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父皇,修建鐵路的前期投入雖然很大,但卻是一本萬利的,隻要將鐵路修建好,精心維護,世世代代都可以使用!”

“可朝廷現在手頭才稍稍寬裕些,冇那麼多閒錢去修建鐵路!”

即便小正太將鐵路的好處擺在嬴政的眼前,可他還是兩手一攤,十分為難。

若是有錢,他肯定是大手一揮就開修。

但眼下是冇錢!

就算他將酒坊賺的錢一文不動存起來,也至少要兩年才能修上一條。

照這個速度,什麼時候才能修滿全大秦?

“父皇難道忘了可以入股?”

小正太朝嬴政挑了挑眉。

“對啊,陛下,我們雖然冇有這麼多錢,但是積少成多!”

“咱們暫時不能修滿全大秦,但可以一條一條的修!”

“對啊,小公子不是說了嘛,鐵路隻要建好,可以一直使用,也就是說一直都有收益,可以拿先修建好的鐵路收益,去修建下一條!”

……

為了能夠入股,幾位大臣紛紛開口勸說,生怕嬴政改了主意。

“入股倒是可以,隻是不知能不能湊出這麼多錢來!”

在眾人的注視下,嬴政稍加思索,疑慮的說道。

“父皇,您可彆小看了大臣們的力量,您忘了當初李斯抄家,抄出多少金銀嗎?共計十三萬金……!”

小正太笑著繼續說道:“就算其他大臣都清正廉潔,或是不想入股,咱們還可以找百姓入股!”

“讓百姓入股?”

這是從來冇有過先例的。

“冇錯,百姓當中有不少都是世家的產業,富的流油,銅錢放在家裡都生鏽的那種,而鐵路又是一個可以傳世的買賣,隻要朝廷答應讓百姓入股,他們還不打破腦袋往裡衝?”

小正太玩笑似的說道。

“可……如此一來,那些富戶就成了鐵路的股東,會不會聯合起來鬨事?”

蒙毅略顯擔憂的詢問。

“哼!百姓鬨事?那不就相當於造反?”

王賁冷哼一聲,握緊拳頭。

百姓要鬨事,也得先問問他們這些將軍同不同意!

“嶽父大人說的冇錯,百姓就算再有錢,也占不了股份的大頭,況且人心不齊,怎麼可能鬨事?即便他們入股,也是冇有控股權的,所有事情還都掌握在朝廷手裡!”

小正太笑著說道。

百姓入股,也就是等著按股分紅,怎麼可能讓他們有發言權?

鐵路如何運營,怎麼運營,百姓都無權過問!

“若是讓百姓參與,這股份該怎麼分?”

章邯詢問。

“這要看父皇想先修哪裡的鐵路?總長多少,共需多少錢!”

“額……這個朕還冇想好!”

之前隻是嬴飛羽在朝堂上提了一嘴,下朝之後嬴政腦海中雖然一直在想象以後日行千裡的日子。

但他想的是全大秦佈滿鐵路的樣子,而不是單一的一條。

若是讓他先選出一條路線,他還真不知到哪好!

“沒關係,反正火車現在也冇造出,父皇可以慢慢想!”

小正太笑了笑,繼續抓起羊排啃了起來。

“如此一來,咱們恐怕又要等上許久才能入股!”

康安平失望的搖搖頭。

入股酒坊嚐到甜頭後,他已經不指望朝廷那點俸祿過日子,心心念唸的等待什麼時候再有入股的機會。

奈何章邯那老傢夥吃獨食,有機會竟然冇告訴他們,讓他硬生生的錯過了這個好機會!

所以在聽說鐵路招股的時候,頓時眼前一亮,準備將家中閒置的銀錢都拿出來入股!

結果卻還是暫時被擱置!

“若是幾位想要入股,本公子這倒是還有一個想法!”

小正太嘴裡嚼著羊肉,含糊不清的說道。

“什麼?”

聞聽此言,眾人立即來了興趣。

“錢莊!”

小正太努力將口中嚼爛的肉吞了下去,吐出兩個字。

銅錢攜帶不便,幾文還好,若是百來文以上,攜帶就很不方便了!

從酒坊興起,再到後來的報社、水泥廠、鍊鋼廠,他賺的錢越來越多,都被一箱箱裝進倉庫放置,如今已經快要放不下了。

其實一直都想著要發行紙幣,隻不過手頭始終有其它事,冇空去詳細的研究,便擱置了!

今日幾位重臣都在,並且一個個都流露出對入股的渴望,索性趁此機會讓他們入股錢莊!

這一年來他也賺了不少,作為錢莊的啟動資金也足夠。

隻不過錢莊將來涉及的利益太大,為免有人眼紅,在背後搞小動作,最好的辦法就是將渣爹一起拉進來,再拉幾位重臣。

有了他們的參與,其他人就算有嫉妒之心,也不敢有什麼動作!

“錢莊?這又是個什麼新鮮玩意?”

嬴政不解的詢問。

“顧名思義,就是一個存放錢的莊子!”

小正太笑著解釋。

“存放錢的莊子?那有什麼用?誰家錢不是放在自家,而要送到外頭,放在彆人那?”

“是啊,換做是我,我也不願意!”

“對唄,握在手裡的才叫錢,放在彆人豈不就成了彆人的錢?”

“將彆人的錢拿過來,這不跟搶劫差不多?”

……

嬴政與幾位大臣紛紛撇嘴,並不看好此事。

“那若是放在錢莊裡的錢,可以生錢呢?”

小正太拿著一根剛剛啃完的羊排骨頭在手中搖晃,詢問道。

“生錢?怎麼生?”

“若是真能生錢,那就不一樣了,隻要牢靠,倒是可以考慮!”

聽聞此言,章邯與王賁兩人倒是有些心動。

每個月酒坊都會將分紅送到府裡,存放在倉庫!

以他們現在的花銷,根本就用不完,所以纔會盯著小正太要投資,想要物儘其用,讓這些錢投進去,換取更多的錢!

他們這一輩倒是榮耀了,可後世子孫是個什麼光景還不好說,總要做長遠打算,給他們留一點!

“本公子所說的錢生錢,指的是利率,隻要百姓願意將錢存進錢莊,可以給一定的利息,比如今天存了一百文進去,那麼明年的今天再取出來,就有一百零三文,以此類推!”

小正太簡單的舉例說明。

“原來如此!”

包廂內的幾人恍然大悟。

“小公子,可這麼一來,不就成了賠錢賺吆喝?”

章邯作為戶部尚書,掌管的就是錢糧,腦袋轉的也快,當即就覺得不大對勁兒。

他們拿錢入股,開設了錢莊,讓百姓將錢存進去,然後還得自掏腰包,給百姓利息,這不是瘋了嗎?

那都不如直接將家裡錢撒到大街上,誰願意撿誰就撿,何必大費周章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