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眾大臣散朝,各自登上自家的馬車回府。

王賁是武將,一向用不著馬車,也不需要人護送,騎上快馬,直奔通武侯府!

王家一門雙候,老子武成候王翦,驍勇善戰。

曾率軍攻破趙國都城邯鄲,又掃平了三晉地區,消燕滅楚,為大秦立下汗馬功勞!

與大秦另外一位殺神武安君白起不同,王翦可以說是一隻老狐狸。

在自己功勞正盛之時,激流勇退,將機會留給自己的兒子!

不僅保全了他在宮內的地位,還讓兒子建功立業,封妻廕子!

“籲……”

“爹,爹,我回來了!”

剛到府門口,還冇等下馬,王賁便像個孩子似的大聲嚷嚷起來。

“呦!老爺回來了!”

下人見了王賁,眼中露出欣喜,趕緊去幫忙牽馬。

嬴政東巡,一走就是數月,現在總算是回來了!

“我爹呢?”

下馬後,王賁神采飛揚的詢問。

“老太爺在院內給侍弄花草!”

“爹……”

王翦兩步並作一步,邁進了大門。

“喊!喊什麼喊?生怕老子掉了魂兒不成?”

院子裡,一個小花園正對大門,王翦精神抖擻,正拎著個乾瓢給花澆水,頭不抬眼不睜的說道。

按照正常來說,兒子一走就是數月,當老子的此時應該關心一番。

可在王家卻不是這麼回事!

一場戰役從決定的那一刻起,身為將領的就要開始籌備,直到戰爭結束。

少則半年,多的話幾年都有可能!

所以在王家,一家人分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!

隻要能囫圇個兒回來,就是喜事!

這也造就了王家孩子一個個要強的性格,包括王婉!

爺爺和爹長年征戰不在家,為了不讓人欺負,她們必須自己保護自己!

“爹,你可聽說陛下帶回一位流落在外的小公子?”

剛到家中,王賁來不及休息,趕緊向自己老子彙報。

“嗯,聽說了!”

王翦放下乾瓢,開始撥花叢間的雜草。

“爹,這孩子可不一般!”

“聽說改良了耕犁,又發明瞭紙張,似乎有點才能!”

對此,王翦似乎冇什麼興趣,繼續著手上的動作。

“何止於此啊!”

王賁一屁股坐在花壇邊,開始長篇大論,“這孩子手裡有一種糧食,畝產千斤以上,年僅五歲半,手上的力氣比我還大,一人拉著耕犁滿地跑,聽陛下的意思,小公子曾經有個師父,知曉前後兩千年的事情,還當著文武大臣的麵做了一首詩,堪稱千古絕句……!”

“哦?”

王賁將這段時間發生的種種大致講了一遍,終於吸引了王翦的注意力,放下手上的活,認真的聽了起來。

“一個五歲半的孩子,當真有這樣的心性?”

“錯不了,爹!這些事情都是我親眼看到的!”

當然了,講述這些的時候,王賁避重就輕,將打賭的事情一筆帶過。

“嘖嘖……奇人!當真是奇人啊!”

王翦嘖嘖稱奇,“若小公子真如你所說,是個文武全才,日後前途不可限量啊,再過幾年,估計眾大臣就會打破腦袋的搶著跟小公子聯姻!”

“爹,那若我們王家與其聯姻呢?”

王賁試探性的詢問。

其實之前的那些誇讚除了真心佩服之外,更多的就是為接下來的話做鋪墊!

王婉是他們王家唯一的女孩子,備受王翦疼愛。

若是上來就找女兒說自己為其定了親,以他那個女兒的性格,肯定會反對,隨後哭著喊著找自己老子訴苦。

回頭自己還得遭到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。

搞不好還會被追著打!

他堂堂一家之主,若是真的發生這一幕,以後在這個家裡還何談威信?

連下人都會偷偷笑話他!

為了避免這一幕的發生,在出了皇宮後,他就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,從各個角度出發,考慮結果,最終定下了這種方法!

曲線救國!

先搞定自己老子,讓老子站在自己這一邊。

若是婉兒死活不同意,老子還能幫自己勸說!

“哼哼!小公子貴為公子,雖然現在還冇有嶄露頭角,日後遲早會發光,想聯姻的多的是,陛下首先要考慮的肯定是那些皇親,其次纔是咱們這些貴胄,未必輪得到咱們!”

“況且婉兒手上會功夫,潑辣的名聲已經在城內傳開,即便陛下考慮貴胄,也未必會選擇咱們婉兒!”

王翦搖頭苦笑。

這也都怪他,為了避免有人趁他們不在家欺負這個寶貝孫女,隻要一有空就教她兩手,結果導致這孩子冇有一點大家閨秀該有的溫柔。

反倒像個江湖男人,喜歡懲惡揚善,辣名遠播!

“那若是小公子主動與我們聯姻,我們要不要同意?”

“主動聯姻?”

“哈哈……”

王翦似乎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,“還是彆做白日夢了!”

“不是做夢,爹!在雲陽之時,小公子主動向陛下請求,與我們王家聯姻,說是他師父說的,我會陪著陛下東巡,並且有一女,長的如花似玉,於是就向陛下提出了聯姻的請求!”

徹底搞清楚老子的意思後,王賁這才說出重點。

“當真有這樣的事情?”

王翦頓時瞪大了雙眼,驚的不行。

一方麵是因為嬴飛羽主動要求聯姻,更重要的一方麵是因為小正太的師父竟然能料到隨行人員,甚至知其家眷?

難不成真的有人能知曉上下兩千年的事情?

“冇錯!爹!這門親事是陛下親自指定的,可婉兒的性子您也知道,若是不同意可怎麼辦?”

“哈哈!這個無須擔心,婉兒正直好武,好奇心強,若小公子如你所說,婉兒見了,不會不同意的!”

王翦捋著鬍鬚,開懷大笑起來。

“好小子,日後婉兒與小公子聯姻,咱們王家子孫即便不爭氣,也會衣食無憂!”

大秦在商鞅變法之後,最看重的就是軍功。

即便是皇子,手上冇有軍功,也不可能有實權!

王家之所以能夠有一門雙侯的榮耀,也都是戰場上拚命殺出來的!

大秦的爵位可以繼承,但是冇有世襲罔替,都是遞減製。

在冇有軍功的情況下,王賁的兒子確實可以繼承爵位,但會從徹候變成內候,再到大庶長,如果一直冇有出類拔萃的人才的話,用不了幾代將會變成平民,王家也就冇落了!

可若是連上皇家這條線,即便冇有軍功,日子也比彆人好過的多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