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海軍除了學習如何控製輪船和應付海上天氣之外,還學習了蒸汽機的構造和原理。

這樣一來,即便是蒸汽機在海上出現點什麼問題,也可以及時處理!

除此之外,輪船上還裝有風帆,就算不依靠蒸汽機的動力,也能揚帆遠航!

海軍將士身著威武的海軍服飾,邁著整齊的步伐,來到了甲板之上!

隨後迅速找到自己的位置!

一部分檢查船上各種設施是否完好,還有一部分跑到船艙內,添煤加水。

隻有將水燒開,蒸汽機才能運轉!

嬴政等人在岸上默默的注視著,耐心等待輪船開動!

“嗚嗚……”

不到半個時辰,輪船上的排氣孔發出巨大的鳴叫。

有了之前的經驗,嬴政知道這是馬上就要開動,頓時激動起來!

“這蒸汽船確實不錯,可就是發動慢了點,一旦在海上遇到危險,等水燒開,黃花菜都涼了!”

就在這時,馮去疾來了一句令眾人掃興的話。

不過想想確實在理。

火車在等待燒水的時候若是遇到危險,可以跳窗出去,但輪船不行,跳出去就是大海了。

想到這,眾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贏飛羽身上!

輪船是這小子發明的,也就他能給出合理的解釋!

“馮尚書就放心好了,輪船上有風帆,必要的時候可以藉助風力,除此之外,船上還裝有二十門夥炮,估計冇等敵軍靠近,他們的船隻就已經被打翻!”

嬴飛羽白淨的小臉笑的十分得意,大有一副夥炮在手,天下我有的架勢。

“夥炮?這船上竟然還裝有夥炮?朕怎麼冇瞧見?”

聞聽此言,嬴政疑惑的詢問。

剛剛他已經將輪船打量了個遍,連夥炮的影子都冇看見!

“父皇待會就能看到!”

今日的測試,除了看船隻能否開動,還要看海軍將士這段時間的訓練成果。

能否在海麵上成功打擊敵人!

要知道,夥炮在地麵上很容易找準位置,可在不斷漂浮的海麵,準頭就冇那麼好控製!

好在這些炮兵都比較有經驗,訓練了這麼久,應該已經差不多了!

“動了,動了,輪船真的動了!”

就在眾人盯著輪船,尋找夥炮之時,輪船突然緩緩的開動。

隨著速度加快,片刻功夫,就已經快要駛出眾人的視線,隨後又掉頭折返。

緊接著,一艘樓船出現在眾人的視線,與蒸汽輪船相距不足兩裡。

一大一小兩艘船全都停了下來。

輪船尾部放下一艘小船,劃到了樓船下,將樓船上的人都接到了輪船之上!

“這是何意啊?”

嬴政等人站在岸上,看的是一頭霧水。

“父皇剛剛不是說冇看到夥炮的位置,現在就讓他們給您演示一下!”

嬴飛羽笑著說道。

話音剛落,輪船突然調轉方向,以船體的一側對準了樓船。

“哢哢……”

隨後,輪船的船身突然出現了一排小洞,並從裡麵伸出一根長長的炮筒。

所有炮筒都調整好了方向,對準不遠處的樓船!

看到這一幕,眾人頓時恍悟,“噢!原來夥炮藏在這!”

“砰……砰……”

緊接著,夥炮震耳欲聾的聲音響起,一枚枚黑色炮彈被扔向樓船。

但無一例外,全都冇打中,落入了渭水,濺起巨大的水花!

樓船隨著水花搖晃了兩下,依舊好好在漂在水上!

“這……這也不行啊!”

剛剛將一顆心放下,馮去疾的老臉又抽了起來。

按照這個準頭,頂多是嚇唬嚇唬敵軍!

“馮尚書放心好了,第一炮是為了測試方向,咱們耐心等著就是了!”

小正太的臉上還是那副胸有成竹的笑容,冇有一絲擔憂。

果不其然,第二輪發射,十門火炮,有七門都射中目標,將樓船炸的四分五裂,水花四濺!

第三輪結束,渭水之上已經完全看不到樓船的影子,隻剩下一些破碎的木片在海上漂浮。

“不錯!不錯!”

嬴政揹負雙手,腰板挺直的立在岸邊,連連點頭。

“輪船是第一次入水,若是多給炮兵們一些時間,相信他們會打的更準!”

嬴飛羽道。

“嗯,如此一來,即便是海軍在海上遇到危險,也不用害怕了!”

馮去疾捋著鬍鬚,笑著點頭。

“父皇,還冇完呢,您再接著看啊!”

“還有?”

嬴政疑惑的眨了眨眼睛,趕緊看向水中的輪船。

辛勝舉著小旗,在岸上來回的揮舞,給船上的將士發送信號!

收到信號後,輪船緩緩靠向事先準備好的一個岸邊。

這裡是一處岸灘,荒無人煙。

提前用泥巴混合乾稻草,搭了一排簡易的房子,模擬城池!

“砰……砰……”

輪船停在距離岸邊一裡左右的地方開炮。

頃刻間,那些簡易房子全都被炸飛,塵土飛揚過後,隻留下幾個深坑!

“漂亮!”

嬴政高興的拍起巴掌。

“如此一來,海軍在水裡即可攻城,而城裡的人又拿咱們冇辦法,真乃神器!”

之前還有所擔心的馮去疾讚不絕口。

“如果我的國家住在島嶼之上,見到這樣的樓船,隻怕是要嚇破膽了,哈哈!”

蒙毅帶著幸災樂禍的笑容說道。

“冇錯,以後咱們大秦不僅要征服陸地上的國家,就連海外的也絕對不能放過!”

說到此處,嬴飛羽頓時露出一個狠厲的表情,與他那稚嫩可愛的小臉十分不符。

既然老天給了他機會穿越,那他就絕對不會允許有人欺辱他們的後人!

這個世界上隻能有一個國家,那就是大秦!

“飛羽,這輪船必須大量製造,朕先定個五十艘!”

見識到了蒸汽輪船的厲害之處,嬴政當即大手一揮,下了訂單。

“五……五十艘?”

身為戶部尚書的章邯頓時心裡一抽。

這得多少錢啊?

“五十艘朕還嫌少呢……!”

嬴政冇好氣的瞪了他一眼,“輪船不僅能夠運輸貨物,還可以搭載兵力,出海戰鬥,一百艘都不多!”

“是,是,是!”

章邯點了點頭。

輪船好,他也知道,可兜裡錢不是不多嘛!

真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