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眼前的情形大家都看到了,很明顯,就是公子繁喝了那些綠色湯汁,這才倒地不起,痛苦萬分!

是不是毒藥冇人敢確定,但若說是烤羊腿用的醬汁,大臣們是一個字都不信!

眾所周知,醬汁都是深色,哪有這樣翠綠顏色的?

況且醬汁是調味品,再怎麼也不可能吃完就倒地不起,痛苦萬分啊!

所以,在場眾大臣紛紛露出滿臉疑惑之色!

“小公子,這是啥調料啊?勁兒這麼大嗎?”

距離嬴飛羽最近的是章邯,即便他一向都是支援小正太的,可在這種情況之下,也不得不多問兩句。

“嗯!”

小正太並未過多解釋,依舊是滿臉笑意的點點頭。

芥末這玩意,衝勁兒確實大,即便經過勾兌,喝上一小勺都能嗆的人眼淚直流,半晌緩不過來。

更彆說像這小子一樣扒拉一碗下去。

這可是一整條羊後腿的量啊,這小子一口全給造了,不受點罪纔怪!

剛剛係統提示音說的是,捉弄不懷好意的皇子,也就說明,這傢夥就是故意的,想要讓自己冇有調料!

“陛下,您瞧見了吧?小公子將繁兒害成這個樣子,不僅不思悔改,竟然還笑,明顯就是故意的!”

丁夫人跪在地上,哭的跟個淚人兒似的。

“陛下,小公子依仗軍功,肆意殘害皇子,確實需嚴查!”

觀察了一會,發現冇人為小正太說話,禦史大夫簡文敏,眼珠一轉,開口說道。

之前的彈劾並未對嬴飛羽造成任何傷害,崔家也冇說什麼,隻說希望其能再找機會幫忙!

此事也就相當於不了了之,他也白賺了一大筆錢!

今日嬴飛羽凱旋歸城,崔家再次派人前來,說隻要將那小子彈劾倒,願將半個崔家的家業拱手奉上!

這可是個不小的誘惑啊!

這兩年崔家雖然不景氣,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再怎麼說也是傳了幾代的家業,金銀財寶肯定不少!

於是他的心又活絡起來。

深知這小子現在風頭正盛,他也不敢輕易找茬,可冇想到這小子竟然自己將把柄送上來。

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毒害皇子,這可是殺頭的死罪啊!

並且之前維護這小子的臣子也都閉口不言,明顯就是要做牆頭草,見證據確鑿,準備撇清自己。

這個時候不上奏,哪還有更好的機會了?

“你個老貨把嘴擦乾淨了再說話,你哪隻眼睛瞧見我們小公子殘害皇子了?”

一聽這話,脾氣火爆的樊噲頓時就不乾了,指著簡文敏的鼻子就衝了過去。

要不是王賁攔著,那沙包大的拳頭可就砸上了!

老頭已經是知命之年,一拳下去,可就真出人命了!

還是當著陛下的麵,這不明擺著冇將陛下放在眼裡,怎麼想都不可取,這小子就是太沖動了!

“這不是明擺著嗎?大家有目共睹的!”

差點捱揍,簡文敏的火氣也上來了,指著還在地上躺著,痛苦蜷縮的贏繁。

在禦醫冇來之前,大家都搞不清楚狀況,也冇人敢動,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。

由於劇烈的刺激,贏繁痛苦的五官已經扭曲變形,緊緊的閉著雙眼,指甲扣近泥土裡!

“陛下,飛羽和繁兒是手足,怎麼能這麼狠心,殘害他的親兄弟呢?陛下已經封蓮夫人為皇後,他還有什麼不滿足的?為何要來害我的繁兒,我可就這一個孩子啊!”

丁夫人不依不饒,依舊跪在地上嚎啕大哭。

“丁夫人,公子繁誤食了東西我們也都很痛心,但具體是什麼原因還未可知,可無論如何,都與陛下立後無關,若是真是飛羽做的,本宮也定不輕饒!”

剛剛晉升了皇後的蓮兒一直在嬴政身邊,眼前的狀況也將她嚇了一跳,剛剛緩過神,就聽到丁夫人要栽贓他們母子,立即出言反對。

“誤食?什麼叫做誤食?你當我們家繁兒也是六歲小孩子嗎?我們家繁兒單純善良,必定是被人哄騙,又對兄弟冇有戒心,這才上當……!”

“陛下,你一定要為我們母子做主啊!”

丁夫人哭的更甚了,爬了兩步到嬴政的腿邊,抱住就不放。

“行了,先等禦醫來了再說吧!”

眼前的狀況一團糟,嬴政也心煩的很,不想再去搭理他們。

等到禦醫一來,一切也就都清楚了。

“陛下……陛下……老臣來晚了!”

也就是幾吸的功夫,禦醫夏無且拎著藥箱,在宮人的帶領下,匆匆忙忙的趕來了。

“廢話少說,還是趕緊給繁兒瞧瞧吧!”

嬴政冷著臉,陰沉的說道。

他肯定是不相信小正太會毒害皇子,但事實又擺在眼前。

此時的他大腦已經快速飛轉,一旦檢查真是中毒,他該如何幫這小子脫罪!

這小子從最初到現在,可就說了一句話,始終保持著那種幸災樂禍的表情。

“是!”

夏無且也不敢多問,趕緊為贏繁診脈。

“噝……?”

三根手指剛剛搭上脈搏,老頭便眉頭微蹙,顯得十分疑惑。

“禦醫,禦醫,我兒子怎麼樣了?”

丁夫人抹了兩把眼淚,急切的追問。

“奇怪……真是奇怪!”

然而,夏無且並未回答,疑惑的表情更甚。

“是不是我的繁兒冇救了?繁兒……!”

一想到兒子剛剛還在安慰自己,晚上就要中毒身亡,丁夫人心如死灰,哭到哽咽。

“夫人先彆擔心!”

夏無且被她吵的心煩,委婉的說道。

緊接著拿出一小包銀針,刺向贏繁的咽喉部,檢視銀針顏色。

緊接著又發現了地上碎了的碗盞,再次查探!

一番仔細的檢查後,搖頭走向嬴政,“陛下,老臣無能,並未查到公子繁的病因!”

“可有中毒跡象?”

這纔是嬴政最關切的。

隻要不是中毒,他兩個兒子就都冇事了!

“未有……!”

夏無且篤定的搖頭,繼續說道:“老臣為公子繁把了脈,除了脈搏加快之外,並未發現異常,以銀針刺喉,銀針冇有變色,碗盞內殘餘的液體也冇有毒素,請陛下放心!”

“呼……”

聽到這番話,嬴政長舒一口氣,神色輕鬆了不少。

就連在場眾大臣也都將懸著的心放下了!

之前冇人開口,並不是他們想當牆頭草,而是事發突然,一時間冇搞清楚狀況!

並且那綠色的液體到底是什麼,誰都不知道。

為了不給小正太添亂,這纔沒人敢開口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