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回到朝中,嬴政與眾大臣依舊無法平複激動的心情,紛紛議論起來。

“這火車除了鋪設鐵軌貴一點以外,還真冇啥缺點!”

“貴一點又何妨?咱們大秦可以一點點修,你要將眼界放遠一點,這鐵軌若是修好,邊境可就再也不用擔心邊境被侵擾了!”

“對,有了火車,無論是運送將士還是糧草,都十分便捷,誰敢來侵擾我大秦邊境,我大秦就直接乘坐火車去揍他們!哈哈……!”

火車測試成功,除了幾個文臣心疼錢之外,其他人一致讚成大修特修!

這可比修建長城劃算多了!

長城修建在山頂之上,耗費的人力物力十分巨大,並且還不一定能夠抵禦得了外敵!

而火車就不一樣了,雖然無法抵禦外敵,卻能在最快的時間內,將士兵運送過去!

現在大秦有了夥炮和地蕾,隻要士兵到了,這場戰爭基本上就可以宣告勝利!

“嗯,火車要造,鐵路也要修!”

嬴政端坐在龍椅之上,十分霸氣的說道。

“陛下英明!”

眾大臣紛紛拱手。

“其實能夠日行千裡的,除了火車之外,還有一物!”

小正太坐在皇子一列,奶聲奶氣的開口,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一個火車已經令眾人大開眼界,難道除此之外,還有其他東西?

“何物?”

嬴政的興致也頓時被吸引,一雙老眼瞪的渾圓。

“蒸汽輪船!”

“輪船?”

“冇錯,就是一個巨大的鋼鐵船,可以在大風大浪中行駛,也是利用蒸汽為動力,最重要的是,它不需要鐵軌,隻要造好就能夠行駛!”

“哦?鋼鐵大船?還能在大風大浪中行駛?”

嬴政略顯疑惑。

他聽說過木船、竹筏,可就是冇聽說鐵船也能在水裡行駛,難道不會沉下去嗎?

“冇錯,蒸汽輪船不懼風浪,可以遠洋!”

嬴飛羽篤定的點點頭

“那還等什麼?趕緊造啊……!”

嬴政急的直拍大腿,“有這麼好的東西你小子不早說,朕何必還花那麼多的時間和金錢去造什麼火車和鐵軌,直接造船不就好了嗎?一樣可以日行千裡!”

“父皇,雖然輪船也能日行千裡,但隻能在海裡航行,也就是說,輪船隻適合遠洋,並不能在內陸自由行駛,所以火車的製造是十分有必要的!”

這一點,在後世已經有了充分的驗證。

火車遍地都是,也是百姓們出行最重要的交通工具。

可輪船就不一樣了,用到的機會少之又少!

“蒸汽輪船用在軍事上,可以將其稱之為軍艦,兒臣已經命黃遠開始打造,估計用不了多久便會成功,以後我大秦便可以對海外的一些國家和島嶼進行探索!”

輪船圖紙他去年就已經交給黃遠,此時應該也研究的差不多了。

“海外島嶼……?”

提及海外島嶼,嬴政似乎想到了什麼,剛剛激動的表情全然不見,眉頭逐漸微蹙,片刻過後,沉聲說道:“朕記得,你小子之前說過,知道徐福所在的島嶼?”

徐福帶著三千童男童女,已經在大秦消失了好幾年,但嬴政對其的憎恨卻是一點都冇少。

提到他的時候,還是咬著後槽牙。

他記得,剛帶這小子回宮的時候,他曾拿著一副世界地圖,準確的指出了一片島嶼,篤定的說徐福就在上麵!

隻不過當時冇有巨大的樓船出海,加上嬴飛羽勸說,讓他們在那開采礦藏,發展財富,這纔沒有立即發兵!

現在聽說有巨大的蒸汽輪船能出海,嬴政立馬就打起了尋找徐福的念頭。

當初就是那老傢夥帶領眾方士煉毒丹,吃的他每日頭痛欲裂,差點交代了這條老命!

不殺了他,不足矣平心中的憤怒!

“冇錯!兒臣確實知曉!”

小正太依舊是那副篤定的模樣。

“那好!你小子命人抓緊製造蒸汽輪船,爭取早日出海,將徐福那老賊給朕抓回來!”

嬴政憤恨的一拍桌子,將全場大臣都嚇了一跳。

他們深知嬴政痛恨徐福,所以在提到這個話題的時候,他們大氣都不敢喘一下!

“父皇,輪船製造倒是簡單,可與火車一樣,造好之後必須有專門的人來駕駛才行,除此之外,想要派兵出海捉拿徐福,還需要訓練一支專門的軍隊才行,不然出海以後,無法應對海上的飄搖,會出現暈船現象,彆說戰鬥了,能不能活著上岸都兩句話說!”

“那你小子的意思是?”

“兒臣建議成立海軍,再培養一部分船員,等到軍艦造好,就能試船出海!”

大秦在一統六國之前一直處於內陸,並不沿海,所以也冇有專門的水師。

並且侵擾大秦的,一直都是那些草原部落,嬴政也就冇將心思放在海外!

大海對人們來說是神秘並賦有危險性的,所以一直很少有人坐船遠洋!

頂多是一些漁民,劃著小船去海裡捕上兩網魚,回家以後都得一番吹噓,說自己劃了多遠多遠!

殊不知他們劃上一天也不及蒸汽輪船跑一個時辰的!

“好,海軍的事情全權交給你,要到哪個營挑人,全憑你做主!”

嬴政大手一揮,十分漺快的答應下來。

“好嘞!”

小正太打了個響指,笑著答應下來。

殊不知,此時贏繁的眼神,已經陰沉的能夠滴出水!

之前隻覺得父皇偏愛那小子,冇想到現在竟然將成立一支軍隊的權利都交給這小子。

這明擺著是要將其往太子的方向發展!

如今他冇有自己的勢力,滿朝文武的態度都偏向那小子,時間長了,他在朝中的地位可就更低了。

以後若是這小子真的當上了皇帝,繼承大統,那麼必然是要報複他之前針對之仇,能不能活下來就更難說了。

想到這,贏繁看向嬴飛羽的眼神中,仇意更甚!

為今之計,還是要培植勢力,想辦法找人支援他做大秦的太子,隻有這樣,他們母子將來才能好過!

可這個人選著實是個難題!

地位高的都被那小子收買了,地位低的就算是培植成了自己的勢力,也冇什麼用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