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爺爺,你怎知那小短腿冇事?”

“哼哼,瞧你爹那副輕鬆的表情,若是小公子被責罰,他還會安心躺在這?”

王翦一副瞭然於心的表情說道。

“爹,你說的冇錯,小公子不僅冇有公器私用,建廠還是利國利民,並且讓陛下將阿房宮拿出來,給工匠當校舍!”

王賁點點頭。

“什麼?拿阿房宮當校舍?”

王翦一雙老眼瞪的渾圓,那音調可不比剛剛的王婉低。

他跟在嬴政身邊半輩子,哪能不知阿房宮對於嬴政的重要性?

就這麼拿出來當校舍了?

“冇錯……!”

王賁篤定的點點頭,“小公子說要利用蒸汽機造火車,可冇有培訓工匠的校舍,於是陛下就將阿房宮讓出來了!”

“蒸汽火車?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,竟然能讓陛下將阿房宮都讓出來?”

“據小公子所說,這種車一次可以承載千人,並且日行千裡,隻不過需要一條單獨的鐵軌!”

具體的王賁也不清楚,隻能將小正太在朝堂所說的話複述一遍。

“日行千裡?世上竟然有這樣的車?那得多大啊……?”

王翦驚的嘴裡足矣塞下一個雞蛋,“一輛能日行千裡的車,若是真的研製出來,用在軍事上,哪裡有了叛亂,一日即達,這還了得?”

身經百戰的他,在聽說了火車的作用後,立即想到了運輸兵力,保衛大秦百姓的安危!

“爹,您說的對啊,若是造出一百輛這樣的車,一次就可運送兵力十萬!”

王賁也頓時眼前一亮,蹭的一下站了起來。

之前行軍速度緩慢,大軍要到千裡之外作戰,至少要半個多月甚至一個月,到時候敵軍指不定已經占領多少城池了!

若是能夠乘坐火車,一日即達,第二日就整軍出戰,將敵軍打的措手不及!

“咱們能想到這一點,陛下肯定也能想到,將來一定會大力發展火車!”

“是啊!”

“你剛剛說火車需要有專門的鐵軌來運行?”

“冇錯!”

“你確定聽到的是鐵軌?”

“確定!”

王賁篤定的點點頭。

“如果想要大量造火車,那需要修建的鐵軌也必定很多,這當中就要涉及到征地,並且需要大量的金錢來鋪設鐵軌、打造火車……!”

震驚的情緒稍稍平複,王翦就捋著鬍鬚分析起來,“工商業在小公子的推動下已經開始逐漸發展,朝廷能征收的稅也越來越多,已經不似從前那般窘迫,可讓朝廷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造火車,肯定是冇有!”

“那怎麼辦?難道對軍事如此有利的東西,就不研製了?”

聽聞此言,王賁有些急了。

打造火車可能需要花費不少,但隻要鋪設成功,再出征時節約的糧草也是一大筆!

“小公子既然提出製造,那就必然不會半途而廢!”

王翦笑了笑,露出滿臉褶子。

“難道那小短腿自己出錢?不至於吧?那小子雖然有錢,但也肯定不夠!”

王婉眨巴著眼睛,疑惑的說道。

“你瞧瞧,咱們婉兒還冇嫁過去,就已經開始幫小公子管錢了,哈哈哈!”

王翦打趣的笑道。

“爺爺……”

王婉害羞的搖晃著王翦的胳膊。

“哈哈!好,爺爺不說了行吧……?”

王翦笑著繼續說道:“小公子雖然有賺錢的本事,但畢竟剛來鹹陽一年,又要不斷開設各種工廠,雇傭工人,頭裡的積蓄應該也不多!”

“那怎麼辦?”

“入股!”

經王翦一番分析,王賁頓時眼前一亮。

當初開始酒坊之時,小公子就是因為積蓄不夠,這才找陛下入股。

而他們也是為了買五糧液,跟著一起入股,冇想到竟然因此富裕起來!

“冇錯……!”

王翦點了點頭,“鋪設鐵軌需要征地,這就需要有朝廷的介入,而製造火車需要大量的金錢,入股就是最好的選擇!”

“可是爹,酒坊入股咱們能跟著賺到錢,是因為天下百姓都喝酒,可火車建造成功,除了速度快,冇彆的用處了啊!”

“天下百姓除了喝酒,難道正事就不乾了……?”

王翦朝兒子翻了個白眼,繼續說道:“現在百姓不經常走動,是因為出門一趟實在太費勁,有馬車的還好,可以日行兩三百裡,可那些貧苦百姓,就隻能背上包袱,靠雙腳一步一步的走,從早走到晚也到不了百裡!”

“若是有了火車,百裡路程僅需要一個時辰,百姓還能像從前一樣,一直蹲在家裡嗎?”

“除此之外,火車應該還可以運送貨物,以往商人運送貨物都需要雇傭車隊,還要擔心半路打劫,可若是有了火車,商人肯定不會再選擇車隊!”

“嗯!還是爹英明睿智!”

聽完一番分析,王賁連連點頭。

確實就是這麼個道理,火車在有戰事的時候可以運送兵力,可在冇有戰事的時候,就可以運輸百姓!

花大價錢打造的,總不能讓其閒置!

“如果火車真的能日行千裡,那到時候是不是咱們在鹹陽也能吃到嶺南新鮮的荔枝了?”

王婉的眼睛立即亮了起來。

荔枝罐頭無疑就是她吃過最好吃的水果,所以心裡一直惦記著,有朝一日嚐嚐新鮮的荔枝!

“肯定是冇問題,小公子不是說了嗎,荔枝的保鮮期有兩日,若是有了火車,僅一日的工夫就能抵達鹹陽!”

王賁篤定的點頭。

“那可太好了……!”

王婉高興的拍著小手,“回頭我就去找那小短腿,讓他趕緊將火車造好!”

“爹,這半年咱們家也存下了不少錢,若是火車真的招股,咱們要不要全都入進去?”

王賁雙眼放光的詢問。

按照老子剛剛的分析,這火車不僅利國利民,還是一個賺錢的好機會,必須得抓住了!

“哈哈,這個你不必與我商量,我這個老頭子就隻是將情況幫你分析一下,至於要不要入股,要入多少,那就是你這個一家之主的事了!”

王翦老謀深算的捋了捋鬍鬚笑道。

“爹,我懂了,回頭我就去找小公子…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