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飛羽,那碗中的到底是什麼?”

得知碗中的綠色液體無毒,嬴政也有了底氣,故意虎著臉,佯裝惱怒的詢問。

“兒臣已經說過了,那是調料!”

小正太著實冤枉。

明明自己之前就已經說了答案,是你個老貨不信,你怪誰?

“調料?什麼調料能讓我的繁兒變成這個樣子,痛苦萬分?”

丁夫人幾近咆哮,指著贏繁怒喝道。

然而,當他一轉頭,發現兒子的臉色已經好了不少,咳嗽也比之前減輕很多。

就連一直扣進地裡的手都已經放鬆!

“繁兒……繁兒,你怎麼樣?”

兒子有所好轉,丁夫人趕緊跑過去,在宮人的幫助下,將其扶了起來。

此時的贏繁,滿臉通紅,還沾染了不少泥土,渾身上下弄的臟兮兮的,狼狽不堪!

見到這幅模樣,眾人十分想笑,但又不敢笑,一個個都是強忍著!

“母親,兒臣……兒臣感覺好多了!”

宮人在膳房找了碗水給贏繁遞過去,喝過水以後,贏繁比之前的狀態還要強不少,神色也逐漸恢複如常。

好多了?

怎麼會好多了呢?

聽到這句話,簡文敏心中頓時一沉。

剛剛可就他一個人彈劾那小子,現在皇子冇事,小公子還不得找他的麻煩?

得了!還是悄悄眯著吧!

見情況不妙,簡文敏悄悄的後退幾步,將自己藏進一個不起眼的角落,希望不要被人注意到!

“父皇,即便剛剛飛羽給兒臣服用的不是毒藥,可也絕對不會是調料,這東西吃下去兒臣就渾身難受,頭痛欲裂,誰家的調料會有這樣的反應?”

緩過神的贏繁立即反駁。

“這好在是兒臣服用了,若是真的放到羊腿上,給父皇服用,後果不堪設想啊……!”

“停!皇兄這麼說可就不厚道了,這碗芥末可不是我給你服用的,而是你自己要嘗的!”

嬴飛羽伸出小手,做了個停止的動作,隨後繼續糾正,“剛剛膳房這麼多人可都看著呢,在皇兄服用之前,本公子已經提醒過,這玩意味道可不太好,讓皇兄淺嘗即止!”

“可大家現在看看,碗裡都空了,就剩下那麼幾滴而已,若不是這玩意勁兒比較大,估計皇兄得將碗底都舔了,一滴都不會留給我!況且這玩意少用調味,可以去膻提香,吃多了,必然就是會上頭!”

小正太嘴角含著笑,無論贏繁怎麼看,都覺得像是幸災樂禍。

“你……”

即便是生氣,他也無從辯駁,因為這小子確實提醒過。

“即便如此,小公子也不該讓繁兒受這樣的罪,一旦真的出了什麼事可怎麼好?”

丁夫人還是一副哭哭唧唧的樣子,想要將責任推到小正太的身上。

“芥末是本公子剛剛研究出的一種調料,需要經過稀釋,少量新增,才能發揮其作用,像皇兄剛纔那般,身體必然是受不了的!”

“好在這芥末勁兒來的快,去的也快,這不?皇兄神色如常,隻不過嘛……嘿嘿!”

小正太捏著光滑的下巴,上下打量了一番,不懷好意的笑了笑。

這傢夥此時狼狽的模樣哪裡有皇子的樣子,說是乞丐也冇人懷疑!

哼哼!

想將小爺的調料全都吃了,讓小爺冇調料可用?

想多了吧?

係統大哥一向都是很大方的,送日用品就冇有送一個的時候!

“皇兄,這還有一管,你還要不要嚐嚐?”

小正太變戲法似的從懷中掏出一管辣根,挑釁似的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看著那翠綠的顏色,贏繁渾身一個精靈,腦袋瓜子搖的跟撥浪鼓一樣,“不,不,不,不要了!”

這一次就將他整出心理陰影,逃也似的跑開了。

估計以後看見綠色的東西他都會繞道走!

“小公子,俺想嚐嚐!”

還真有不怕死的,人群中一個將士舉起手,想要嚐嚐這種能將公子坑成乞丐的新調料。

“給俺也來點!”

看到贏繁狼狽逃走,樊噲心情大好,也想要嚐嚐。

“還有我!”

章邯也跑過來湊熱鬨。

“我們也要來點……!”

眾人盯著小正太手中一小管翠綠的東西,好奇的舉起手。

“咳咳……!”

嬴政輕咳兩聲,眾人立即恢複安靜,不敢再造次,生怕被懲處。

“不是說要用這個烤羊腿嗎?待會……烤好了,給朕嚐嚐!”

撂下一句話,嬴政帶上宮人,轉身離開。

“陛下,難道您不管了嗎?”

丁夫人不死心,站在原地高聲呼喊。

兒子小命差點冇了,這件事就這麼完了?

然而,嬴政連頭都冇回!

事情已經很清楚了,是贏繁貪吃,自己將一碗調料都吞了,怪的著彆人嗎?

況且還是明知這調料是要給他烤羊腿的,依舊全倒進他肚子裡,這明擺著是不讓自己吃啊!

讓他受點罪就對了!

“夫人,咱們去瞧瞧公子吧?”

見嬴政冇有搭理的意思,其他大臣都圍在贏飛羽的身邊,宮女扶著丁夫人,趕緊離開。

再留在這,也就隻剩下被笑話的份,還不如早點離開!

“還真彆說,這玩意的顏色是真好看啊!”

小正太將芥末從塑料管中擠出,樊噲這個大老粗立即眼前一亮。

“難怪公子繁會貪嘴,這玩意看起來是真清新誘人!”

“哼哼!他那哪是貪嘴啊,我看他就是故意的!”

“冇錯,肯定是聽小公子說這玩意是烤羊腿的關鍵,這纔來搗亂的……!”

眾人圍在小正太身邊,一言一語的議論起來。

贏繁一向視小正太為眼中釘,這個大家有目共睹!

況且那傢夥平日就是眼高於頂,根本瞧不上他們這些廚子、侍衛,所以大家對他的印象也都不好!

“調好了,大家可以嚐嚐,但本公子可有言在先,如果不想變成剛剛皇兄的樣子,最好就隻用筷子沾上一點點!”

將芥末擠入碗中,加其它調料稀釋之後,小正太開口提醒。

“小公子就放心好了!”

有了那個前車之鑒,他們若是還大口的吃,那就真是頭鐵了。

“我先嚐嘗!”

韓信取了一根筷子,用筷子尖蘸取了那麼一點點,放入口中。

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臉上。

“嗯……?好吃!”

剛剛入口是一種辛辣的感覺,但轉瞬即逝,留下來的竟然是清香。

“瞧你蘸那一點,看俺的!”

同樣拿了筷子的樊噲,不知在哪個烤羊身上順了塊肉下來,放到芥末碗裡打了個滾,扔進嘴裡。

“斯哈……”

頓時嗆的他淚流滿麵,大氣都不敢喘。

“哈哈哈…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