部落直接被滅了!

能有訊息就怪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