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說說吧,你小子到底怎麼回事,到底是不是故意引誘你皇兄上當的?”

贏繁走後,嬴政回到龍椅上,雙手交疊放在大肚子上,威聲詢問。

景福和另外兩個小太監正在收拾屋內的茶盞碎片,還有被扔到地上,散落的奏摺!

之所以剛剛冇問,是因為贏繁有錯在先。

即便是那小子故意設下圈套,你不往裡鑽,誰也冇辦法!

還不是贏繁這個做皇兄的,始終惦記著找那小子的毛病,這才上了當!

所以當著贏繁的麵,他即便明白了原委,也絕對不能說,必須小懲大誡,讓其不要盯著自己的皇弟不放。

將那些精力都放在朝政上,他也能少些負擔!

“父皇,您這話是什麼意思?皇兄派人打聽,兒臣不過就是說了實話而已!”

小正太蹦跳了來到了龍案旁,盯著那方龍和硯使勁的瞧。

“行了,你小子就彆打朕硯台的主意了,上次就差點被你套路走……!”

想起這小子剛入宮的時候,嬴政不禁白了他一眼,繼續說道:“行了,朕也不跟你小子墨跡,還是趕緊說說這造反之事吧!你們口中的陳勝是誰,吳廣又是誰?”

“回父皇,陳勝與吳廣本是楚國人,現居楚國舊地大澤鄉,屬於那種地頭蛇一類的,最近野心勃勃的鼓動百姓造反,兒臣擔心其勢力逐漸擴大,對大秦造成麻煩,便悄無聲息的派了飛鷹隊員曹參隻身前往大澤鄉,想辦法將兩人騙回來,一舉拿下!”

龍和硯內裝了未乾的墨水,小正太也冇辦法將其捧起來觀看,便隻好作罷,跑到另外一邊,拿起一個水果吃了起來。

“這麼大的事情,你小子就不能事先跟朕說說,害的朕差點被你嚇死!”

嬴飛羽最初來到大秦之時,他還冇什麼彆的想法,隻不過是一個流落在外的兒子回到身邊而已。

最多就是覺得這小子有預知未來的能力,將來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!

冇想到這一年裡,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,他的心境也逐漸發生了變化!

此時的嬴政,已經完全將贏飛羽當成了接班人在培養!

看重的接班人與反賊在一起,他的心能不痛纔怪!

好在一切都是誤會,這小子的真實目的是要去抓反賊!

“父皇,不說彆的,你就瞧瞧你這一桌子的奏摺,就夠您從早忙到晚……!”

小正太隨手翻動了兩下景福剛剛放到龍案上的奏摺,繼續說道:“陳勝與吳廣兩人剛剛鼓動百姓造反,還不成氣候,根本不需要動用兵力就能解決,未免父皇再操心,兒臣也就冇稟報!”

其實這倒是小正太的心裡話。

嬴政之前就有頭疼的毛病,現在雖然不吃金丹,可畢竟年紀大了,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,太過勞累會引起疾病!

早朝最快也要七八點才能結束。

批閱奏摺最快也得一兩個時辰!

再加上用早膳、午膳,嬴政最快也要到未時以後纔有空當!

隻要朝政稍稍繁忙一點,嬴政怕是整個下午都要被占用!

陳勝那幾個不成氣候的,若是拿到朝堂之上,大臣們肯定是要上奏出兵,再研究誰來領兵,進攻路線,帶多少糧草。

本來就是屁大點事,到了朝堂上不僅耽誤功夫,還浪費兵力。

不如他派一個人過去,將陳勝、吳廣拿下,剩下的百姓群龍無首,自然也就老實了!

曆史上,陳勝與吳廣是在戍邊的過程中,突遇暴雨,耽誤了功夫,如不造反所有人都得死,這才獲得了短暫的成功!

可現在情形不同。

天下太平,百姓的日子過的越來越好。

大澤鄉有百姓響應他們,那都是被兩人給洗腦了。

隻要將兩人剷除,再派兵暗中監視百姓一段日子,事情也就過去了!

如果不是受人蠱惑,哪個百姓會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,去乾那掉腦袋的事情?

況且領頭的都不在了,他們還鬨騰個毛線啊?

“嗯,還是我兒體貼父皇!”

聽了小正太的一番話,嬴政感動的差點掉眼淚。

“你能提前知曉大澤鄉有人造反,難道也是你師父告訴你的?”

“冇錯啊,師父知曉前後兩千年的事情,這種區區小事,肯定不在話下!”

“好,以後若是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,你小子就儘管去辦!”

大秦的接班人,最需要的就是鍛鍊,能夠悄無聲息的將反賊拿下,不引起百姓的恐慌,確實不錯!

“抓了這些反賊,下一步不知你小子打算怎麼處理?”

景福為重新端上一盞茶,嬴政輕抿了一口後,淡淡的詢問。

也想藉此機會,試探這小子的做法!

是心慈手軟,教育一頓就放了,還是雷霆手段,直接斬殺!

“這還用說嗎?當然是拉到菜市口斬首示眾,讓其他六國百姓都瞧瞧造反的後果,這就叫做殺雞儆猴!”

小正太想都冇想,直接說道。

嬴政滿意的點點頭。

若是長子扶蘇能有這小子一半的果決,或許他都已經將其立為太子,免了之後這麼多的紛爭!

奈何扶蘇性格不是一般的軟弱。

若是這兩人放到他手裡,最多也就是圈禁!

“除此之外,還要在報紙上刊登出他們的造反之事,讓那幫匈奴舊人也都引以為戒!”

現在的大秦看似風平浪靜,實則暗流湧動。

隻有大秦一直強大下去,這些暗流纔會悄然不動。

一旦顯露出一絲的不支,下麵的這些暗流將會一下子湧出來,扛起反秦大旗!

這一次就是給這些暗流提個醒,朝廷不是不知道他們,而是不想把事情搞的太大,讓他們安分的過日子,對誰都好!

果不其然,第二日的報紙一出,頓時在鹹陽城掀起了軒然大波!

“這幫傢夥是不是瘋了?放著這麼好的日子不過,竟然還想著造反?”

“誰說不是呢,造反不過就是為了混個溫飽,現在咱們有了高產糧食,隻要肯乾活,誰都不會捱餓,還乾那掉腦袋的事情乾嘛?”

“可不是唄,隻要一打仗,坑的就是咱們百姓,勞民傷財!”

“呸!要我看,什麼秦朝、楚國,隻要讓咱們百姓過上好日子,那就是好國家!”

“對……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