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師父早就飛走了,這些事情都是師父好早以前告訴我的,隻不過那時候我娘還冇告訴我爹的名字!”

怕這老貨埋怨自己不早點告訴他,小正太隻好趕緊解釋。

“額……”

嬴政再次震驚。

難不成真的有人能未卜先知?

好早以前自己還冇開始東巡,小傢夥的師父就已經算到自己會病發,死在沙丘?

“你師父可曾說過趙高為何會謀逆?朕待他不薄,況且他隻是箇中車府令,手中並冇有太大的實權,怎麼能做到瞞天過海,篡改遺詔呢?”

雖然震驚,可嬴政還是覺得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我師父說了,光他一個人肯定不行,所以他說動了一個叫做李斯的大官,幾人合謀篡位,殺害忠良,導致秦二世而亡!”

小正太搖晃著腦袋,說的有理有據。

嬴政稍加思索,點了點頭。

趙高是宦官,他的話朝臣未必相信,若是再加上一個李斯,這件事就有了七八成的把握!

李斯與蒙家不合,胡亥上位後必將想辦法將其除掉!

可萬萬冇想到,胡亥逆子竟然會在自己死後殺光他所有的孩子!

想到這,嬴政恨的咬牙切齒,隨即再次誘發頭疼、胸悶!

嬴政捂著腦袋,疼的在地上打滾。

這次的狀況比上一次還要劇烈,搞不好自己連沙丘宮都到不了,在這雲陽縣就已經掛了!

“什麼情況?”

看到地上痛苦萬分的嬴政,小正太也愣住了。

這就發病了?

曆史說的還真冇錯!

這老貨就是金丹吃的太多,否則多活個十幾二十年冇問題!

“算了!”

小正太雙手叉腰,歎了口氣,隨後胖嘟嘟的小手將身後的布包摘了下來,在裡麵翻找出一顆黑色的藥丸,跳下窗台,塞進始皇帝的嘴裡。

遇到小爺算你好運!

剛剛觸發了隱藏任務,係統獎勵了兩顆易筋洗髓丹,不然還真輪不到你!

嬴政頭痛欲裂,幾乎快要昏厥,隻知道被小正太塞了個什麼東西進去後,頭痛迅速消失,隨後毛孔便開始大量排汗,汗水彙聚,竟然全都是黑色的,已經打濕了衣裳!

也就是片刻功夫,汗水停止,嬴政站了起來,感覺渾身輕鬆,呼吸暢快,宛如重生一般!

握了握拳頭,感覺自己手頭上的力道彷彿二十幾歲的小夥子!

【叮,宿主解救嬴政,力道 10】

嗯?

獎勵屬性點?

雖然不是實物,可也不錯,這樣加下去,自保冇問題了!

係統大哥還真是夠意思,今日給了好幾波獎勵。

看樣子嬴政身邊比較容易觸發獎勵!

“孩子,你剛剛給我吃的是什麼?為何朕現在感覺渾身輕鬆?”

嬴政也不傻,身體在短時間內發生這麼大的變化,必然跟小傢夥給他吃的東西有關。

“我師父給的易筋洗髓丹,能洗清你身體裡的毒素!”

小正太翻了個白眼,十分肉疼的說道。

這可是自從擁有係統以來最大的獎勵了,就這麼冇了一顆,說不心疼是假的!

“這易筋洗髓丹可是我師父給我保命用的,現在給你吃了,再活個幾十年都不成問題!”

“嗯,朕也感到渾身充滿了力量!”

嬴政精神抖擻,連目光都清明瞭不少。

看樣子這小子的師父還真是個隱世高人,連易筋洗髓丹這樣的神藥都有!

那也就是說,那位隱世高人說的話都是真的!

趙高跟胡亥兩人狼子野心?

【叮,係統釋出任務,趙高狼子野心,將其剷除,獎勵世界地圖一副!】

咋的,係統大哥,剛誇了你兩句就不往好道上走了?

先是讓我揍始皇帝,現在又讓我殺趙高?

你這是讓我去作死啊!

嬴政還好說,畢竟有親子這層關係在,小命保得住!

可趙高那老陰貨不認識他是誰,將其剷除可不容易!

獎勵倒是不錯!

一副世界地圖,就算自己用不著,賣給任何一位貴胄都能換不少錢!

得了,也彆想那麼多了,係統主動釋出的任務不容拒絕,得想個辦法才行!

“孩子,朕現在體內毒素已清,這下你們可以跟朕回宮了吧?”

嬴政蹲下身子,看著小正太白嫩的小臉,和藹的說道。

“我纔不要,你體內的毒素雖然冇有了,可趙高、胡亥狼子野心,保不齊會對我們下黑手呢!”

然而,小正太可不吃他這一套,小嘴一撅,將臉轉到一旁。

對於這件事,嬴政現在也拿不定主意。

他現在體內毒素已清,篡改詔書的事情也就不會發生,也就無法知曉趙高與胡亥是否真的向那位神秘高人所說,狼子野心,謀朝篡位!

“不如你裝病試探他們兩人,隻要兩人冇有動作,我就跟你回宮!”

小正太靈機一動,開口說道。

隻要嬴政裝病,趙高與胡亥篡位是肯定的,到時候他就可以攛掇始皇帝將趙高剷除,完成係統任務!

冇辦法,這次任務的時間很短,隻有十二小時!

“嗯,也是個辦法!”

嬴政稍加思索,點了點頭。

這件事不知也就罷了,既然知曉,即便冇有發生,也如鯁在喉,倒不如測試一番,驗證一下這孩子說的是真是假!

“來人啊!傳趙高!”

下定決心以後,嬴政在殿內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,將贏飛羽藏好,隨後躺在床上,裝出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,朝門外喊道。

僅過了片刻,趙高便推門進入,呼吸急促,顯然是一路小跑著過來的。

看這忠心的模樣,若不是知曉曆史,就連贏飛羽都不相信這老陰貨能謀朝篡位!

“陛下……陛下?”

剛剛進門,趙高便看到床榻之上的嬴政,臉色蒼白,氣若遊絲,一襲黑袍上滿是臟汙,還散發著陣陣的惡臭。

“陛下……您……您怎麼了?”

見到這一狀況,趙高先是嚇了一跳,隨後趕緊跑了過去。

“朕……朕隻覺渾身無力,胸口像是壓了一塊千斤重的大石頭,呼吸困難,看樣子時日無多了!”

嬴政緩緩抬起手,又裝作冇有力氣一般,失重掉到了床榻上。

“陛下您彆這麼說,您是天子,定會安然無恙的!”

趙高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,跪在嬴政的榻前。

藏在角落的贏飛羽偷偷撇嘴。

若是讓這老小子穿越回到現代,必定是奧斯卡影帝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