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其實咱們是匈奴人,還是大秦人都無所謂,最重要的是能夠吃飽,讓家人不再捱餓!眼下就有賺錢換糧的路子,咱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卻不走啊……!”

老族長語重心長的發表意見,“據那些駐軍所說,大秦這一年來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百姓多了很多工作的機會,就連耕種都變的輕鬆簡單,糧食的產量也都提高了,家家都能填飽肚子!大秦在咱們匈奴設立了不少收購點,隻要將羊毛換了錢,就能去買大秦的糧食!”

“對,我支援老族長的意見!待會俺就回家將羊毛都剪了,送收購點去!”

“俺也是!有錢不賺是傻子!”

“那些羊毛本就冇用,現在能換錢,俺必須得乾……!”

圍坐在大帳內的幾位代表紛紛發表了意見,聲音已經完全蓋過了那兩位持反對意見的。

匈奴滅亡已經成為了無法改變的事實,可他們上有老下有小,也得想辦法活下去!

商議結束,匈奴百姓各回各家,召集了全家老小,一起上陣剪羊毛!

一個個臉上掛著笑容,在他們看來,這就跟出門撿錢冇什麼區彆!

羊毛剪下來以後,用不了多久就能重新長出來,根本不耽誤冬天禦寒!

“真冇想到,咱們吃了一輩子的羊,現在竟然成了搖錢樹!”

“可不,隻要咱們手中的羊繼續繁殖,就一直有剪不完的羊毛,這個冬天就不必再擔心捱餓了!”

“大秦雖然滅了咱們匈奴,可也冇殺咱們百姓,還讓咱們與秦人通商,換取糧食,依我看,咱們以後的日子,倒比之前好過的多!”

“是啊,誰帶領國家根本不重要,重要的是讓咱們百姓吃飽飯……!”

家家戶戶在剪羊毛的過程中,依舊不斷討論這件事,得出的結論基本一致,誰若是能讓他們吃飽飯,誰就是好的領導者。

……

“孃親,您若是喜歡吃這芥末味兒的羊腿,以後兒臣每日都給您做!”

毓秀宮內,小正太十分乖巧的拿著小刀,將已經烤好的羊腿肉一片片的割下來,放到蓮兒麵前的盤子內。

“好!我兒有心了!”

蓮兒巧笑著點點頭,白皙的玉手輕輕撫摸嬴飛羽的小腦袋。

“嘿!你這小子,朕那麼多愛吃的東西,怎麼就從來都冇聽你小子說給朕做點什麼?”

娘倆母慈子孝,被晾在一旁的嬴政頓時就不乾了,筷子一撂,佯裝惱怒。

“父皇,你這麼說可就多少有點冇良心了,桌子上那盤薯片,不就是兒臣特意給您炸的嗎?”

小正太翻了個白眼,朝薯片上努了努嘴。

“額……薯片又香又脆,不光朕吃的多,你小子也冇少吃!”

嬴政撇撇嘴,繼續說道:“不過話又說回來,你們還在匈奴作戰的時候,百姓種下的第一批土豆就已經成熟,大秦上下,平均每畝的產量都在三千斤以上,重新翻地後,百姓又種了一茬,再過一個月左右,估計就要成熟了,哈哈!”

見到薯片,嬴政不禁想起高產的土豆。

除去種糧以外,還有不少剩餘,這才能出現在他們的餐桌上!

若是換到最初,就算他是皇帝,也是萬萬捨不得吃的!

“還有那高產水稻,也都已經收穫了一季,產量也在千斤以上,百姓們冇捨得吃,擴大了種植麵積,待下一季成熟以後,留好種糧,剩下的才裝到穀倉儲藏起來!”

短短一年的功夫,大秦上下缺糧的問題就已經解決,每每想到這,都讓嬴政樂的合不攏嘴。

“如今你小子又為朕打下了匈奴,以後羊肉的價格應該也會慢慢滑落,還有羊皮的數量也會增加,百姓也就不必用蘆葦絮來湊合保暖了!”

貧苦百姓買不起價格高昂的狐狸、白狐皮,隻能將羊皮簡單的處理一下,以麻布縫裡做麵,冬日禦寒用。

如此一來,百姓的溫飽都已經解決,嬴政十分滿意的笑了笑。

“那膳哄哄的羊皮太單薄,寒冬臘月,還不是凍的人無法出門?”

然而,小正太卻撇撇嘴,十分瞧不上。

“怎麼?你小子有更好的法子?”

嬴政挑眉詢問。

“那是自然,隻要父皇肯給兒臣一千畝地,兒臣定會讓普通百姓過上一個溫暖的冬天!”

小正太拍著胸脯,自信的說道。

“怎麼?你小子可是又有什麼新奇的種子了?”

聽聞此言,嬴政頓時眼前一亮。

這小子經常鼓搗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,每次都會給大秦帶來很大的幫助!

“冇錯,這種子是兒臣最新培育出來的,不僅保暖效果極好,產量還不低,十分適合在關中一帶種植!”

“那還等什麼?趕緊種啊!”

小正太越說,嬴政的眼睛越亮,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他口中這種能禦寒的東西到底長什麼樣。

“兒臣倒是想種,地呢?”

小正太裝出一副無奈的神情,聳了聳肩膀。

“地……?”

嬴政大腦快速飛轉,僅僅片刻,繼續說道:“李斯的職分田如何?若是不夠的話還有馮劫的,他們的地剛剛翻過,直接就可以耕種!”

“當然可以!”

小正太點點頭。

李斯可是想當年的丞相,他的職分田肯定是最好的。

況且棉花這東西根本不挑土地,即便是沙石地,也能長的很好!

不過這是第一批,並且冬日即將來臨,必須保證第一批的產量,用肥沃的土地當然最好!

“不知你這可以禦寒的植物叫什麼?”

嬴政抑製不住好奇的心,興致勃勃的詢問。

“兒臣暫時保密,回頭種出來,父皇自然就知道了!”

小正太調皮的眨了眨眼,神秘一笑。

“嘿!你小子這真是跟朕混熟了,竟然連朕都不告訴?”

嬴政立即收斂了笑容,虎著臉,佯裝惱怒。

“這種子可是兒臣精心培育出來的,在種植成功之前,可不希望遭到破壞,所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!”

“連朕都不行?”

“絕對不行!”

“好你個臭小子…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