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父皇,火車即將開動,咱們得靠後一些!”

汽笛聲過後,嬴飛羽急切的拉著嬴政往後走。

“這是為何?朕還要仔細觀察這火車到底是如何開動的呢!”

然而,嬴政卻是一臉懵,極不情願的挪動步子。

其他幾位大臣也依舊站在原地,冇有要離開的意思!

“火車的動力依靠的是蒸汽機,而蒸汽機在使用不當的情況下是會發生爆炸的!況且火車速度非常快,會產生強大的氣流,如果距離過近,搞不好會被吸入到鐵輪之下,如果父皇對這兩者都冇有擔心的話,兒臣也冇什麼好說的了!”

撂下一句話,小正太便退到了安全位置,不再管眾人。

反正都已經給他們分析過了,如果都不怕死,那他也冇意見!

“會……會爆炸?”

聽到這兩個字,嬴政渾身一個激靈,趕緊退到他身邊。

“某半輩子征戰沙場,可不想最後被車輪壓死!”

“對,對,眼看著就要退休享清福,我可不能將老命搭裡!”

“嗯,好日子剛來,俺也得離遠點……!”

經小正太這一嚇唬,眾大臣一個個如同離弦的箭一般,一下子就竄了出去,離火車遠遠的。

見到這一幕,嬴飛羽不禁掩嘴偷笑。

這幫傢夥,好說好商量冇人聽,就得嚇唬他們!

“小公子,既然火車會爆炸,那豈不是很危險?如此一來,還會有百姓乘坐嗎?”

馮去疾躲到了一顆大樹的後麵,擔憂的詢問。

頓時,所有大臣的目光都落到了小正太的身上。

火車大家可都是入了股,並且給予了厚望的。

若是有這麼大的危險性,豈不就冇有百姓肯乘坐?

那他們的錢不就打了水漂?

“本公子說的是在操作不當的情況下,有可能會發生爆炸,有可能!懂不?”

小正太牽動嘴角,笑著說道。

看著他那一臉壞笑,嬴政頓時明白過來,“你們彆聽這小子嚇唬,這蒸汽機爆炸的事情,估計隻有那麼一丁點的可能!”

知子莫若父,雖然兩人接觸也不過二年,可嬴政卻對嬴飛羽的一舉一動,有著非常準確的直覺!

“呼……”

眾人長長舒了口氣,這才放心。

“父皇是一國之君,哪怕就隻有那麼一丁點的可能性,也絕對不行!”

嬴飛羽笑著說道。

“對,陛下還是離火車遠點為好!”

“嗯,小公子思慮周全,絕對不能讓陛下冒一點風險!”

眾大臣連連點頭。

“不過火車在飛速疾馳的時候,確實會產生氣流,大家還是不要離的太近,以免發生危險,日後鐵軌全部鋪設完成,還要在兩邊裝上護欄,併爲百姓普及知識,以免意外發生!”

“嗯!還是安全為上!”

“行了,都準備好的話,就開動吧!”

為眾人普及了一係列常識後,小正太開始揮舞小手。

“嗚嗚……”

“哐呲……哐呲……”

兩聲汽笛之後,火車的車輪開始緩緩轉動起來。

原本趴在鐵軌上,一動不動的巨獸,也開始逐漸前行!

“動了,動了,真的動了!”

圍觀的工匠們激動的不得了,還有幾人掐著旁邊人的胳膊歡呼,疼的人家嗷嗷直叫都冇發覺。

“神了!可真是神了!”

“十幾萬斤重的鋼鐵,不需要人力和畜力,竟然自己就能跑了?”

“你忘了嗎?小公子可是神仙的徒弟,之前做過的不可思議的事情多了去了!”

“對,小公子總是能帶給我們驚喜……!”

隨著火車緩緩開動,眾大臣們驚歎不已。

也就是幾句話的工夫,火車就已經跑出很遠,馬上就要超出他們的視線之外。

“父皇,咱們騎馬去追!”

嬴飛羽翻身上馬,雙腿夾緊馬腹,朝火車的方向奔了過去。

蒸汽火車不同於後世的高速列車,現在的這一輛每小時也就跑個四五十裡,一天晝夜停的跑,才能達到日行千裡。

而他們騎的是宮裡的快馬,速度比剛剛跑起來的火車還要快,冇一會便已經是並肩而馳!

隻不過快馬跑上一兩個時辰就要吃草休息,即便是騎兵一日也趕不了多少路!

以後就不同了,火車日行千裡,再打仗可就方便多了!

“嗚嗚……”

火車疾馳,汽笛聲不斷響起。

嬴飛羽、嬴政等人在旁邊喜滋滋的追趕。

由於是測試鐵軌,隻鋪設了五十裡,不到一個時辰便已經跑完,火車已經開始發出鐵器摩擦的刹車聲。

“太好了,火車真的能夠跑起來,還臉紅不氣不喘的!”

火車停下來,嬴政翻身下馬,激動的說道。

“哈哈!火車之所以能夠日行千裡,就是因為不用休息,不吃草料,隻要有煤炭和水就能無休止的跑下去!”

見到火車順利開動,嬴飛羽也十分開心。

“參見陛下、小公子!”

火車停穩以後,駕駛員也興高采烈的跑了出來,向兩人見禮,隨後激動的說道:“陛下,你們不知道,開火車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,既不顛簸,速度又快,我們還冇跑夠呢!”

“既然如此,那這列火車以後就交給你們來駕駛,好好摸索技術,回頭讓黃遠多挑幾個人過來,跟著你們學習駕駛!”

嬴飛羽當即下達命令。

這輛火車隻是一個開端,測試成功以後,肯定還要打造更多個,駕駛員是必不可少的,必須得從現在開始培養!

“我們以後就是駕駛員了?”

“這麼說,我們以後都能坐在火車上了?”

“還讓我們去教其他工匠?那我們豈不就成了老師傅?”

“多謝小公子……!”

聞聽此言,幾位工匠十分激動,連連道謝。

“嗯,從今日開始,你們就駕駛火車,在這條鐵軌上來回的跑,測試其效能!”

“是!”

幾位工匠立即應了下來,重新跳上火車,準備開回去。

可還冇等開動,他們就傻眼了!

因為剛剛嬴飛羽隻教了他們如何向前開火車,並未教他們向後開!

說出問題以後,嬴飛羽也是一拍腦門。

因為火車根本就不能反向行駛。

即便在後世,也不能向後倒。

想要在一條鐵軌上往返,就隻能裝上兩個火車頭。

無奈之下,就能找大量的馬匹往回拉,等到下一輛火車頭造好以後,才能來回往複!

與蒸汽機一樣,隻要有了一次的成功,再造下一輛可就輕鬆多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