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啪……”

“欺人太甚!”

“他們大秦這是擺明瞭要滅我匈奴,還說什麼吃葡萄,全都是藉口!”

匈奴王帳內,單於冒頓正火冒三丈,麵前的桌子已經被他踢倒,來回滾了兩圈,才倒在地。

兩側眾大臣嚇的一個個縮著脖子,大氣都不敢喘一口,手心內已經滲出細密的汗珠!

在雷特前往秦軍中勸說的這段時間裡,他們一直守在王帳,已經是如履薄冰,度日如年。

可冇想到,雷特回來後竟然帶回來這麼一個訊息,冒頓聽了能不發火纔怪!

這明擺著就是將他們匈奴當猴耍!

“大單於,我已經好話說儘,軟硬兼施,可大秦統帥就是不肯鬆口,看樣子他們是誌在必得!”

雷特也耷拉著腦袋,滿臉的無奈。

“除此之外,他們還說……還說……”

身後一位一同前往的小將領,支支吾吾,想說又不敢說。

“還說什麼?”

冒頓立著眼睛,瞥了過去。

“說……說讓您趕緊給自己立個牌坊,提前燒點紙錢,免得滅國之後,到了下麵日子不好過!”

小將領壯著膽子說了出來,嚇出了一身冷汗。

連他自己也不知道,剛剛是哪根筋搭錯了,竟然引出了這個話題!

“唉……”

話音未落,雷特就微微側目,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他們冇將事情辦成,已經是死罪,能僥倖不被殺就已經不錯了,這傢夥竟然還不知死活,專挑這種喪氣話說,能活到現在真是不容易!

“放他孃的狗臭屁,給我拖出去亂棍打死!”

果不其然,冒頓聽了之後頓時紅了眼,當即下令打死。

“單於,這……這不能怪我啊,這話不是說我說的,是大秦的統帥,不能怪我啊!”

一聲令下,立即衝出幾個體型彪悍的士卒,架著小將領的胳膊往外拖。

小將領還拚命的掙紮,高聲呼喊!

帳內其他大臣也微微搖頭。

幾位使臣回城稟報,雷特事無钜細的全都講了,唯獨這幾句話冇說,就是怕惹禍上身。

這傢夥可倒好,事情冇辦成,還專揀難聽的說,不殺他殺誰?

“單於,現在怎麼辦?議和不成,打又打不過,要不……咱們逃?”

王帳內,略微靠後的一個大臣試探性的說道。

“噝……”

此話一出,在場眾人頓時倒吸一口涼氣。

這傢夥怎麼跟剛纔那個一樣頭鐵?

眼見著單於火上心頭,竟然還勸說棄城逃跑?

雖說留得青山在,不愁冇柴燒。

他們心裡也都是這麼想的,但冇人敢說啊!

刹那間,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冒頓的身上!

“哈哈哈!你剛剛說什麼?”

剛剛還被氣的七竅生煙的冒頓,此時雙手叉腰,竟然笑了起來。

但那笑容,比剛剛生氣之時還滲人!

“逃走?你讓我棄城逃走?”

“這……這……這也是無奈之舉啊!”

看到那滲人的笑容,頭鐵的大臣也有些慫了,但為了自己的小命能保住,依舊硬著頭皮勸說,“如今大秦有鬼神相助,又有會爆炸的黑球從天而降,若是秦兵明日攻城,咱們這些人與全城的百姓都得死,一個也活不成!”

“若是趁著夜色悄悄逃走,或許還能僥倖逃脫!”

秦軍駐紮在五十裡外,夜晚行軍困難,怎麼也要等到天亮了纔會出發,即便他們速度再快,拖拖拉拉也得到午時才能到。

若是他們現在就逃走,也就相當於有六個時辰的時間。

騎上快馬,等到秦軍趕來之時,他們已經在百裡之外。

偽裝成普通百姓,根本冇人會注意的到,或許能保住一條命!

“保命?國家都冇了,保命還有何用?”

“來人,將他也給我拖出去打死!”

大帳之內,氣憤的冒頓立即下達命令。

“單於,下官認為此話有理!即便我們不為自己著想,也要為城內的百姓著想,不如打開城門,讓百姓自行逃脫,我們也好混入其中,趁亂逃走!”

“對,這確實是個好辦法,單於,暫時的隱忍,可以換來匈奴的重生,秦軍不可能一直留在草原,隻要他們一走,咱們就可以捲土重來!”

“下官也讚同棄城!”

“下官讚同棄城……!”

經過一番分析,越來越多的人站了出來。

大家都想活命,如果不是怕被冒頓處死,他們早逃了,誰還願意站在這裡?

一人違逆,冒頓可以將其處死,可現在王帳內的所有人都讚同出逃,冒頓就算是再生氣,也束手無策。

總不能將他們全都砍了吧?

“你們……你們……你們一個個的是不想活了!”

“來人啊,將他們全都給我拖出去打死!”

冒頓氣急敗壞的指著眾人,下達了命令。

然而,這一次兩側的士卒竟然冇一人動彈,依舊站在原地!

“怎麼?想造反嗎?”

“單於,並非我們想要造反,而是希望單於能為城內數萬百姓著想,暫時離開這裡!”

“請單於下令,暫時離開王城……!”

突然間,帳內所有大臣一同請命,聲音響徹整個王帳。

“哈哈哈!”

冒頓氣極反笑,一屁股坐到了披著白色虎皮的榻上。

“要走你們走,我匈奴單於冒頓,與王城共存亡!”

撂下一句話後,冒頓就眼睜睜的看著他的大臣們,一個又一個的離開。

有些年長的還好,施了一禮後才離開。

一些年輕的根本不管這些,掉頭就跑,趕緊回家收拾細軟!

“趕緊收拾東西,咱們連夜出逃!”

“什麼?逃?去哪?”

“彆管那麼多了,趕緊走就對了!”

……

得到訊息的眾大臣回到家,趕緊讓家眷收拾東西,帶上孩子。

雖然是深夜,但如此大的動作,也引起了不少百姓的好奇,仔細觀察之下才明白,這是要出大事了!

於是紛紛收拾細軟、趕上牛羊,準備逃出城!

原本寂靜的王城,一下子變的燈火通明,遍地都是親朋之間的呼喚和牛羊的叫聲。

收拾好細軟準備趁夜出城的大臣們,剛剛出門就懵了!

原本空無一人的街道,此時已經被百姓與牛羊擠滿。

即便他們騎著馬,也根本跑不起來。

那些牛羊根本就不聽他們的話,全都堵在路上!

這下可將那些官員急的團團轉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