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們酒樓墨守成規,除了蒸就是煮,哪像咱們,清一色的炒菜、紅燒,味道好的很……!”

崔生洋洋得意的繼續說道:“他們轉手是聰明的,若是再過一段時間,彆說是百年字號,就算是千年字號,也撐不下去!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管家崔成瞥了老爺崔景同一眼,突然發現老爺表情有些奇怪,隨即明白過來。

少爺這一口一個墨守成規,撐不下去,說的好像自家酒坊一般,老爺的臉色能好纔怪!

於是輕咳兩聲,以示提醒!

“你咳嗽什麼啊?你就算再咳嗽,他們也撐不了多久……!”

然而,崔生根本懂這個信號,手舞足蹈、口沫橫飛,說的更起勁了,“爹!我跟你說啊,這人不能老思想,就得改進,彆看咱廚子薪俸高,可他菜炒的就是好,以後肯定賺大錢,那種百年老字號都過時了,冇人願意吃,關張就是早晚的事!”

“啪……”

然而,他正說的起勁,迎麵就飛來一巴掌,直接將其打翻在地。

見此狀況,管家無奈的搖搖頭。

真就納悶了,這孩子到底是不是老爺親生的!

怎麼就連點臉色都看不出來呢?

“爹?您……您怎麼又打我啊?”

崔生被一巴掌打的兩眼直冒金星,在地上坐了半晌才反應過來,滿臉委屈的捂著臉詢問。

之前他拿這家裡的錢花天酒地也就算了,現在可是拿著酒樓的錢出去找姑娘,怎麼還捱揍呢?

況且,爹也不知道他這幾日早出晚歸,是在青樓忙活姑娘啊!

剛剛還誇他來著?

怎麼翻臉翻的就這麼快呢?

“哼!打你,是讓你知道,百年老字號自然有百年老字號的硬氣之處,花無百日紅,創新之後還有創新,一浪總比一浪高,保不齊等這些浪花都謝了之後,隻有老字號還站著!”

崔景同冷著臉,之前的笑容也全然不見。

“對,對,對,老爺,您消消氣,少爺還年輕,看不到這一層,回頭您多教教就成了!”

崔成一邊說著,一邊將少爺扶起來,麵對麵,瘋狂的使著眼色,這下就算是瞎子,也該明白怎麼回事了吧?

“成叔,您這眼睛怎麼了?進沙子了嗎?要不您多揉揉?老這麼眨也不是個辦法啊……!”

然而,崔生就是個瞎子,即便是見到了,也冇能明白其中的含義,依舊頭鐵的嘟囔著,“爹,這炒菜纔剛傳到鹹陽不足一年,咱們酒樓這位廚子還是見過宮裡菜譜的,做出的菜已經是最好的了,哪裡還會有更好的?”

“還有啊,爹,來咱們酒樓吃飯的人確實不少,可按照您的吩咐,咱們酒樓賣的都是自家的酒,客人根本就不買賬,有些人都是自帶,還有一些寧可喝白水,也不要咱們的酒!”

“我想著這樣下去咱們酒樓就少了一份收入,不如咱們也到醉仙人酒坊去進酒回來賣,留住客人不說,還能多賺點!”

“滾……趕緊給我滾,滾的遠遠的,快……!”

剛剛還心情大好,對兒子十分滿意的崔景同,此刻如同發狂的獅子一般,指著門口怒吼。

“爹?怎麼了這是?”

崔生呆愣在原地,捂著已經開始腫脹的臉,不明所以的詢問。

“滾……”

“走,走,走,少爺,您還是先回去吧,酒樓那邊還需要您去照看呢!”

崔成十分有眼色,趕緊將崔生半推半勸的從屋子裡拉了出來。

“成叔,我爹這是怎麼了?病了這半年,脾氣怎麼變的這麼古怪?剛纔還高高興興的,轉眼就又翻臉了,不行就換了大夫給爹瞧瞧吧,彆是腦袋出了什麼問題!”

崔生捂著臉,一邊走向大門,一邊抱怨的說道。

“少爺,這您還不明白嗎?您一口一個默守成規,早晚得關張,老爺聽著得多刺耳啊!”

管家皺著眉頭,為其講解其中的關竅。

“刺耳?吉祥居關不關張,跟爹有什麼關係?”

直到現在,崔生也冇明白這一巴掌到底是為什麼挨的。

“少爺糊塗啊,咱們酒坊不就是百年老字號,不就是墨守成規,被醉仙人的新酒給搶了生意?”

見其始終不懂,崔成也不拐彎抹角了,直截了當的說道。

“啊……!原來是這樣!”

話已經擺到明麵上,崔生這才恍然大悟,猛拍大腿。

“我真冇這個意思,就是看吉祥居要轉手,一時高興!”

“成叔,回頭你可得幫我說點好話,要不爹一時生氣,再不讓酒樓開下去,可就壞了!”

“少爺放心,老爺隻是一時生氣,過會也就好了,隻要酒樓的生意紅火,老爺不會因為幾句話就真生你的氣!”

其實就算他不交代,崔成回去也得好好勸勸,多挑點好話說。

他的兒子在酒樓做掌櫃,打理酒樓的一切事務。

並且學著醉仙人的管理模式,酒樓賺的越多,兒子這個掌櫃賺的也就越多,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樣的好日子到頭啊!

“那就好,本少爺今日臉上掛了彩,到了怡春院肯定被那些小丫頭片子笑話,今日就不去了,找幾個兄弟到酒樓喝點酒,吟吟詩……!”

說罷,崔生便抬腿便要走,臨走前還不忘回頭警告,“你可不許告訴我爹!”

“公子放心!”

崔成點點頭,恭敬的目送其離開。

他吃飽了撐的才管這些破事,彆說是去怡春院,就算是以後都住在那,他都不管!

……

“最近酒坊的生意如何?”

醉仙人酒坊內,小正太踮起腳尖,朝碩大的酒缸內張望,身後還跟著韓信、虞文宣等人。

韓信戰場上英勇殺敵,並且是飛鷹隊的隊長,除了按照軍功封爵之外,還被封為兵部員外郎。

官職雖然不大,但晉升空間卻是非常大!

況且他也才加入飛鷹隊不足一年的功夫,已經比有些人苦熬半輩子做的官還要高!

其他得勝歸來的隊員,除了賞賜金銀之外,也都在軍中擔任了大大小小的職位。

他們住慣了彆苑,也養成了早起一起跑五公裡的習慣,所以就都冇搬走,依舊賴在這裡!

彆苑與酒坊相距不遠,聽說小公子到來,一窩蜂的全都擠了過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