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……我……?”

被問到崔生這幾日為何冇看報紙之時,崔生眼神閃躲,不敢直視老子,生怕捱揍。

因為這幾日他一直流連在青樓,將他屋裡能賣的東西幾乎全都賣了!

隻不過整日都關著門,老子又纏綿病榻,這纔始終都冇發現!

“好啊,枉你小子身為長子,對家裡的事情一點都不關心……!”

看到兒子那副表情,崔景同就已經明白個七七八八,“現在好了,咱們崔家的全部身家都壓在那些皮毛裡,現在朝廷有了其他禦寒之法,百姓也不可能去花高價買那些皮毛了,咱們就等著開了春,那些皮毛放在倉庫裡生蟲子吧!”

說完,崔景同便感到胸口如同壓了一塊巨石一般,隻能大口的呼吸,才能好一些!

“爹,難道就冇其他法子了嗎?”

被劈頭蓋臉一頓臭罵之後,擔心老子會突然動手,崔生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,苦著張臉,不死心的詢問。

“法子?還能有什麼法子?唯一的辦法就隻能等著項家那邊,若是他們能成事,咱們家還有救,若是不能成事,咱們崔家的子孫,下半輩子就守著那些皮毛過日子吧!”

知道自己的身體不好,崔景同儘量平複自己的心情。

“項家……項家……?”

提起項家,崔生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,趕緊往自己的懷裡摸,“爹,信!項家來信了!”

這是前兩日送到府上的,他剛好要出門碰上了,便揣進懷裡。

這兩日始終冇想起來!

若不是今日老子提到項家,他可能還得在身上揣個十天半月的!

“項家來信了?快拿給我瞧瞧!”

崔景同眼前一亮,希望自己能看到什麼好訊息。

可剛打開信件,便令他頓時傻眼。

“爹,信上說了什麼?”

見老子這副反應,崔生的心裡也是咯噔一聲,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。

“噗……”

然而,下一秒,老子就一口血噴到了信上。

鮮血浸透了紙張,開出一朵鮮紅的小花!

“爹……爹……您這是怎麼了啊爹!”

崔生趕緊上前檢視情況。

“老爺,您怎麼樣了?您堅持住啊,我去叫郎中來!”

事發突然,管家也有些慌了神,反應過來之後,趕緊跑了出去。

“逆子啊……逆子!”

崔景同連續咳嗽了兩聲後,總算是緩過一口氣,指著兒子就開罵,“還特孃的指望項家?項家失去了五國貴族的支援,已經前往鹹陽,打算刺殺小公子,以博取一絲機會!”

“那……那等他們得手了,應該還是有機會反秦的,爹,等到天下大亂,咱們積壓的皮毛還有機會出手!”

與老子的反應不同,聽完這番話,崔生彷彿看到了希望一般。

“哼哼!還特孃的有個屁機會,失去了五國貴族的支援,項家就是孤軍奮戰,想要在鹹陽城刺殺小公子,簡直就是癡人說夢!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項家這是打算拚死一戰了!”

“信中說了,未免被髮現,他們項氏要住在咱們府邸,希望咱們配合!”

“一旦被城內的飛鷹隊或是黑冰台發現了端倪,咱們整個崔家可就要遭殃了!”

說著說著崔景同竟然失望的流下了眼淚。

再怎麼說,他們崔家也是百年世家。

冇想到到了他這一代,不僅家道中落,搞不好還要全家流放,活不活的下去都不知道!

“爹,那……那咱們不讓他們來不就行了嗎?裝作一切事情都跟咱們無關?”

說到有可能會被連累,崔生也慌了,扶著老子的手都開始抖了起來。

“哼!不讓他們來?這信是前幾天發出來的,估計此時他們已經上路了,現在寫信不讓他們來還有什麼用?況且信上已經說了,如果不能在崔家落腳,被官兵發現以後,他們保不齊就會將咱們囤積皮毛的事情交代出去!”

“到時候就算官府不抓咱們,鹹陽城的百姓都得將咱們爺兒幾個生吞活剝了,一樣不好過!”

崔景同拍著大腿,悲憤的說道。

“爹,那……那咱們跑吧,現在就跑!”

崔生眼珠滴溜溜的轉,似乎已經被嚇傻了。

無論怎麼樣他們崔家都不可能再回到從前那般榮耀了,保不齊還得被殺頭流放,他能不慌纔怪!

“跑?我崔景同一輩子都呆在這崔家,你讓我往哪跑?況且我這幅身板,還能跑到哪去?”

崔景同冷笑了兩聲。

“是啊!爹,你……你這身子也不好,咱們崔家不能冇有後啊!”

說著說著,崔生逐漸鬆開了扶著崔景同的手,站起身,逐漸退後。

“你小子要乾什麼?”

“你小子給我回來!”

明白兒子的意思後,崔景同強撐著身體,試圖要站起身,朝兒子咆哮道。

“爹,您……您保重吧,兒子……兒子以後會想辦法將咱們崔家發揚光大的!”

然而,他越是嗬斥,兒子的腳步就邁的越快。

之前出現什麼問題,老子都有辦法解決。

可這次連老子都解決不了,家裡的東西也都被他賣的個七七八八,他不走還等什麼?

難不成等那些反賊住進他們府邸,刺殺失敗後被連累?

他現在跑了,若是刺殺成功,再回來也不遲。

到時候就說自己是出去轉轉,反正他不回府也是家常便飯!

“你小子給我站住,站住……!”

崔景同不知從哪來的力氣,扶著床邊站了起來。

指著兒子的背影厲喝!

然而,崔生已經快步的跑了出去,他就算想追都追不上了!

“嘭……”

崔景同急火攻心,一口鮮血噴到地上,直接向後仰去,倒在地上,發出一聲悶響。

“老爺……老爺……您這是怎麼了啊,老爺!”

就在此時,管家剛好帶著郎中跑了回來,衝上前去,不斷的搖晃著崔景同的身子。

可無論他怎麼呼喊,崔景同還是冇有一丁點的反應。

“唉……!節哀吧!”

郎中檢查了一番,無奈的搖搖頭,背起藥箱,深深的歎了口氣後,轉身離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