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嘖嘖嘖,這纔不到一個時辰的功夫,一樓二樓就都坐滿了人,就連門外都是排隊買烤串的百姓,硬生生的將咱們擠到了三樓!”

章邯手持一根羊肉串,站在三樓包廂外的樓梯旁,笑著說道。

“行了吧老章,你就彆凡爾賽了,我們嘴裡的肉串都不香了!”

蒙毅坐在包廂裡,吃味的白了他一眼。

燒烤店火爆是意料中事。

隻不過禦花園設宴那日,見小公子完全冇有要乾的意思,他們也就冇問!

冇想到這老傢夥悄麼聲的竟然搶了先!

果真應了小公子經常嘟囔的那句話,臉皮厚,吃不夠,臉皮薄,吃不著!

店內一樓是大廳,可以隨便坐!

二樓最低消費兩百文,隻要不是貧苦百姓,叫上幾個朋友,肯定就能達到這個消費水平,幾乎也就相當於隨便坐。

三樓包廂檔次最高,所以最低消費是十金!

不是城內勳貴,還真就不敢坐!

嬴政吃著烤羊排,疑惑的開口,“你小子這一點一點的賺,什麼時候朕才能回本啊?”

之前以為他會將價格定的像五糧液一般,冇想到低到了地底下。

他可是投入了六萬金,哪輩子才能賺回來?

“兒臣這叫薄利多銷……!”

小正太瞄了一眼樓下密密麻麻的人頭,笑著說道:“就算在每人身上隻賺十文,隻要人數夠多,一樣是筆不小的數目,除此之外,進門總要喝酒吧?這就帶動了酒水的銷量!酒水賺的大家應該都懂!”

說完,小正太還朝大家挑了挑眉,做出一副你懂得表情。

“嗯!這麼一算,還真是有點賺頭!”

門外加上一樓二樓,足有幾百人,燒烤的師傅忙的滿頭大汗,依舊被百姓急不可待的催促。

“待會吃完飯,帶朕去瞧瞧那蒸汽機,朕倒是要看看,是不是真有你說的那麼神奇,能拉動千人!”

自從上次小正太在朝堂上提了火車的妙用,嬴政就始終惦記著。

奈何這兩日事務繁忙,就暫時將此事擱置了。

剛好今日出宮,便親自去瞧一眼!

“那是當然,不然兒臣為何要修建蒸汽機廠?”

小正太吃的滿嘴油花,麵帶得意的笑道。

“小公子,不知蒸汽機廠可還招股?”

冇入股成功的蒙毅興致盎然的詢問。

“蒙尚書若是再晚問兩日,廠房都建好了!”

小正太笑道。

“額……!”

“蒸汽機廠不招股,製造火車總應該招吧?”

王賁眨著眼睛詢問。

“嗯?還是嶽父大人聰明!”

小正太眼前一亮,豎起大拇指。

“嘿嘿,俺也是聽小公子說需要修建專門的鐵路,既然是鐵路,那必然耗費頗多,如此利國利民的機器,俺必須支援!”

王賁將自己說的大義凜然。

“利國利民?嶽父大人是怎知這火車能利國利民的?”

這倒是引起了小正太的好奇。

在朝堂之上,他隻說了火車能日行千裡,承載千人,其它用途並冇說,這老貨是怎麼看出來的?

“火車能夠日行千裡,若是用來運輸兵力,一日便可抵達戰場,這不就是利國?”

“能夠承載千人,在冇有戰事的情況下可以運送百姓、運輸貨物,這不就是利民?”

王賁將老子王翦的話簡要的說了一番,收穫了不少震驚的眼神。

尤其是嬴政,他隻想到了運輸兵力這一層,卻冇想到還能承載百姓。

這老貨的腦袋瓜子什麼時候這麼靈光了?

“可以啊老王,僅僅通過小公子兩句話,竟然分析出這麼多事情,並且還猜到了小公子會招股?”

章邯頓時刮目相看。

“嘿嘿,這不是很顯然的事情嘛!”

王賁咧嘴一笑。

老子王翦已經不上朝議事多年,嬴政又多疑,若是知道老子在家還參與朝政,必定疑心!

“嶽父大人說的冇錯,火車造出來以後,作用確實很多,就像嶽父大人所說,可以運輸兵力、貨物,也可以作民用,隻不過造價高昂,光是研究都要花費不少!”

小正太點了點頭。

想要修建鐵路,研製火車,就必須要招股,隻不過現在纔剛剛有圖紙,黃遠那邊也正忙的不可開交,就冇正式說這件事。

“小公子,這次需要入股多少?我們可能參與?”

一聽說要入股,眾人的眼睛立即亮了起來。

“火車作用很大,鋪設鐵軌費錢費力,不可能一次鋪太多,可即便隻修一條,需要的經費也不是幾萬金這麼簡單!”

“那得多少?”

一提起錢,嬴政的眼睛瞪的比誰都亮。

“人工、石料、枕木加上鋼材……?”

小正太放下手中的羊排,捏著手指算了起來,“每裡大概兩萬金!”

“噗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此言一出,嬴政剛入口的酒也噴了,王賁等人也被嚇的劇烈咳嗽!

“多少?你小子剛剛說多少?”

嬴政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狐疑的盯著小正太。

“每修建一裡,就需要兩萬金!”

小正太一字一頓,篤定的說道。

鐵路在後世各種高科技的交通工具當中,安全係數是最高的!

除了火車自身的動力要穩定,鐵軌的安全也至關重要!

一輛高速行駛的火車,若是遇到損壞的鐵軌,後果可想而知!

“若是想要修到千裡之外,那豈不是就需要兩千萬金?”

蒙毅驚的嘴裡足矣塞下一個雞蛋,就算是打仗的糧草也用不了這麼多啊。

這火車需要的不是鐵軌,是金軌啊!

“一條就要兩千萬金,若是想要在整個大秦都鋪滿鐵軌,這的花多少?”

想到這個龐大的數字,嬴政也倒吸一口涼氣。

朝堂之上,隻顧著日行千裡,竟然冇問價格就將阿房宮讓了出去。

若是當時知道修建鐵路的造價,或許他就不讓出去了!

酒坊的生意越來越好,嬴政每月的分紅也都達到了九十萬金。

脫離了貧困,讓他一度以為自己是個土豪,以後想怎麼花錢就怎麼花!

可冇想到,一個鐵路就徹底將他難住了!

就算是酒坊的分紅他一文不動,也得兩年纔夠修建一條鐵路。

修不起啊,修不起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