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他孃的,什麼人敢如此的膽大妄為,老子這就去將他們砍了!”

樊噲聽完整個事情的經過後,猛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憤怒的咆哮著,一副要吃人的樣子。

“慌什麼,現在這種事情,隻有我們才清楚,冒然派兵將之剷除,隻會讓百姓們認為大秦是暴政,不是明智之舉!”

如此的衝動,日後如何能夠承擔大事?

小正太揮手阻止!

既然已經得到確切的訊息,那麼對付他們自然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,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,還有什麼好擔心的。

“公子教訓的是,俺就是想為大秦出份力,幫助公子排憂解難而已!”

樊噲悻悻的說道。

他都冇有想到,自己的一個想法,居然會讓公子不高興,好在自己冇有衝動,不然還不知道會闖出來什麼大禍呢。

“公子若是有什麼安排,吾等隨時聽候公子調遣!”

隨著樊噲的話音落下,王離與韓信二人急忙起身,對著贏飛羽恭敬的一禮。

“對付這兩個鄉野匹夫,一人足矣!”

見到這幾個傢夥爭先恐後的想要表現一番,贏飛羽輕輕揮手,而後抱有深意的笑著說道。

“多謝公子抬愛,俺絕對不會讓公子失望的!”

樊噲自認自己絕對是上上人選,趕忙主動挺身而出。

“臥槽,你還能不能要點逼臉,公子說的人怎麼可能會是你?”

聽到如此不知廉恥的話音,王離故作嘔吐的樣子,很是嘲諷的看著樊噲。

隻不過最後三人都將目光落在公子的身上,似乎十分希望公子口中的那一人,就是他們自己一般。

對於幾人如狼似虎一般的眼神,贏飛羽則是全部過濾掉了,繼續低頭吃著自己的麵,時不時還抬起手臂,擦拭一下自己額頭上的汗水。

對此,三人全部無奈起來,因為公子的態度已經說明瞭一切,他心目中的那個人,不是他們,而是另有其人。

“王離,俺還以為你有什麼本事呢,還不是與老子一樣,白白激動一場!”

雖然公子冇有派遣他們三人去做這件事情,但是他們的心中卻冇有任何的怨言,依舊是如同往日一般,相互的拆台。

“公子,我要是冇有猜錯的話,您所安排的這位,應該不是武將吧?”

韓信略微沉吟片刻後,這才心有所悟的說道。

“哈哈,韓信,你不愧是本公子看中的人,真是深得我心啊!”

聽到這樣的話語後,贏飛羽的臉頰上終於浮現出了笑容,顯然對於韓信有這樣的智謀十分的滿意。

“公子,不是吧?對付這些反賊,您打算讓那些文官去?”

樊噲很是不可思議的看著公子,在他的眼中,對付這樣的人,就應該快刀斬亂麻,直接將他們滅了,乾淨利落。

“樊噲,你去將曹參找來,就說本公子有事情吩咐他去做!”

這是他早就在心中定下來的事情,根本就不需要與其他人商議,直接便可下達命令。

更何況像曹參這種思維縝密,能文能武的人,用來滲入敵人內部,實在是太合適不過了,天生的臥底命。

“是!”

對於公子的話語,樊噲冇有半點的質疑,答應下來後,轉身快速的離去。

“公子,這個陳勝與吳廣都是什麼人?為何我以前從來冇有聽過?”

望著樊噲消失的背影,王離這纔開口詢問起來。

自古以來對付反賊不都應該是他們這些武將嗎?

實在是想不明白,文臣能夠起到什麼作用?

“想探聽本公子的秘密,你小子還嫩點!”

小正太流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。

他所知曉的東西,都是史書上記載的內容。

不過隨著他的到來,已經改變了不少東西,所以他纔沒有直接在朝堂上跟嬴政說,而是私下找了韓信去打探!

果不其然,陳勝吳廣兩人,還是不安分,打算自己當家作主當皇帝!

“公子誤會了,大秦誰不知曉公子是神仙的徒弟,受仙人教導,知曉前世今生,有未卜先知的本事,俺就是想問問,俺以後會娶誰過門,嬌妻是不是貌美如花?”

聽到公子的話語後,王離嚇了一跳,他可不敢有這樣的膽子,對於公子的本事,他可不敢有半點的窺覷之心,隻能擠出笑容,巧妙的轉移話題。

“那本公子就給你算算……!嘖嘖!日後你的嬌妻可不簡單,背影迷倒千軍萬馬,正臉嚇退百萬雄師,身高一米二,屁股占一半,一臉絡腮鬍子,滿口的護胸毛,與你絕配啊!”

贏飛羽強忍著笑意,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,大有一副你配不上人家的意思。

“啥?公子,你可彆嚇唬我!”

根據公子口中的描述,王離迅速的在心中勾勒這個女子的容貌與身材,整個人的身體都在微微顫抖著,一張臉更是蒼白的冇有半分血色。

“哈哈,天意如此,王離看來你與……”

一旁的韓信瘋狂的大笑起來,指著王離前仰後合的爆笑起來,顯然在他的心中,那個女主已經開始對坐入號了。

“韓信,你給老子閉嘴!”

不等韓信說出那個人的名字,王離直接蹦了起來,氣急敗壞的嘶吼道。

可是當他將目光落在公子的身上時,整個人瞬間呆住了。

因為公子臉頰上那不懷好意的笑容,已經徹底的出賣了他心中的想法,就算是再笨,也知道是被公子給戲耍了。

奈何對方是小公子,就算知曉他在戲耍自己,王離也隻能鬱悶的陪著笑臉,不敢有半點的怨言。

很快,在樊噲的帶領下,曹參來到贏飛羽的麵前。

“小公子,您找我?”

曹參抹了一把腦門子上的熱汗,顯然是剛練完武。

“本公子這裡有件事情需要你去做!”

小正太神情淡然的開口,看不出他此時心中的喜怒哀樂。

“公子有事儘管吩咐即可,隻要我能夠做到,絕對不會有半點的含糊!”

“很好,本公子收到密報,大澤鄉內,以陳勝吳廣二人為首,有人試圖謀反,現在你的任務就是,想辦法混跡過去,打入敵人內部,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,有什麼事情的話,一定要在第一時間通知本公子,有冇有信心完成任務?”

對於這個答案,贏飛羽還是頗為滿意的,也不再廢話直接說出自己叫他過來的目的。

憑藉曹參的聰明才智,完成他的任務,根本就不會有任何的問題。

“是,我一定會竭儘全力,完成公子交代的任務!”

略微沉思後,曹參再次對著公子一禮,這才語氣堅定的說道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