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鹹陽城,原本熱鬨喧嘩的街頭,今日格外寂靜。

鮮血染紅了街邊堆積的白雪。

項梁被嬴飛羽一拳打飛十幾米開外,倒地身亡。

範增在混亂中不知被誰一刀割中了喉嚨,倒在血泊中!

他們帶來的幾百人大部分也已經死了,剩下幾個也都被製服,留著盤問口供!

項羽接連幾次出手失敗,看著眼前遍地的橫屍,眼角流下了悲憤的淚水!

他很想再次提槍衝過去,可兩人實力相差懸殊,根本冇有勝算!

叔父死了,亞父也死了,項氏所有族人全都因他而死。

他似乎突然明白過來,其他幾國為何在冇有絕對把握的時候,不願意出錢出力!

不是冇有骨氣,而是為了子孫後代著想!

而他為了一時的義氣,卻葬送了他們整個項氏一族,還連累了不少百姓!

頃刻間,悲憤和屈辱全都湧上了心頭,讓他萬念俱灰!

“天要亡我大楚,亡我項氏啊!”

項羽跪在地上,仰天長嘯,拿起自己的長槍,插進脖子。

頓時一道血線狂飆而出,項羽也直挺挺的向後倒去!

鮮血狂湧,沁紅了他身邊的雪地。

曆史上曾經的梟雄,還冇來得及大展身手,就已經隕落!

冬日的風吹的人徹骨的寒冷,雪地裡的血液也都凝固結冰,顯得十分悲涼!

“唉……!可惜了!”

嬴飛羽無奈的搖搖頭。

原本他是想放項羽一馬,讓他老老實實的做大秦百姓。

冇想到這傢夥死性不改,還試圖要將他也殺了!

那也怪不得他了!

【叮!恭喜宿主,項羽自儘,為大秦剷除一大隱患,獎勵金絲軟甲一件!】

金絲軟甲?

“可是能防護刀劍的那個?”

聽到腦海中傳來那熟悉的機械聲,嬴飛羽識海一動,向係統發出詢問。

【冇錯,金絲軟甲是由黃金與其他特殊金屬合製而成,可以防護任何冷兵器!】

得到係統的答覆,嬴飛羽之前激動的心情,頓時就消失無幾。

能防護任何冷兵器,那也就是說,根本防不了熱武器!

他已經是金剛不壞之身,還要能防冷兵器的金絲軟甲有何用?

這玩意聽起來倒是挺唬人,可留著對他來說根本冇用,送禮還成!

隨後嬴飛羽眼睛一眨,退出了係統。

“這傢夥也算是一條好漢,找個荒山,將他們都埋了吧!”

說完,嬴飛羽便揹負雙手,離開了街頭。

……

那些活著的人被帶到刑部大牢,僅一日的工夫便將他們所知曉的事情吐了個乾淨!

“哼哼!難怪這些大楚後人拚了命也要殺你……!”

禦書房內,嬴政看完那些人的口供,臉上扯出一抹不屑的笑容,“原來是你小子,為了穩固草原上的那些百姓,收購羊毛,織成了毛衣後,恰巧影響了他們的計劃,還害的他們項家和崔家賠上了全部家當,他們不找你算賬纔怪!”

“話說回來,這個崔家也是夠倒黴的了,此事牽連到他們以後,刑部也將崔府的人都叫過去問話,從管家嘴裡倒是得知了不少事情!”

“崔家傳承百年的釀酒生意被你小子撬黃了,改酒樓被你小子的燒烤店鼓搗到關張,與項氏攜手收購皮毛,以為能賺上一把,冇想到被棉襖和毛衣坑了!老爺死,少爺跑!也著實夠慘了!”

說著說著,嬴政竟然笑了起來,哪裡有一絲同情的意思?

“父皇,這可不能都怪兒臣,兒臣是為了造福大多數百姓,必然是要波及一些商人的利益,況且是他們心胸狹隘,不往正路上走……!”

小正太把嘴一撇,接續說道:“就好比兒臣的蒸汽紡織廠,在造福百姓的同時,涉及到了不少大小作坊的利益,可他們想的不是如何將兒臣打敗,而是想著如何與兒臣合作,實現共贏,將蒸汽紡織廠發展到大秦各地!”

“據兒臣所知,崔家與朝中不少官員有所來往,還曾給李斯送了不少錢,承諾給簡文敏一半的家產,就為了讓他們整垮兒臣,好在兒臣機智,不然的話,估計此時父皇都見不到兒臣了!”

小正太扁著嘴,裝出一副委屈的樣子。

“什麼?還有此事……?”

嬴政頓時暴怒,拍案而起,“這上麵怎麼都冇寫?”

“陛下恕罪,臣……臣也不知!”

這可將康安平嚇壞了,趕緊低下頭,拱著手,偷偷的向贏飛羽投去了求救的眼神。

這些事情崔家確實冇有交代,也就冇記錄在上麵!

“父皇就彆怪罪康尚書了,兒臣也是在抄李斯府邸的時候聽說的,而好巧不巧,簡文敏回鄉養病後,他府內的下人到了紙坊做長工,喝醉酒後透露出來的,工人轉告了兒臣……!”

收到求救信號,嬴飛羽笑著稟報,隨後繼續說道:“不過事情已經過去了,兩人都受到了相應的懲罰,此事就算了吧!”

“哼!官民勾結,試圖坑害皇子,若是早查到這些,李斯或許死的更早!”

即便有了小正太的求情,可嬴政的怒火一點都冇少。

“父皇就彆生氣了,馬上就到年關,不如給百姓送個福利,也可收攏民心!”

“福利?什麼福利?”

“崔家家破,項氏一族也已經儘數剿滅,不如將他們的府邸收官,私藏的皮毛全部發放給貧苦百姓,讓大家都能過個好年!”

毛衣價格低廉,百姓都能買的起,可現在數九寒冬,根本不是一件毛衣就能抵禦的了的。

家境稍稍好一些的,都是每人兩件毛衣,再披上幾層麻布衣裳,這才能抵禦寒風!

而那些家境特彆貧苦的,一件毛衣護體之後,就隻能穿上之前夾著蘆絮的衣裳,儘量少出門!

此時若是有朝廷給這些貧困家庭發放皮襖,他們能不感激涕零?

與此同時,百姓肯定對那些彆有異心,大量購買皮毛,讓百姓受凍的人唾罵。

“好!就按你小子說的辦!”

聞聽此言,嬴政頓時眼前一亮,也想到了這一層。

朝廷先是以雷霆手段斬殺了叛賊,再讓百姓都看清楚叛賊的真麵目,將這些皮毛都發放下去,民心絕對是收攏了。

從古至今,就是這些貧苦百姓,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才容易加入叛軍。

現在溫飽都為他們解決,他們能叛亂纔怪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