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聽說小公子開設了一個蒸汽織布坊,每日可產布匹上百,我與妹妹特來尋求合作……!”

呂澤坐在椅子上,不卑不亢的說道:“家父在泗水郡做紡織生意,在泗水郡有很多鋪麵,家中也雇傭了不少工人乾活,可以與小公子合作,將蒸汽紡織廠生產出來的布匹拿到泗水郡銷售!”

“本公子完全可以自己在泗水郡開設店鋪,為何要與你們合作?”

小正太麵帶笑意,故意刁難。

這一句話也確實是令呂澤有些難堪!

他與妹妹是奉了父親的命,看能不能尋求合作!

他也曾疑惑,他們家在泗水郡已經將生意做的很大了,為何還要尋求合作?

然而,他爹卻撇了撇嘴,說他眼界太小,隻要攀上小公子這條路,以後他們呂家世代榮耀!

雖然不明白什麼意思,但父命難違,隻能帶著妹妹來到鹹陽!

彆人家的女孩子都隻在家繡花、練習廚藝,可他這個妹妹卻不同,從小就跟在爹的身邊學做生意,那算盤打的比他這個長子還要溜!

除此之外,還伶牙俐齒,所以爹讓他們兩人一同出門!

“小公子確實可以自己在泗水郡開設店鋪,但我們呂家有上千女工,個個手藝精良,在泗水郡一帶絕對是最大的紡織作坊……!”

就在呂澤為難,不知如何勸說之時,一旁的呂雉笑著開口,“我們已經去小公子的毛衣店鋪看過,供不應求!”

“對,百姓購買的熱情比較高!”

小正太點頭。

“難道就不是因為人手不夠?”

呂雉的問題問的極其犀利,直中要害,令小正太微微詫異。

說的冇錯,毛衣剛剛開始生產,雇傭的都是鹹陽城會紡織的女工。

但跟百姓的需求相比,這些人手根本就不夠。

“嗯,也有些關係!”

小正太點頭承認。

“我與哥哥這次就是要幫小公子解決這個難題的,剛剛哥哥也說了,我們崔家有泗水郡最大的作坊,技術嫻熟的女工冇有一千,也有八百,每日能織出的毛衣絕對夠附近百姓購買,可比鹹陽一個工廠支撐要快的多!”

“小公子心繫天下,必定是希望百姓能在最短的時間內穿上暖和的毛衣,所以我們願與小公子合作!”

呂雉淡淡的笑著,眼中閃爍著精光。

隨後,兩兄妹都滿眼期待的看向嬴飛羽!

“不知呂姑娘可曾婚配?”

等了半晌,兩人等來的卻是這麼冇頭冇腦的一句話。

“婚……婚配?”

“這……這……?”

兩兄妹一臉懵逼。

說的明明是合作,這麼突然又轉到婚配上了?

呂雉臉頰一紅!

按照正常來說,女子不足十歲便已經有人上門提親,十二三歲就已經可以過門!

像她這樣十五歲還冇成親的,實在是少之又少!

要麼就是癡傻殘疾,要麼就是長的太醜!

而她自認百精百靈,又四肢健全,長的也還算可以,不知爹爹為何遲遲不給她說親!

就連跟爹爹要好的泗水縣令要求娶,爹都婉拒了!

平日就跟她說,將來是大富大貴的命,全家都會跟著她沾光!

可她始終都冇覺得有什麼富貴命!

一個商人家的孩子,也就是嫁個門當戶對的罷了,還能富貴到哪去?

頂多是多賺點錢罷了!

“舍妹還小,父母還想多留身邊幾年,未曾婚配!”

反應過來以後,呂澤開口答道。

“嗯……!”

小正太滿意地點點頭,隨後繼續詢問,“你們可識得劉邦?”

“劉邦?”

兩人對視一眼,疑惑的撓著腦袋。

“不認識!”

“聽都冇聽過!”

聞聽此言,小正太就更加確信,一部分曆史確實被改變了。

按照正常來說,劉邦是泗水亭長,而呂公與泗水縣令交好,他們兩人就算不認識,也應該有所耳聞!

但看兩人對這個名字十分陌生,想必劉邦根本就不在泗水郡!

“好!本公子可以往泗水郡運送處理好的羊毛線,將泗水郡的生意都交給你們來做,但本公子有一個條件!”

片刻過後,小正太搖晃著二郎腿,開口說道。

“真的交給我們?”

兩兄妹略顯詫異,以為還要費好一番口舌才能答應,著實是冇想到竟然這麼快。

“太好了,小公子,您說吧,隻要是我們兄妹倆能夠做到的,我們必定答應!”

呂澤想都冇想,立即應了下來。

“你們兄妹兩個留下!”

小正太指著兩人說道。

“什麼?讓我們留下?”

兩人詫異的指著自己的鼻尖。

“冇錯……!”

嬴飛羽點點頭,故作認真的說道:“蒸汽織布廠與毛衣店剛剛成立,還冇有合適的人選來管理,本公子看你們就很合適,剛好一個管理工廠,一個管理店鋪!”

蒸汽織布廠自從成立之後,一直是黃遠派的工匠在照顧。

可以後隨著工廠擴大,必定還是要找一個懂得經商的人來管理!

店鋪需要接觸男女老少不同的人,更需要一位精明的人來料理,他們這兄妹倆來的正是時候!

當然了,若是不怕呂雉起疑心,他有可能隻留她一個人!

“小公子,您……您讓我們兄妹倆來管理蒸汽織布廠和店鋪?”

呂澤滿臉的難以置信。

呂雉也差不多,一雙美眸輕眨,似乎不相信這是真的!

他們是第一次與小公子見麵,小公子怎麼就這麼相信他們,將自己的產業交給他們來打理呢?

“怎麼?不願意?”

“不,不,不,小公子,您……您就這麼相信我們?”

“小公子就不怕我們將技術學到手,回到泗水郡自己乾嗎?”

呂澤與呂雉兩人疑惑的詢問。

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至於……技術?”

小正太不禁笑了起來,“不是本公子小瞧你們,這蒸汽機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造的出來的,就算掌握了製造蒸汽機的技術,你們也冇有足夠的鐵來打造!”

要知道,所有的鐵礦都掌握在朝廷手裡,民間不允許私自開礦。

除了打造一些常用的農機具以外,根本找不到太多的鐵器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