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鹹陽城的百姓們看到報紙以後,紛紛吐槽。

還有一些中年婦女在得知這些事情以後,直接站在大街上就罵了起來!

“這些人就該挨千刀,咱們百姓纔剛過上幾天好日子,不用擔驚受怕,他們就又開始作妖,就該讓他們死後變個烏龜王八,永世不得上岸!”

“冇錯,俺兒子就在軍中當兵,這兩年纔剛不用打仗,我們老兩口的心也纔剛放進肚子裡,這些傢夥又跳出來挑事,死了也活該!”

“打仗就會有人傷亡,老孃看他們就是好日子過夠了!”

“他們過夠了不要緊啊,彆拉著咱們啊!”

“好在小公子發現的早,將這兩個罪魁禍首都殺了,不然的話還指不定要禍害多少人呢!”

“是啊,估計大澤鄉那些百姓在得知真相以後,必定也是悔不當初!”

……

鹹陽的百姓肯定是在第一時間看到報紙。

其它郡縣要等報社派人送排版過去,才能印刷報紙,近一點的要幾個時辰,遠一點的就要以天計了!

千裡之外的彭城,報紙發行已經是五天之後。

一位鬚髮花白的老者麵帶愁容,揹負著雙手走進一豪宅內。

豪宅的硃紅色大門之上,懸掛著一金色牌匾,赫然寫著兩個大字。

“項府”

楚國破滅以後,項梁與項羽、範增等人帶著大量的財富,一直遊走於各地,試圖聯絡六國貴族,複興大楚!

然而,他們這邊還冇準備好,大秦就以飛一般的速度發展起來。

範增足智多謀,發現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大秦突然冒出的皇子,嬴飛羽。

找了機會與李斯合謀,想要陷大秦於危機之中,奈何這小子有三頭六臂,竟然想出瞭解決方法。

李斯死後,範增擔心牽連出他們之前與其合謀的事情,遂提出躲遠一點。

一行人便來到了彭城,買下一所大宅子,作為根據地。

待時機成熟之時,舉兵造反!

“亞父,您這是怎麼了?為何滿麵愁容?”

老者進門,一個身材健碩,正在院子裡練武的年輕人趕緊收了兵器,熱情的迎了上去,開口詢問。

“今日的報紙已經出來了!”

老者依舊是提不起興致,深深的歎了口氣。

“怎麼?難道是那小子又研製出了什麼好東西,籠絡了人心?”

肌肉發達的項羽開口詢問。

包括院子裡的其他人也都謹慎起來!

要知道,那小子的威望越高,就越難除去!

並且每一次那小子鼓搗出什麼新鮮玩意,都會令大秦的發展向前邁進一大步。

而他們想要推翻大秦,就更加困難了!

所以說,他們現在最不想聽到的就是,大秦小公子嬴飛羽,又發明瞭什麼什麼東西!

“不!”

老者範增搖頭。

“呼……”

眾人長舒一口氣。

隻要不是又有了新發明就好說!

項羽又繼續練著手中的霸王槍!

他的這杆霸王槍可不簡單,是江湖上獨一無二的長槍。

槍尖是純鋼,槍體也是純鋼,長一丈三尺七寸三分,重七十三斤七兩三錢,是當世難得一見的好槍!

七十多斤重的純鋼槍,隻要被刺中,幾乎是必死無疑。

即便是運氣好,隻被槍體掃到,也得吐個幾升的鮮血!

掄起來帶著渾厚的破空聲,光是聽著都叫人膽寒!

“剛剛拉起一支反秦複楚隊伍的陳勝、吳廣二人,已經於五日前,被斬於菜市口!”

範增眉頭緊蹙,以沉重的語調說道。

“什麼……?”

一番話令在場所有人都大吃一驚。

“嘭!”

“哎呦……!”

聽到這個訊息,剛剛將槍輪起來的項羽,一時手滑,將重達七十多斤的霸王槍甩飛出去,砸在了一個小廝的腳麵上,疼的小廝嗷嗷直叫。

“亞父,您剛剛說什麼?誰被處死了?”

此時大家也顧不上那小廝,全都圍到了範增的身邊。

陳勝與吳廣拉起反秦隊伍他們早就有所耳聞,之所以一直冇有動作,就是想讓他們來打這個頭陣,看看效果如何!

若是朝廷不作反應,那他們也迅速的拉起大旗,公然對抗大秦!

可冇想到,兩人這麼快就被處死!

“朝廷這是故意做給我們看的啊!”

翻看了報紙上的頭條後,項梁的臉色也極其難看,苦著張臉說道。

“冇錯,這是朝廷在警告六國貴族,不要試圖妄想,不然的話下場就會和他們一樣!”

範增點了點頭。

“可大澤鄉與鹹陽距離並不近,少說也有八百裡,參與的人數也並不多,嬴政到底是如何知曉的呢?”

項羽滿臉疑惑。

他們是楚國貴族,當初陳勝起義之時,就想著要打項羽和項梁兩人的旗號,這樣師出有名,可遭到了範增的拒絕,他們這纔在大澤鄉單乾!

如果不是陳勝找上門,估計他們也不可能知曉此事!

“這個我已經打聽過了,說這件事嬴政根本不知情,而是在陳勝和吳廣被羈押以後,嬴政才知曉此事!”

說到此處,範增的臉色更加不好了。

“什麼?嬴政不知情?那是誰將陳勝他們抓住的?”

項梁也是一臉懵。

報紙上隻說了陳勝與吳廣的罪行,並且言辭隱晦的警醒了六國貴族,對於如何抓捕的陳勝和吳廣根本冇提。

就更彆說他們造反訊息的來源了!

“是嬴飛羽!”

這是範增最不願提及的名字。

如果不是因為忌憚這個名字,估計此時他們反秦的大旗已經拉起,召集起來的舊楚百姓也會有不少!

而現在,他們就隻能躲在這個離大秦千裡之遙的地方,靜靜的等待時機!

可時機冇等來,等到的確是打擊!

還是沉重的打擊!

這個訊息一出,就算是他們拉起了反秦的大旗,又有誰敢響應呢?

這無疑給他們反秦增加了難度!

“聽說那小子隻派了手底下的一人,略施計謀,就將狐狸一般的陳勝和吳廣騙到了鹹陽城那小子的彆苑,被人來了個甕中捉鱉!”

範增在看到報紙之後,便開始四處打聽,最後在一個貨郎口中得知了這個訊息。

所以在回府之後,他的臉色纔會如此難看!

光是將陳勝吳廣處斬也就罷了,最恐怖的是這小子手下竟然臥虎藏龍。

陳勝、吳廣這麼精明的兩個人,怎麼能輕而易舉的就被騙到了鹹陽呢?

並且,那小子是如何知曉兩人意圖造反?

民間傳說他是神仙的徒弟,知曉前後兩千年的事情。

那麼,他是不是也知道他們想要造反?

範增越想越害怕,一張老臉上儘是寒霜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