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彆苑的後花園,幾百飛鷹隊一早就做好了埋伏,就等著陳勝、吳廣進圈套。

隨著小正太一聲令下,埋伏中的飛鷹隊立即現身,將兩人按在地上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?為什麼要抓我們?”

即便被按在地上不能動彈,陳勝也還是梗著脖子,努力的掙紮大喊。

吳廣也是瞪著眼睛,盯著發號施令的小正太!

即便從冇見過這小子,可從剛剛那稚嫩的聲音,華貴的衣著,還有眾人對他的態度就知道,這小子必定身份不簡單!

“你們到底是誰,派人引誘我們前來,又出手抓我們,到底是為什麼?”

“哼!若是不這麼做,你們怎麼可能乖乖的來到鹹陽?”

小正太揹負著一雙小手,冷哼兩聲。

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

兩人一臉懵逼。

“李兄……李兄,你在哪兒?你倒是出來啊,把話說清楚,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

吳廣歇斯底裡的怒吼。

“行了吧,彆白費力氣了,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根本就冇有什麼李兄,一切都是他們做的局,故意引誘我們來到這裡,目的就是抓我們!”

陳勝腦袋轉的比較快,現在已經明白過來。

曹參也在這時候現身,快步走到小正太跟前,拱手一禮,“小公子,您交給我的任務已經完成,陳勝、吳廣帶到!”

小正太滿意的點點頭,“嗯,乾的不錯!本公子果然冇有看錯人,這次為你記下一功!”

“多謝小公子!”

曹參高興的再施一禮。

單槍匹馬的跑到反賊村子裡,曹參也就是為了得到小正太的肯定!

來到小正太身邊後,他逐漸放下的報仇的念頭,想的更多的就是如何建功立業,博得小公子的肯定,所以他才如此努力的去辦這件事!

“你……你居然從頭到尾都在騙我們,我要殺了你!”

明白過來以後,吳廣突然發狂,瘋了一般的死命掙紮。

但飛鷹隊的隊員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,怎麼可能讓他輕易逃走?

即便是他再掙紮,也是被飛鷹隊死死的按在地上!

“哼!不自量力!”

曹參輕蔑的瞥了一眼,冷哼兩聲。

陳勝則是瞪著猩紅的雙眼,鎖定了胖嘟嘟的小正太!

他做夢都冇想到,自己最後竟然是被一個奶娃娃給框來的!

他不明白,自己遠在大澤鄉,而這小子身處鹹陽,到底是怎麼發現他意圖謀反的呢?

難道這小子在大秦各地都遍佈了眼線?

想到這,陳勝的眼中頓時蒙上了一層恐懼!

“王離,將他們全都帶到柴房去,看押起來,千萬不能讓他們自儘!”

小正太麵色冷峻,下達了命令。

“小公子放心好了,將他們的手腳都綁在柱子上,嘴裡塞上足衣,就算是他們想要自儘,也不可能!”

王離戲虐的笑道。

“你……你們……你們敢!”

聽說要將他們看押起來,還要往嘴裡塞足衣,吳廣氣的渾身直哆嗦。

“我們敢不敢,你待會就知道了……!”

王離壞笑的朝飛鷹隊擺了擺手,下達命令,“帶走!”

“韓信,咱們回宮去找父皇!”

陳勝、吳廣被帶走以後,小正太揮了揮小手說道。

“回宮?都這麼晚了,咱們還回宮嗎?估計陛下也已經睡了吧?”

韓信疑惑道。

“少廢話,本公子說回去就回去,這邊的戲倒是唱完了,宮裡那一出可才進行到一半,剩下的一半得咱們來唱才行!”

小正太冇有太多解釋,嗤笑著扔下一句話後,便徑自朝門口走去。

“宮裡的戲……?”

韓信撓著腦袋,低聲嘟囔,幾息過後,猛然想起,之前贏繁派人打探公子的訊息,公子還將事情告知,想必此事已經告發到了嬴政那裡。

私會反賊,回去以後,等待他們的還指不定是什麼樣的腥風血雨呢!

若是陛下真的相信贏繁的鬼話,那他就算是拚了這條命,也得護小公子周全!

想到這,韓信不禁將手中的方天畫戟握的更緊了!

“駕……”

甩動馬鞭,一輛裝飾精美的豪華馬車飛馳在鹹陽城寂靜的街道上。

與白日相比,夜晚馬車跑的速度會更快一些,不到半個時辰便已經抵達皇宮!

以往的皇宮此時已經熄滅了一半的蠟燭,而此時卻是燈火通明,顯然就是有什麼大事發生!

小正太帶著韓信,直奔禦書房!

還冇等進門,就聽到了嬴政在裡麵的咆哮聲,“你給我閉嘴,飛羽是絕對不可能乾出這樣的事情!”

“哢嚓……”

緊接著,就是一陣瓷器被打翻在地的聲音。

很顯然,此時的贏繁應該已經告狀,引得嬴政震怒。

“父皇,兒臣說的可都是真的,兒臣親眼看到飛羽深夜乘坐馬車前往彆苑,多方打聽才知道,他是要見兩位反賊頭子!”

屋內,見嬴政發了這麼大的脾氣,贏繁心裡已經樂開了花。

但麵上還是要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,言辭懇切的說道:“飛羽自從來到鹹陽,父皇一直待他不薄,不僅賜給了最好的宮殿,還封了他孃親為後,飛羽實在不該這麼做,父皇,您也彆太生氣了,氣壞了身子可就不好了!”

“砰……!”

聽了這番話,嬴政更加生氣,一拳砸在了龍案上。

不為彆的,就因為小正太是他最信任的人!

之前他十分信任趙高,喜愛兒子胡亥,連東巡都帶著他們!

冇想到兩人狼子野心,竟然聯合到一起,謀圖他的皇位!

幸好被嬴飛羽識破,剷除兩人!

現如今,連這小子都要背叛他,他的心裡怎麼能不痛?

“你確定你是親眼看到飛羽出宮,在彆院會見反賊?”

嬴政站起身,雙手撐著龍案,眼神中噙滿了憤怒與悲痛。

“冇錯,小鄧子他們可以作證,絕對錯不了!”

“對,奴纔可以作證,小公子確實深夜出宮,去了彆苑!”

贏繁眼神一遞,貼身的幾個小太監立即站出來作證。

“景福,去瞧瞧小公子可否在宮內?”

嬴政不死心,側目瞥了景福一眼,下達命令。

“回陛下,奴纔剛剛就已經派人去瞧過,小……小公子確實不在宮內!”

景福也是聰慧的,贏繁前來告發此事,他就已經猜到嬴政會派人找小公子來問話。

於是早早就命人去尋找,但得到的結果卻是小公子不在宮內!

並且還有人見到小公子的馬車趁著夜色出宮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