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匈奴大單於冒頓,一直是不讚同老單於侵略大秦的做法,並且對大秦十分仰慕,所以今日派我前來,與大秦簽訂邦交,歲歲向大秦納貢,以求永世之好!”

雷特深知此時他們匈奴的處境,根本容不得他反唇相譏,即便是嘲笑他們兵敗求和,也隻能忍著,挑了些含蓄,又能表明心意的話來說。

“你這老頭羅裡吧嗦的說了那麼多廢話,俺老彭聽不懂,你就直說,到底是不是來求和的就完了,是或者不是!明白?”

彭越惱火的追問起來。

“額……”

使者雷特麵色極度難看,糾結了半晌,這才慢慢點了點頭,“將軍說的冇錯,是,我們匈奴確實是來求和的,並且帶來了我們的誠意!”

冇辦法,現在秦軍已經兵臨城下,他們根本就顧不上什麼麵子不麵子的了。

無論如何也得先將眼下的這一關過了再說!

為了那虛無縹緲的麵子惹怒了秦軍,可就得不償失了!

“哼!就你們這些蠻夷,還想著要與大秦簽訂邦交?你們侵略大秦邊境,搶奪我邊境百姓糧食的時候,怎麼冇想著要簽訂邦交?現在兵臨城下了,你們想要認慫了,哪有這麼好的事情?”

與彭越一樣直性子的樊噲頓時就不乾了。

他們打了這些日子,匈奴隨便派個老頭過來吧啦兩句,就想求和?想什麼呢?

“樊將軍這麼說就不對了,依我看,要不要與匈奴簽訂邦交,還是要看他們的誠意如何,若是真有誠意,咱們大秦也不是不近人情,也是可以考慮的嘛!”

一旁的章邯捋著鬍鬚,表情愜意的笑著勸說。

“章將軍,他們匈奴就……!”

樊噲正要辱罵幾句,可一轉眼,突然看到章邯臉上的笑容,很明顯的寫著戲虐二字。

這老貨比他還壞啊!

他是明擺著拒絕,這老貨似乎要逗一逗這匈奴派來的使者!

明白過來以後,樊噲頓時收斂了暴怒的表情,換上了相同的笑容,退了回去!

“嗯,章將軍說的冇錯,兩國友好邦交,當然是好的,本公子也想知道,這次匈奴到底帶了什麼誠意?”

小正太也露出笑容,故作貪婪的詢問起來。

使臣一瞧,有戲啊!頓時就來了精神,將事先準備好的地圖從懷裡掏了出來!

未免他們匈奴詳細地圖泄露,所以他帶的這張僅僅是簡要繪製各個部落位置的地圖。

“小公子放心,單於既然派我前來,就是帶足了誠意的……!”

雷特將地圖平鋪在桌子上,指著邊境的三個大部落說道:“下官聞言,單於上次派遣的使臣不知好歹,敢與小公子打賭,輸掉了三個部落,我匈奴單於一向信守承諾,決定將此三個部落送與大秦,算是履行了承諾!”

聽聞此言,小正太臉上的笑容更甚。

匈奴王城距鹹陽有千裡之遙,那些使臣連同帶去的士卒全都被殺,而冒頓還能得知打賭之事,這說明什麼?

說明他猜的冇錯!

報紙剛剛刊登出匈奴使臣與李斯勾結,全部被處死以後,就有隱藏在鹹陽的匈奴人前來通風報信!

“除此之外,我匈奴單於還決定再割讓三個部落作為賠償,獻給大秦陛下!”

雷特並不知小正太臉上的笑容為何意,以為是見到割讓部落,這小子頗為滿意。

緊接著再割讓三個部落,這件事豈不就成了?

當下心中一喜!

“就這……?”

然而,他的話音剛落,坐在主位上的小正太突然挑起眉頭,譏諷的詢問。

這著實令雷特一頭霧水。

拱手送出三個部落這小子已經是滿麵笑容,又加了三個部落,這小子怎麼還不滿起來?

難道是自己會意錯了?

“額……當然不是,除了割讓土地之外,我匈奴每年還會為大秦進獻牛一萬,羊十萬,上好的戰馬一萬!”

大秦鼓勵耕種,以養活更多的人口,所以根本冇有什麼好的草場放牧。

以這些牛、羊、戰馬為誘,順利求和的機率可就更大了!

“nonono!”

然而,他說完這些,坐在主位的小正太還是搖搖頭,冒出一串誰也聽不懂的話來。

可通過他那漫不經心的表情來看,雷特就已經明白,這是對補償不滿!

其實剛剛說的這些,都是他自己決定的,見主帥年紀小,以為他冇見過什麼世麵,所以想要以最小的利益談成這件事!

實際冒頓在他出發之前已經交過實底,隻要能求和,無論對方提出什麼要求,他們都能答應,即便是要他的王城,也可以送給大秦,隻要能夠在匈奴給他們留下一塊地方即可!

他們可以養精蓄銳,慢慢發展!

“額……既然小公子不滿意,我匈奴還可以將納貢的牛羊足足再添一倍,您看如何?”

這可就是六個部落,牛兩萬,羊二十萬,外加兩萬匹戰馬,已經不少了!

可贏飛羽絲毫不為所動,晃悠著兩條小腿,悠閒的擺弄起自己額前烏黑的碎髮!

古代人就是麻煩,還要蓄頭髮!

換做後世,直接推個寸頭,過夏天彆提多涼爽了!

“哼哼!你們這幫蠻夷冇見過世麵,以為我們大秦人也冇見過世麵嗎?哪這點阿貓阿狗的來求和,我看你們是冇誠意啊,既然這樣的話,那彆談了,趕緊走吧……!”

章邯冷笑了兩聲,走到雷特身邊,推搡著。

“彆……彆……小公子,若是對我匈奴開出的條件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,咱們還可以再商量,一切都好說啊!”

雷特趕緊向小正太求救。

今日若是談不成,明日大秦可就兵臨城下了,他們匈奴也就冇了!

這時候,也顧不上什麼藏私不藏私的了,索性直接讓大秦開條件,隻要能留他們匈奴一口氣,什麼都好說!

“其實本公子對你們匈奴冇興趣,隻不過是聽說西域有個國家叫做大宛,那裡盛產一種酸甜可口的水果,名為葡萄,本公子從來冇吃過,想要嚐嚐,所以纔在匈奴借個道,去大宛摘葡萄…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