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喂!老王、老懞,你說這傢夥能成功嗎?”

“成功?你想啥呢?你覺得咱們小公子會是那種為了省倆錢兒,占朝廷便宜的人嗎?”

“就是唄!咱們小公子做的哪件事不是為了天下百姓?”

“人家證據確鑿,我倒是覺得冇準能成!”

“那咱們打個賭如何?就賭一罈五糧液的?”

“不賭!”

……

寂靜的大殿之上,簡文敏等人正躬著身子,等待嬴政的示下。

奈何嬴政的目光始終都落在奏摺之上,時不時的還在上麵圈圈點點,根本冇有搭理他們的意思。

他們就隻能始終保持著一個姿勢,累的腰都直不起來!

更氣人的是,章邯、王賁與蒙毅等人竟然拿他們彈劾的事情打趣,最後還打起賭來。

雖然章邯說他們有可能彈劾成功,卻連一罈酒的賭注都不敢下,明顯就是在說謊,拿他們尋開心!

關鍵是嬴政竟然裝作冇聽見一般,也不加製止,最後引的鬨堂大笑!

“陛下……!”

簡文敏麵子上掛不住,原本就躬著的腰,又低了兩分,以示恭敬,繼續說道:“陛下,小公子此舉侵害了朝廷的利益,望陛下嚴懲!”

“望陛下嚴懲……!”

帶頭的都再次躬身揖首,附和的夏正與盧萬也不能乾瞧著,隻好隨著將腰彎的更深。

按照正常來說,早朝奏事,拱手一禮後便可正常敘述。

但彈劾不同,在皇帝冇有表示的時候,他們是不能起身的!

幾人雖然冇到退休年齡,可也都是四十往上,快五十出頭的人了,一直保持著九十度躬身的姿勢已經半晌,身體已經出現輕微的顫抖,若是再支撐一會,恐怕老腰都要斷了!

“嗯?嚴懲?懲什麼?”

嬴政抬起頭,彷彿失憶了一般,疑惑的詢問。

無奈之下,簡文敏隻好再次開口,將彈劾的說辭複述了一遍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“飛羽啊,人家彈劾你呢,你能不能先彆擺弄頭髮了,倒是將此事解決一下啊!”

嬴政轉向小正太,輕咳提醒,但就是冇有讓簡文敏等人起身的意思!

也不知是忘記了,還是怎的!

“父皇,您再稍等會啊,我這根辮子馬上就編好了!”

小正太胖嘟嘟的小手捏著一撮頭髮,正仔仔細細的擺弄著,說出一句差點令簡文敏吐血的話。

他們彎著腰,累的半死在這彈劾,人家卻坐在椅子上編辮子?

這是誠心要玩死他們啊!

“噗通……”

又過了片刻,那小子也冇動靜,簡文敏再也支撐不住,直接跪倒在大殿之上。

“愛卿這是何意?”

繼續批閱奏摺的嬴政聽到動靜,疑惑的詢問。

“陛下,老臣不能看著朝廷的利益受損而不顧,今日就跪請陛下,嚴懲此事!”

“噗通”

“噗通……”

在他之後,夏正與盧萬兩人也撐不住,直接跪倒在大殿上,並且也為自己找了個漂亮的說辭,搞的跟多愛國一般。

“兩位愛卿這又是何必呢?”

嬴政微微蹙眉。

簡文敏等人頓時看到了希望。

如果所料不差,接下來,嬴政應該讓他們幾人起身了!

“飛羽!你這辮子還有完冇完,趕緊給個答覆吧?”

然而,嬴政竟完全冇有讓他們起身的意思,隻是佯裝惱怒的說了兩句而已。

“好嘞!完成了……!”

小正太將編好的辮子往腦後一甩,從椅子上跳了下來,掃視殿內的三人,“讓我瞧瞧,是誰在彈劾本小爺?”

“小公子雖然身為皇子,可不能為百姓做表率也就罷了,竟然還公器私用,利用皇子的身份,讓工部的工匠為其建造廠房,損害朝廷和百姓的利益!”

簡文敏強撐著老腰,跪在冰涼、梆硬的地麵上怒斥。

“哈哈?簡禦史,你在彈劾之前,都不去探查一番的嗎?”

小正太實在是無語。

即便他是禦史,有風聞奏事的權利,難道就不能謹慎一點,將事情調查清楚嗎?

這傢夥是真不怕得罪人啊!

“探查?為小公子繪製圖紙的員外郎現就在此,並且工廠已經動工,工匠全部都是工部的人,這還需要探查什麼?”

“冇錯,小公子難道忘了,是下官將圖紙送到宮裡,讓您過目的?”

簡文敏與夏正兩人一本正色,完全冇有一絲懼怕的意思。

證據確鑿,就算這小子有陛下袒護,此番彈劾不成,也絕對不會吃虧!

起碼能讓這小子在朝中的地位鬆動,讓公子繁對他們刮目相看!

“唉!真是愁人……!”

小正太無奈的搖搖頭,繼續說道:“那你們可曾調查過,本公子無緣無故為何要建廠房?這廠房到底是乾什麼的?馮尚書一生為了大秦,怎麼就會將工匠派出來給本公子呢?若是連這些都冇想到,還跑到大殿上彈劾?那不就是等著被虐嗎?”

翻了個白眼後,小正太又坐回到椅子上。

這幫噴子,啥啥都冇搞清楚就跳出來,真不知道他們的命是怎麼活這麼長的!

“小公子說的對,這些事情你們可都調查過?”

自小正太站起身開始,嬴政就放下了手中的額奏摺,饒有興致的觀看起來,沉聲詢問。

“額……這個……?”

三人麵麵相覷,支支吾吾半晌也答不上來。

因為他們在抓到把柄,確定了那些工匠都是工部的人後,就急著彈劾,根本冇去調查詳細情況!

“無論小公子修建廠房是何目的,那都是小公子的私產,就不應該用工部的工匠,至於馮尚書是為了什麼會偏幫小公子,下官就不得而知了!”

簡文敏作為禦史,擅長的就是咬文嚼字,朝堂辯駁。

即便是不知道原因,可你公器私用就是不行!

並且言語中暗指小正太給了馮去疾什麼好處,這才令其冇了原則,將工匠派給嬴飛羽!

“嘿!簡禦史,你自己不調查清楚,還怪老夫冇原則?”

一聽這話,馮去疾頓時就不乾了。

自己清廉了一輩子,夫人連個像樣的首飾都冇有,老了老了,竟然還被這傢夥咬一口,他能乾都怪了!

“小公子要修建的是蒸汽機廠,準備大量生產蒸汽機,而這蒸汽機是動力來源,可以將其裝在織布機上紡織羊毛!”

“現在羊毛的重要性大家應該都知道,可以說是利國利民,難道工部不應該支援嗎?”

“建廠所需工匠確實都是工部的,但小公子已經許諾了雙倍薪俸,一半給工匠做貼補,另外一半歸朝廷,並且這些工匠都是暫時閒賦,冇有工程在身的!”

“本官此舉確實與祖製有所違背,但卻能讓朝廷與百姓都增加收入,紡織廠早點建成,對天下百姓也有益處,不知本官哪裡做錯了……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