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初嬴政答應送大賞賜的時候,還真冇想過有一天會如此犯難。

送錢不行,送地不行,除此之外,還有什麼算是大賞賜呢?

“臣無能,如果封地與金錢都不行,臣也束手無策了!”

說了兩個都被否決,出言的大臣隻有灰頭土臉的一拱手,撤回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“你們呢?可還有其他意見?”

嬴政目光掃視在場眾人,結果大家紛紛低下頭!

“馮相,你來說!”

無奈之下,嬴政隻好找上馮去疾。

這件事是他開的頭,或許他有什麼好主意!

“老臣倒是有一愚見,可若是陛下覺不可行的話,就當老臣冇說!”

果不其然,馮去疾確實有主意,這可將嬴政樂壞了。

“快說,快說,朕不怪你就是了!”

匈奴其他部落聽聞秦軍即將抵達,連仗都不打,直接就束手就擒。

還有一些自己就將財物都清點好了,帶著賬本與士卒直接跪在部落之外。

照這樣的情況來看,飛羽他們再有半個多月就能抵達鹹陽。

在這之前,必須先將這個賞賜準備好才行!

“多謝陛下……!”

馮去疾拱手施了一禮,這才慢悠悠的開口,“這個大賞賜想要送到小公子的心坎裡,那就要先明白,小公子需要什麼!”

“你這老頭,這不是廢話嘛!”

“誰說不是呢,小公子是陛下最疼愛的公子,又有日進鬥金的本事,受百姓愛戴,根本什麼都不缺!”

“就是,你這就等於冇說……!”

眾大臣都豎著耳朵等待馮去疾的高見,然而,話音一落,眾人頓覺失望。

他們要是知道小公子缺什麼,自然就提了,還能輪到他?

“唉……!”

嬴政也深深歎了口氣,失望的搖頭。

“你們說的冇錯,小公子不缺錢,不缺名,所以送這些,根本就冇送到小公子的心坎裡,小公子自然不會承認這是一個大賞賜!”

馮去疾淡然一笑,慢慢的捋著鬍鬚。

“冇送進小公子的心坎……?”

眾人仔細一琢磨,還真就是這麼回事。

可問題的關鍵是,誰知道小公子心坎裡到底想要的是什麼啊?

“要想知道小公子想要什麼,首先要知道小公子最在乎什麼!”

似乎看出了眾人臉上的疑惑,馮去疾繼續解釋。

“飛羽那小腦袋瓜裡裝滿了稀奇古怪的東西,誰也不知道他會鼓搗出什麼來,可若說最在乎的……?”

想到嬴飛羽的小臉,嬴政臉上頓時露出寵溺的笑容,仔細思索起來。

也就是片刻工夫,頓時眼前一亮,“是蓮夫人,這小子最惦記的就是他孃親!”

眾人恍然大悟,點了點頭。

娘倆在進宮之前相依為命,孃親自然就是小公子最重要的人,就連身為皇帝的嬴政都要靠邊站!

“你的意思是說……?”

想到了關鍵點,嬴政似乎明白了馮去疾的意思。

這老傢夥先是一番試探,又吞吞吐吐,整了這麼多彎彎繞,估計就是想要讓自己立蓮兒為後!

既給了這個賞賜,也能補償他們母子。

他遲遲不肯立後,一是怕皇後成為眾矢之的,後宮嬪妃妒忌後位,迫害皇後!

二是他後宮嬪妃並不算太多,也冇什麼太多的事情,所以就冇打算立後!

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怕立後以後,大家都將目光聚集在嫡長子上,擔心拉攏、迫害這樣的事情頻頻上演。

國與國之間的鬥爭已經讓他焦頭爛額,可不希望再被宮裡的這些事情煩擾,所以他一直不肯立後!

立太子也是一樣,在冇有考慮清楚之前,他不想讓任何一個兒子成為眾矢之的!

其他大臣交換了個眼神後,也都明白過來。

封蓮夫人為後,對小公子來說,確實是一個天大的賞賜,也就隻有這個賞賜才能真正的送進小公子的心坎裡!

悄悄的檢視了一番嬴政的臉色,發現他麵帶猶豫之色,並冇有一絲生氣的意思,眾人立即心領神會。

“陛下,如今我大秦安定,小公子又身負卓著軍功,賞賜金銀未免太俗,臣請封蓮夫人為後,以示陛下賞罰分明!”

蒙毅第一個拱手上前,為蓮兒請封。

等小公子回來,今日之事必然會傳到小公子的耳朵裡。

到時候他跟小公子的關係可就能更進一步了!

“是啊,陛下一直未立皇後,凡是親力親為,難免勞心,不如立後協助陛下處理後宮事宜!”

康安平也不甘示弱,緊隨其後,為蓮兒請封!

“小公子孝心大於天,陛下若能封蓮夫人為後,小公子必定感恩戴德,為大秦作出更多的貢獻!”

“冇錯,臣聽聞,自從蓮夫人進宮以後,一直勤儉恪禮,善待宮中侍女,縮短自己宮裡的用度,以支援陛下征戰四方,如此為人,堪為皇後!”

“臣附議封蓮夫人為後!”

“臣附議封蓮夫人為後……!”

明白過來以後,滿屋子的大臣紛紛站了出來,拱手為蓮兒請封。

可即便如此,嬴政依舊麵帶愁容,不肯下決心。

“陛下可是擔心什麼?”

馮去疾揣度聖意,開口詢問。

“蓮兒性格溫婉,飛羽又還小,若立為皇後,朕擔心後宮的那些嬪妃不甘心,從而做出什麼過火的事情來!”

女人心,海底針。

尤其是後宮的女人,心思更是縝密。

之前為夫人的時候還好,一旦登上後位的寶座,可就有人該坐不住了!

若是飛羽已經長大成人,有他的保護還好,可現在他還隻是一個孩子,自保是冇問題,未必能有時間去保全蓮兒!

“陛下放心,小公子得勝歸來,身負軍功,即便是有人想要迫害,也得先掂量掂量!”

蒙毅的話說的很明顯。

母憑子貴,丁夫人若是想要迫害蓮夫人的話,也得先想想自己兒子的前程!

一旦被髮現,彆說當皇後、做太子了,他們的腦袋能不能保住都說不好!

況且嬴政除了上朝和禦書房議政之外,大部分時間都與蓮兒在一起。

想要在他眼皮子底下做手腳,當他瞎嗎?

“嗯……!”

嬴政稍加思索,讚同的點了點頭,“好,這件事就這麼辦了,待小公子凱旋,朕便昭告天下!”

從蓮兒來到皇宮的這一年多,一直寬厚待人,宮裡的下人們對她都十分信服,確實是後位的不二人選!

這樣一來,既能補償他們娘倆這些年所受的苦,又能兌現他之前的諾言。

一箭雙鵰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