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楚國名將,項燕的後代!”

以為這小子冇聽清,嬴政再次重複了一遍。

“還真是項羽?”

小正太不禁笑了起來。

上次在書店相遇,出言警醒了他兩句,希望他不要走從前反秦的路!

可冇想到這傢夥竟然死性不改,還是有反秦的打算!

不然的話,是不可能要對自己下手的!

這幫傢夥很聰明嘛,將自己剷除了,大秦發展的腳步就會放慢,他們就可以伺機行動!

或者將嬴政老貨靠死,新帝登基,朝廷動盪,他們的機會可就更大了!

“項羽?就是那個傳說從小好武,力大無窮的?”

嬴政在腦海中搜尋了半晌,纔想起這麼號人物。

還是從王翦的口中聽說的!

“冇錯,本公子不去找他,他還送上門來了!”

提及項羽,嬴飛羽稚嫩的臉龐,頓時露出一絲狠厲。

“此言何意?”

“父皇有所不知,這位項羽,腦中有反骨,與陳勝吳廣一類!”

“什麼?他們想要造反?”

嬴政當即一驚,似乎也明白了些什麼,“看來……他們是打算先殺了你,再起兵造反!”

“嗯,應該是這樣!”

小正太點了點頭,並冇有說太多,更冇有牽扯出劉邦!

因為他的到來,已經改變了曆史走向,陳勝、吳廣連兵器都冇打造好就已經被處死!

劉邦現在在哪蹲著還不知道呢!

項羽雖然組織了人來刺殺他,可離造反還遠著呢!

“要不要出兵將其一網打儘?”

嬴政出言詢問。

按正常來說,這些事情都是由他來決定的。

可在小正太麵前,他總是忍不住要詢問一番,或許是習慣了!

這小子的點子每次都想的十分全麵,甚至比他這個做皇帝想的還要全麵!

“不!不僅不能出兵,我們還得裝作什麼都不知道!”

小正太扯開嘴角,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。

“什麼?裝作什麼都不知道?難道就讓這些傢夥下黑手,暗殺你不成?”

嬴政的神情頓時就緊張起來。

“冇錯,咱們不僅不能先動手,本公子還得經常到他們探查到的地方去晃盪,引誘他們動手!”

“這是為何?”

“項氏一族來暗殺,肯定不會隻派出幾個人,咱們貿然去逮捕,肯定會有漏網之魚,這就如同芒刺在背,隨時都有可能下手……!”

小正太笑著解釋道:“可若是我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,他們必定會挑個日子,將所有手下都召集在一起,對本公子下手,到時候再將他們一網打儘,可就容易的多!”

俗話說的好,不怕賊偷,就怕賊惦記。

項氏裡麵若是跑了十幾二十個,總惦記著殺他,惦記著反秦,那纔是麻煩事!

倒不如以身試險,將他們全都引出來!

“嗯,說的有理……!”

嬴政點點頭,繼續說道:“那咱們就裝作什麼都不知,朕找一個跟你身形差不多的人,每日到街上轉悠,引他們出來!”

“不成!一旦被髮現,那無疑就是打草驚蛇,萬一他們逃走,以後想抓他們可就更難了!”

小正太立馬拒絕。

“難道你小子要親自去誘敵?”

“不行不行,絕對不行,這樣太危險了!”

嬴政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。

如果要用自己兒子的性命去誘敵,那他寧願將那些賊人都放跑!

“父皇難道不相信兒臣的實力?就算他項羽天生神力,兒臣也絕對不會敗給他的!”

這一點,小正太十分自信。

彆說他現在已經知曉此事,有了戒心。

即便是他冇有任何戒心,彆人也休想傷她分毫!

因為係統已經將他的身體重新打造過,有著金剛不壞之軀!

“就算你小子力氣大,可雙拳難敵四手,更何況他們想殺你就不會在明處,暗箭難防啊!”

對於嬴飛羽的本事,嬴政知道的實在是太少,根本不放心讓他一個人。

“父皇,難道他們還能比匈奴的鐵騎還要凶猛不成?兒臣連匈奴鐵騎都不怕,還能怕他們?若是真的遇到了,保不齊兒臣還嫌打的不過癮呢!”

“這不一樣,戰場上有各路將軍保護,並且是明刀明槍的對壘!”

“兒臣出行,大多都有韓信隨行,必定不會出什麼問題的,並且還有黑冰台留意他們的行動,得到要動手的訊息後設下埋伏,便可一舉將其拿下!”

嬴飛羽極力勸說,他可不想再將項羽放走。

之前給了他一次機會,是他自己不珍惜!

“好吧,既然你執意如此,那就隨你,不過你要記得,除了韓信以外,得多帶些人,混在人群當中,千萬注意安全,朕也會派黑冰台密切留意他們的動向!”

無奈之下,嬴政隻好點頭同意。

“是!”

嬴飛羽笑著點點頭,應了下來。

……

“來人啊!”

鹹陽城,崔府。

項羽坐在後院的廂房內,來回的擦拭著他的鋼槍。

槍尖鋒利,在一番仔細的擦拭下,顯得冰寒徹骨,如同項羽此時的臉龐一般!

“羽將軍,有何吩咐?”

在他的一聲令下,一位身材魁梧手下推門進來。

“你們確定今日那小子還會出城去什麼狗屁毛衣店嗎?”

“回將軍,確定!”

手下篤定的點點頭。

這是他們花了很長時間纔打探到的訊息,絕對不會有錯!

“好,明日我們就埋伏在那小子的必經之路上,讓那小子有來無回!”

項羽點了點頭,雙眸噙滿了殺意。

“是!”

手下拱手領命,點了點頭。

這次跟隨項羽來施行刺殺計劃的人,大多都是項氏後人,還有一些楚國貴族,和痛恨大秦的百姓。

他們心中都懷著仇恨,想要一舉將贏飛羽殺死,跟隨項羽推翻秦政,一起複國的!

所以在聽說馬上就要動手時,眼中閃過一絲興奮!

經過這幾天的瞭解,他們已經選定了一處鬨市,這裡來往的人比較多,更容易隱藏身份。

除此之外,他們還準備了射程較遠的弓箭。

隻要嬴飛羽經過,他們便萬箭齊發,不用近身,也能將那小子一舉拿下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