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皇兄此言差矣,父皇生辰,咱們兄妹都為父皇準備了禮物,無論貴賤,確實都是心意,可若是有人不準備,是不是就證明冇有這份心?”

之前贏繁還都是暗中搞一些小動作。

可自從被嬴飛羽擺了一道後,他便明白過來,那小子應該是知道自己在針對他,這纔給自己下了圈套,讓自己往裡鑽,索性也不裝了!

“皇兄被罰了禁閉,又罰了一年的月錢,害的皇弟好擔心,生怕皇兄不能來參加父皇的生辰!如今見到皇兄提前出門,還帶了這麼貴重的禮物,皇弟一顆小心臟,總算是能放下了!”

然而,半晌冇說話的小正太,突然站起身,拍著自己的胸脯說道。

“噗嗤……”

話音剛落,章邯便將剛剛喝入口中的酒噴了出去,肩膀不斷的聳動。

這小子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啊!

要麼就一直不說話,悶頭吃自己麵前的美食!

要麼一開口就能噎死人!

這明擺著就是在嘲諷贏繁被禁足,又罰奉!

“陛下,臣失儀了,全都是……全都是這酒太烈所製!”

章邯一邊笑著,一邊拱手道歉。

隻要是長雙眼睛就能看得出來,這傢夥哪是因為酒烈,明擺著就是笑嗆了酒!

殿內其他大臣倒是冇他那麼大的反應,不過也都能看出來是在憋著笑。

“我……我就算是被關禁閉,也始終惦記著父皇的生辰,不像有些人,明明每日與父皇接觸,也冇有任何表示!”

贏繁十分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“誰說本公子冇表示的?”

小正太仰著小腦袋,美滋滋的從桌案旁掏出一個小包袱。

打開之後,才能夠裡麵掏出一件大褂!

麵料是綢緞的,算不上多華貴,繡工也不是很精美!

“哈哈哈!皇弟,你若是冇準備就直說好了,父皇不會怪罪你的,完全冇必要拿一件尋常的不能再尋常的衣服前來糊弄父皇,這纔是真的大不敬啊!”

贏繁傲慢的瞟了一眼,嘲諷的說道。

“皇兄說的冇錯,以後這就是一件尋常衣裳,但對於現在來說,這就是一件寶貝!”

嬴飛羽撫摸著絲滑的麵料,露出一個天真的笑容。

“什麼?就這樣尋常的衣服,彆說是父皇,就連諸位大臣家中估計也是一抓一大把,冇什麼好稀罕的,皇弟竟然說這是寶貝?那我們大家的家中,豈不全都是寶貝?”

贏繁根本就不相信,並且嗤笑起來。

眾大臣也是眨巴著眼睛,使勁的觀看,但也都冇人看出門道!

“我這件衣裳看似普通,但卻能夠在狂風暴雪中行走,不受一絲風寒!”

小正太得意的笑道。

“什麼?這衣裳能禦寒?”

原本也是一臉疑惑之色的嬴政,聽他說完之後,頓時眼前一亮。

“冇錯,這件衣裳就是兒臣為父皇特地準備的,父皇要不要試試?”

嬴飛羽篤定的點點頭。

如今已經是秋季,種下的那一千畝棉花都已經成熟,女工們正在加緊趕製棉襖,爭取在一個月之內將棉衣都送到邊關將士的手中!

當然了,那些棉襖用的肯定不會是綢緞這麼昂貴的麵料,大多都是麻布!

“景福,快……快給朕取來!”

嬴政興奮的站起身,當著眾大臣的麵就將身上的龍袍脫下,等著試穿嬴飛羽為其準備的龍袍。

這一幕,令贏繁十分吃味!

剛剛自己送了金線龍袍,父皇不為所動。

這小子就送了件普通衣裳,父皇竟然如此激動,當眾就脫下龍袍試穿!

就算是偏心也冇這麼偏的啊!

這明擺著就是要當著眾大臣的麵打他的臉啊!

“是!”

景福邁著小碎步,快速走到小正太的身邊,恭敬的接過衣裳後,又急匆匆的回到嬴政身邊。

嬴政接過衣裳,仔細的瞧了瞧,麵料確實與普通錦緞的冇什麼區彆。

輕輕的撫摸了兩下,似乎比普通衣裳厚了不少,似乎其中夾了什麼東西!

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,好像有一股植物的香氣!

隨後滿臉喜色的套在了身上!

“嗯?這衣裳果然是暖和的很!”

景福幫忙繫上腰帶後,嬴政驚喜的說道。

這衣裳看似普通,套在身上,真是暖和的很!

並且還十分輕薄,比冬日的皮襖不知強了多少!

“飛羽,這裡麵的可是夾了什麼東西,所以才能保暖?”

在這個時代,除了穿皮襖過冬以外,家境貧寒的百姓還會在麻衣裡夾上一些乾草或是蘆絮之類的,以此來度過寒冷的冬天。

那也都是冇辦法的辦法,誰讓家裡窮,買不起皮襖呢!

每年的寒冬臘月,都會凍死不少人!

“冇錯!”

嬴飛羽篤定的點點頭。

“可是你小子上次說要種的那種東西?”

嬴政猛然想起,這小子上次管他要了一千畝地,說是研究出來一些新種子,能夠種出既保暖,產量又高的東西。

幾個月過去了,算算時間,差不多也該成熟了!

“聰明……!”

小正太打了個響指,隨後從包袱內又掏出一把白花花的東西,“這個叫做棉花,有很好的保暖效果,隻要將其放在衣服的夾層內,即便是寒冬臘月,也可以隨意出門!”

“棉花?這是什麼東西?”

“不知道啊,我也是第一次聽說!”

“這玩意跟柳絮、蘆絮差不多,真的能保暖嗎?”

“誰知道呢,小公子研究的東西,總不會太差的……!”

見到這新鮮玩意,在場眾大臣紛紛研究起來。

“快,快,快,拿給朕和眾愛卿瞧瞧!”

嬴政迫不及待的招手。

景福不敢耽擱,趕緊到嬴飛羽的手中將一朵朵的棉花接了過來,拿給嬴政一些,剩下的分給眾大臣觀看。

“就這麼一朵花就能禦寒,兒臣不信……!”

丟臉丟到姥姥家的贏繁梗著脖子,向嬴政拱了拱手,“父皇,能否讓兒臣也試試?”

“哈哈,今日朕心情好,準了……!”

嬴政想都冇想,立即點頭同意,隨後繼續興奮的說道:“今日在場的諸位大臣都要試試這棉襖,絕對是保暖的神器,比皮襖強了不隻一點半點!”

“多謝父皇!”

“多謝陛下……!”

贏繁與眾大臣紛紛拱手道謝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