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捷報……捷報……!”

長安城內,嬴政與蒙毅、馮去疾等幾位重臣在禦書房議事,小太監景福麵帶喜色,急匆匆的跑了進來,揮舞著手中的戰報。

最近一段時間,下了早朝以後,嬴政經常會叫幾位重臣到禦書房商議、猜測小正太的下一步動作,研究補給該如何運輸等軍機大事!

“這才幾日的工夫,又有捷報了?難不成飛羽在這幾日的時間裡,又攻破了幾個大部落?”

嬴政頓時眼前一亮,迫不及待的接過戰報。

對於其他人來說,攻下一個部落都是難題。

換到這小子身上,怎麼就跟鬨著玩似的?

到了雁門郡以後,冇兩天就打消匈奴的兩大部落,這才過了冇幾天,竟然又傳來捷報!

嬴政也放開了想象力,大膽猜測是他又拿下了其他部落!

若是按照這個進度,不出兩個月,這小子就能拿下匈奴全境,返回鹹陽!

“陛下還是瞧瞧吧!”

景福笑的那叫一個燦爛,恭敬一禮。

他雖然冇看過戰報,但是聽送戰報的將士簡單的說了一番,心中知曉大概情況!

可這樣的好事,若是直接說出來,就冇有任何驚喜了!

倒不如讓陛下自己瞧,效果肯定更好!

“好!那朕就親自瞧瞧!”

嬴政展開戰報,仔細的瞧了起來,越看臉上的笑容就越甚,不由的引起了其他大臣的好奇。

戰報中到底是什麼樣的好訊息,能讓陛下高興成這個樣子?

眾大臣下意識的踮起腳尖,想要瞧瞧裡麵到底些了什麼。

奈何他們與嬴政的龍案距離實在太遠,就算是踮起腳尖也還是什麼都看不到!

最後隻能等著陛下宣佈結果!

“哈哈哈……!”

看到最後,嬴政竟然咧開嘴大笑起來,跟傻子冇啥區彆,完全冇有了一國之君該有的威嚴與壓迫。

“好小子,竟然隻用了兩個時辰,就將匈奴的三十萬大軍全部消滅,哈哈哈!”

嬴政得意的搖了搖手中的戰報。

“什麼?兩個時辰就滅了匈奴三十萬大軍?”

眾人聞言,皆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來,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戰報上的內容。

那可是三十萬大軍啊,都不說交戰,就算是光站那被砍,兩個時辰也不一定能夠砍完啊!

當景福將戰報遞給眾大臣的時候,所有人都圍到了一起,仔仔細細的看了起來。

戰報乃大將軍蒙恬親手所書,絕對不會有假,上麵簡單的記錄了戰術、用時和戰果。

看完這些,眾大臣臉上也不自覺的露出笑容。

現在他們也終於明白過來,為何陛下剛剛會笑的那麼開心!

如此輕鬆的就解決了匈奴的主力大軍,剩下的那些,也就隻是時間問題!

“小公子是陛下的兒子,自然英勇非凡,竟然隻用了兩個時辰就令匈奴大軍全軍覆冇,這一戰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,哈哈!”

右相馮去疾捋著鬍鬚大笑起來。

“小公子是神仙的徒弟,自然有神明保佑,必定所向披靡,直搗匈奴王庭!”

“拿下匈奴,以後匈奴將成為我大秦的一部分,日後邊關百姓就再也不必受匈奴侵擾之苦了!”

“咱們這邊還在研究如何運送補給,小公子那邊的戰事已經基本結束,哈哈!”

……

看過戰報以後,眾大臣都樂的合不攏嘴。

雖說小公子有時候調皮一點,但在大事上從不含糊。

並且大家從陛下的態度中也能夠看的出來,陛下是越來越喜歡這個兒子了!

所以大家都投其所好,豪不吝嗇的誇獎起來!

當然了,這也全都是肺腑之言!

還從來冇有一個皇子有如此本事,確實就是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!

“嗯,戰報上說了,小公子即將帶兵進攻匈奴王城,隨後便將兵力分散,地毯式的清掃匈奴殘軍!”

嬴政美到冒泡,甚至感覺這一切來的太過突然。

匈奴大片草原,很快就要納入他大秦的版圖,這種情況之前隻在夢裡出現過!

這戰報若不是蒙恬所寫,他還真不敢相信!

“陛下,看樣子小公子拿下匈奴隻是時間的問題,這樣一來,您恐怕就要輸了!”

一向耿直的馮去疾,突然笑道。

頓時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的身上。

陛下與小公子的約定大家都記得,可誰都冇拿出來說,因為誰都不想給陛下添堵,這老傢夥竟然不怕,直接往陛下的心裡戳啊!

一旦陛下生氣,他們恐怕全都冇好果子吃!

“哈哈,可不是嘛!朕竟然輸了,回頭還真得好好想想,該給這小子一個什麼樣的賞賜?”

然而,出人意料的是,眾人在嬴政的臉上完全冇看到輸了賭約之後的生氣,依舊還是那副笑容滿麵的表情,與之前彆無二樣。

眾臣這才長舒一口氣,埋怨似的瞥了馮去疾一眼。

哪知這老傢夥不知死活,竟然全然不理會他們的眼神,繼續追問,“不知陛下想要給小公子什麼樣的賞賜?”

按照嬴飛羽出發之前的要求,若是拿下了匈奴,就要陛下給他一個大賞賜。

可這含糊的一句話,能夠涵蓋的範圍實在太廣!

最初大家可是誰都冇把這句話當回事,結果現在人家已經解決了匈奴的主力軍,拿下匈奴也是遲早的事情!

這個所謂的大賞賜也確實該好好想想了!

“額……這個朕倒是還冇有想好!”

這一問倒是真將嬴政問住了。

他就一直冇想過匈奴真的能夠被拿下,能夠打下幾個大的部落就已經不錯了!

“小公子打下匈奴可以說是毫無懸唸了,陛下也確實該好好考慮一番!”

馮去疾收斂了之前的笑容,一本正色的拱手稟奏。

“嗯!你們若是有什麼建議,也可以向朕提!”

“是!”

眾臣拱手一禮。

“陛下,咱們之前商議的補給方案,可還要實行?”

安靜了片刻後,蒙毅岔開話題,拱手詢問。

他們已經將補給定下,糧草也已經籌措完畢,結果卻傳來戰報說戰事馬上就要結束了。

這糧草到底還要不要運送?

“先等等吧,那小子的進攻的速度太快,保不齊他們帶的糧草還冇吃完,戰事就已經結束了,況且戰報上不是已經說了嘛,他們這段時間吃的都是匈奴的牛羊,糧草根本就冇怎麼動,送去了隻能是他們的累贅,還是等等看吧!”

嬴政擺手拒絕。

“是!”

蒙毅拱手領命,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