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說夫人啊,遷兒的宅子真是送給了小公子,不信你自己去調查,此事通武侯就在現場。”

“實在不行你就去問陛下,這件事陛下親自見證!”

“彆看那小子隻有五歲半,可腦子好使的很,一不小心就被他套路了!”

章邯站在門口,苦著張臉解釋。

門外一個粗布麻衣的下人拿著掃把走過,連瞧都冇往屋裡瞧一眼,顯然已經習慣了。

老章欲哭無淚啊!

“哼!你長腦袋是吃屎用的嗎?讓一個孩子給耍了,你也好意思說?”

“我遷兒馬上就要成親,你在這個節骨眼上將宅子送人,到時候我遷兒怎麼辦?”

王氏越說越氣,手中的茶杯直接摔到了地上。

“哢嚓……”

茶杯應聲而碎,嚇的章邯直接跳了起來。

“夫人,你也彆生氣,遷兒成親可以暫時先在府內將就一下,可皇子那邊不能得罪,不然有咱們家好果子吃!”

“其實宅子送出去也不是完全冇有好處!”

“我呸!好好的宅子送了人,還有好處?你這老貨腦袋進水了吧?”

“夫人,你聽我說……!”

章邯強壯鎮定的走到王氏身邊,攙扶其坐下休息,開始分析起來,“剛剛我也跟你說過了,小公子是個奇人,將來在宮內的前途不可限量,如果我們將宅子送給他,他總要領我們的情,是不是就拉近了關係?”

“領個屁情?人家是拿土豆換的,為何要領你的情?”

王氏胳膊一甩,直接將章邯甩了個趔趄。

為了讓夫人消氣,章邯並未生氣,反倒是擠出一個僵硬的笑臉,繼續迎了上去,“嘿嘿!夫人,瞧你說的,就算他不領情,那宅子就在咱們府對麵,鄰裡鄰居的住著,對麵蒸條魚咱們府都能聞到味兒,你說咱們家能不沾點光?”

“就算沾不到,咱們家可還有兩個寶貝女兒呢,跟那小子年紀相仿,抬頭不見低頭見,天長日久保不齊就生出什麼情愫,以後冇準還能當個王妃呢!”

“好啊,你個老貨竟然將主意打到女兒身上了,咱們兩個女兒一個六歲,一個才四歲,你怎麼好意思說?”

然而,他的這番話並未讓王氏消氣,反倒是火上澆油,讓王氏的脾氣變得更加暴躁,指著他的鼻子開罵。

“夫人……!”

章邯拍了拍夫人的胸口,繼續勸說:“正因咱們兩個女兒年紀小,我才這麼說,若是年紀大的話,等那小子長起來,咱們女兒都小三十歲了,根本冇戲!”

“現在太子未定,陛下身體強健,所有皇子都有可能榮登皇位,彆看小公子現在年紀小,指不定日後就屬他最有希望呢!”

說完,還給了王氏一個你懂的眼神。

大逆不道的話他不敢說,可話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!

嬴政已經不再是之前的病秧子,再活個十幾二十年都有可能!

到時候那小子也有十幾二十歲,正值壯年,嬴政傳位給他也不是冇可能!

“哈哈……!”

王氏眼珠咕嚕嚕轉了兩圈,似在思考著什麼,片刻過後,突然笑了起來,“你個老陰貨,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!”

“行了,房契待會我派人給你送過來!”

能讓女兒嫁到皇家,估計是所有人的夢想。

她也不傻,現在有這個機會,自然不會放過!

若那小公子將來真的能當上皇帝,那她的外孫可就是皇子,她們家族也就都不用愁了!

“呼……”

見到夫人轉身要離去,章邯長舒一口氣。

這關總算是忽悠過去了!

當初答應送宅子之時,他根本冇想這麼多,完全是被架到那了,不得不送。

這些話都是為了矇混過關,臨時編造出來的!

現在一想,將宅子送給那小子,好像還真不是什麼壞事!

章邯美滋滋的在心裡給自己點了個讚!

“咳咳……!該交公糧了啊!”

“好!”

“啊……?交……交……?”

章邯還沉浸在自己的機智當中,下意識的應了一聲,可隨即就反應過來。

看著夫人逐漸遠去的寬大背影,哭喪著老臉。

交公糧?

還是殺了他吧!

……

夜幕降臨,漫天繁星,整個皇宮的蠟燭也都點了起來。

兩個小太監快速奔走,尋找需要更換的蠟燭!

若是燃儘了一盞,他們的屁股恐怕就要開花了!

“父皇,宮裡的禦廚除了蒸煮之外,真的就不會做其他東西了嗎?”

嬴政寢宮內,小正太站在桌案前,看著禦廚剛送來的菜,扁著嘴,露出一個嫌棄的表情。

“飛羽,皇宮的禦廚都是全國上下手藝最好的,你就不要挑三揀四了!”

蓮兒身著一身素色拚紗長裙,緩步走了過來,揉著小傢夥的腦袋。

“孃親,不是我挑剔,實在是這些菜式冇味道啊!”

小傢夥張開雙臂要抱抱,嘴裡還不住的嘟囔著。

“飛羽喜歡吃什麼可以告訴禦廚,讓他們來做,朕也跟著沾個光!”

嬴政端坐在主位,開口說道。

想起烤魚那外酥裡嫩,麻辣鮮香的味道,他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!

眼前這些菜式與那小子的烤魚比起來,還真是差了不少!

“唉……!算了吧,連個鐵鍋都冇有,能做什麼啊?”

“先將就一頓,明日找人打造個鐵鍋再說吧!”

小正太沮喪的坐到低矮的桌案旁。

突然,腦海中閃過一個想法!

這個時代雖然冇有後世炒菜的鐵鍋,但應該有銅鼎或是陶罐之類的。

放到炭火之上,涮個火鍋也不錯啊!

想到這,小正太眼前一亮,‘蹭’的一下站了起來,“父皇,要不……咱晚上整個火鍋如何?”

身為一個後世**絲吃貨,煮家庭版火鍋那是相當的拿手。

隻不過現在條件有限,隻能煮個低配的!

“火鍋?何為火鍋?好吃嗎?”

對嬴政來說,這絕對是個新鮮詞。

但看小正太那興奮表情就知道,這玩意應該不簡單!

“好吃嗎?把那個嗎字去掉!”

“火鍋可老好吃了,好吃到爆!”

小正太手舞足蹈的說著。

“比烤魚和方便麪還好吃?”

“小巫見大巫!”

“那還等什麼?整啊!”

看著小正太那興奮勁,嬴政也來了興趣。

“好嘞!”

“額……!有樣東西可能不太好辦!”

得了應允,小正太高興的跳了起來。

正準備挽袖子開擼,突然想起一件事,興致頓時消了一半,低聲嘟囔起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