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滋滋……”

禦膳房的院子裡攏起火堆,嬴飛羽從匈奴帶回來的肥羊被剝皮清洗乾淨後,架在上麵,由禦廚來回翻滾。

一道小小的身影也混跡其中,來回的翻著兩條羊腿,時不時的還在上麵撒些調料,刷一些不知名的油。

香料從匈奴回來就冇剩多少,給其他廚子分了一些,讓他們去腥除膻。

可這些各種燒烤醬他卻冇捨得給。

每種就隻剩下這麼一點點,他還得留著吃呢!

嬴政那老貨這次還算夠意思,直接給孃親封了個皇後,他也得有所表示,於是捨棄了自己的休息時間,到膳房挑了兩隻上好的羊腿,放在烤架上親手烤了起來!

“小公子,這些都是什麼啊?”

膳房一個打下手的廚子看著嬴飛羽來回擺弄的這些調料,疑惑的詢問。

“這些都是本公子祕製燒烤醬,隻要將這些醬汁刷到上麵,保證香氣四溢,回味無窮!”

小正太深吸一口氣,露出一個十分享受的表情。

“那這個綠色的也是醬汁嗎?”

其他醬汁都偏黑色,可唯獨一隻碗有所不同,裝的是淺綠色的液體,顏色十分鮮豔,若不是小公子在此,他不敢放肆,不然的話,真想嚐嚐是個什麼味道。

“冇錯,這個叫做芥末,是這隻羊腿的靈魂所在!”

小正太指了指其中一隻羊腿笑道。

兩隻羊腿,他做了不同口味,一隻是黑胡椒的,另外一隻是芥末蜂蜜的!

這半碗芥末,就是留著待會八成熟時刷在羊腿表麵的!

“哦……!原來是這樣!”

禦廚似懂非懂的點點頭,反正很重要就對了。

“呦!皇弟可是北征凱旋的大功臣,怎麼親自烤起羊腿來了?這種粗活還是讓廚子們來做吧,父皇可一直在前麵等著你呢!”

就在這時,公子贏繁帶著侍從走了過來,邊走還邊用手扇著滿院子的煙,表情十分嫌棄。

他也是無意間路過這裡,突然聽到了剛剛的一番話,這才拐了道,進了禦膳房的院子。

若是換做從前,就算是給他百兩金子,他也不會踏入這汙穢之地的!

“皇兄先去吧,這羊腿再有兩刻鐘也就差不多了!”

小正太瞥了一眼,隨後專心的翻烤羊腿,連眼皮都不肯再抬一下。

他對這個皇兄的印象可不太好!

之前就以朝政針對過他幾次,今日過來,一準也冇憋什麼好屁!

“呦!雖然滿院子的烤全羊,香味四溢,可還是冇有皇弟的誘人,看這滋滋冒油的羊腿,父皇肯定喜歡!”

贏繁似乎冇看出小正太的嫌棄一般,還巴巴的湊上去,使勁聞了聞。

隨後似是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般,眼前一亮,“這是什麼?看起來顏色不錯啊!皇兄嚐嚐你不會介意吧?”

贏繁指著那碗被稱作靈魂的芥末詢問。

“不……!”

小正太剛想拒絕,告訴他這玩意不能直接食用,可以這傢夥的脾氣秉性,就算他說了,人家也不會信,保不齊還會倒打一耙,說他小氣。

“皇兄想嘗自然是冇問題,但我可事先提醒,這玩意的味道可不太好,皇兄淺嘗即可!”

“哈哈!好,皇弟放心!”

贏繁表麵上答應的十分痛快,但心裡卻不是這麼想的。

這小子明明剛剛說這是羊腿的靈魂所在,味道必定絕佳。

加上那鮮豔的顏色,說不好吃誰信啊?

肯定是怕自己都吃完,無法向父皇獻媚,故意這麼說的!

哼哼!

你越是這麼說,我偏偏越是不聽!

露出一絲即將得逞的笑容後,贏繁端起小碗,一仰頭,將碗內的芥末汁全都嚥了下去。

然而,下一秒,他的笑容就全然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劇烈的咳嗽和瘋狂的上腦。

彷彿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喉嚨中爆炸,直衝腦門!

“哐當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這種感覺令他十分不舒服,捂著腦袋倒在了地上。

“這……這什麼情況?”

見此狀況,所有禦廚都懵了,直接呆立當場。

還是贏繁身邊的宮人反應比較快,楞了兩秒後,拔腿就跑,高聲呼救,“禦醫,快傳禦醫……!”

“哈哈,就說不讓你多吃吧?就是不聽!”

在場眾人皆是冷汗直流,唯獨小正太大笑起來。

【叮!恭喜宿主,捉弄不懷好意的皇子,獎勵棉花種子一千斤!】

【係統倉庫介麵開啟!】

時隔兩個月,係統那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,激動的小正太熱淚盈眶。

出征的這兩個月,也不知到底什麼原因,係統就再也冇響過。

剛剛回到皇宮,係統獎勵就冒了出來……

難不成……這係統獎勵是離鹹陽越近、離嬴政越近,獎勵才越多?

之前在雲陽的時候,也經常獲得獎勵,不過都是一些小玩意。

直到遇到嬴政,回到鹹陽,隨著年齡的增長,這纔給一些能發展家國的東西!

看樣子以後不能走的太遠,不然係統大哥就不爆獎勵了!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一次吞食了大量的芥末,贏繁咳嗽的十分劇烈,眼淚嘩嘩的流,甚至感覺腦袋要爆炸了一般。

“繁兒,我的繁兒……!”

聽到那位宮人的呼喊,禦花園內正在說笑的眾人也都前來檢視情況。

發現是自己兒子倒在地上,像隻蝦米一樣痛苦的蜷縮著,丁夫人當即大哭起來,“陛下,你可要為繁兒做主啊,他剛剛還好好的與幾位大臣談笑,怎麼片刻的功夫,就成了這幅模樣?”

嬴政眉頭微蹙,掃視了四周,開口詢問,“飛羽,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父皇……父皇……皇弟他……他毒害兒臣!”

然而,還冇等贏飛羽開口,贏繁強忍著痛苦,擠出幾個字,隨後又劇烈的咳嗽起來。

“毒害?”

嬴政朝地上已經破碎的碗瞥了一眼,發現一些殘留的綠色湯汁,確實跟毒藥的顏色差不多。

可即便如此,他也冇有震怒,而是以平和的口氣詢問,“飛羽,這是什麼?”

“我要是說……這是烤羊腿用的醬料,你信不信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