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嬴飛羽深沉又稚嫩的嗓音一響,著實嚇了淳於越一跳。

自從這小子來到大秦,一直都是一副嘻嘻哈哈的表情,就算是政治李斯、簡文敏等人,都是滿麵笑容。

即便是要出征,還不忘坑人占便宜!

他還從冇見過這孩子如此嚴肅!

立即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,趕緊閉上了嘴,不敢再抱怨!

“是這樣,淳尚書可還記得早飯吃的什麼……?”

張良趕緊上前,將發現的疑點指出。

“不好!門鎖有可能被動過!”

淳於越心一沉,趕緊到懷中去摸鑰匙。

一番搜尋後,好在是找到了。

若是冇了,那可就說不清了!

有可能是被人撿到,開了鎖,又或者是他監守自盜,這就得看陛下對他的信任了!

“趕緊進去瞧瞧……!”

慌忙的打開門鎖,與張良、陳平一同進去檢查。

早上是兩人陪著一同出來的,裡麵大概是個什麼樣應該都能記個七七八八!

最重要的就是試題,不知試題有冇有被動過!

與此同時,嬴飛羽正在門外詢問侍衛。

“你們可曾有人動過門鎖?”

“冇有,冇有,絕對冇有!”

全場侍衛紛紛擺手。

他們身為侍衛,職責就是保衛宮內的人身和財產安全。

不聽的話,不該看的事,和不該動的東西,他們是一下都不會去碰的!

“好!下一個問題……!”

這一點小正太早就已經想到,點了點頭後,繼續詢問,“可曾有人在值守過程中,發現了什麼異常?”

“例如誰給了什麼東西?或是喝了什麼特彆的水,或者誰有冇有身體不適?一定要好好回想,但凡是一丁點的不對勁,都要說出來!”

“額……這個……?”

嬴飛羽話音剛落,在場眾侍衛紛紛撓起腦袋,努力回想。

由於安壽閣就在宮內,來來回回經常有巡邏侍衛路過,閒雜人等也無法進入,所以每班就隻派了兩人!

每隔兩個時辰一換班,到現在為止已經換了四波人。

嬴飛羽也冇有催促,耐心的等待,大約一盞茶的功夫後,一個侍衛突然眼前一亮,上前一步稟報。

“啟稟小公子!”

“可是想起了什麼?”

嬴飛羽抬起頭詢問。

“回小公子,倒也不是什麼大事,不知會不會與此事有關!”

侍衛猶猶豫豫,不大確定的說道。

“說!事無钜細,一定要說!這件事關乎春闈,關乎天下學子!”

嬴飛羽滿臉慎重,冇有一絲玩笑的意思。

“我是巳時接的班,也就剛到安壽閣冇一刻鐘的時候,一位小太監拎著食盒從門口走過,突然摔了一跤,食盒內的東西撒了一地,我便跑過去扶了一把!”

“對,對,對,我也想起來了,我還去幫忙撿糕點來著!”

經他這一提醒,另外一位同時值守的侍衛也猛然想起。

“可……前前後後也冇多大一會,並且我們都冇聽到有人開門!”

“是啊,撿完東西,我還特意回頭瞧了一眼,門是被緊緊關著的,門鎖也還在,隨後詢問了小太監有冇有受傷,便回到門口值守,前後也就半盞茶的工夫,應該不會吧?”

兩人撓著腦袋,總覺得在這麼短的時間內,不可能有人打開門鎖,進入屋內,再出門上鎖。

而除了兩人之外,其他人都筆直的站在原地,口都冇開過。

因為在他們值守期間,冇發生過任何事!

“看來……也就是你們去扶小太監的這個空檔!”

嬴飛羽捏著光滑的下巴,眯著眼睛說道。

兩人對視一眼,還是覺得不太可能!

倒不是想推卸責任,而是他們身為黑冰台的侍衛,聽覺十分靈敏,不可能在那麼近的距離,連有人開門都不知道!

“不好了,小公子,試題少了一份!”

就在這時,淳於越神色慌張的跑了出來,張良、陳平緊隨其後。

這次春闈試題是嬴政親自出的,到現在為止,隻有幾個主考官知曉!

考試為期三日,考生吃喝拉撒都要在一個小小的隔間裡。

五人一巷,百人一院!

也就是說,一百個考生被分到同一個院子,其中每五人住在同一條小巷,中間有牆間隔,前麵有擋板,誰都不能出來!

為了在最短的時間內讓考生們拿到考題,考題已經提前被他們這些主考官寫成了六百份。

到時候分發給每巷的值守侍衛,由侍衛們拿給每一位考生看,全都看過之後再收起來。

誰都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!

“確定嗎?”

“確定,我們三人各數了一遍,確實少了一份,絕對錯不了!”

“是啊,小公子,確實少了,就在靠著門邊的一排架子上!”

淳於越和張良篤定的點點頭。

一人數錯了卷子有可能,但三人一同去數,得出的數字相同,那就證明絕對冇錯!

“哼哼!這才第一次春闈,就已經有人竊取試題,以後還了得……?”

嬴飛羽不禁冷笑了兩聲,“你們倆可識得在門口摔倒的小太監?”

“不識,那人臉生的很!走到安壽閣的門口,似乎踩到了什麼東西,扭了腳,狠狠的摔倒了地上,我們這纔去扶了一把!”

侍衛低著頭,如實稟報。

“嗯,這是有意要引開你們,又怎麼會派臉熟的人來呢!”

嬴政嘴角再次扯出一抹冷笑。

看樣子,這次偷試題的人,確實是下了功夫的,提前找了一名眼生的小太監出來!

“小公子,對這次對試題下手的,必定是朝廷中人,不然不會專挑侍衛換班的時候下手,並且連試題在什麼位置都瞭如指掌!”

張良道。

“這還用你說?”

嬴飛羽白了他一眼。

這麼淺顯的東西他若是都看不出來,就白活這麼多年了!

“小公子,我的意思是說,今日是蒸汽輪船入海的時間,咱們都去了渭水邊,而偷試題的人要在宮內安排人手,肯定冇去,是不是隻要查出誰冇去,就能縮小目標?”

見嬴飛羽還冇想到這一層,張良趕緊解釋。

“嗯?說的冇錯!”

嬴飛羽頓時眼前一亮。

蒸汽輪船造好,讓大家去參觀是他在早朝快結束的時候才提出的。

策劃偷試題的人肯定冇想到!

為了不破壞之前的計劃,偷試題的人肯定冇去!

隻要查到有誰冇去,幾乎就可以判斷出到底是誰偷了試題!

張良乃漢初三傑,果然名不虛傳,心細如髮!

不僅發現了門鎖無油,還找到了其中一絲關竅!

“這可怎麼辦啊?要不要告訴陛下?讓陛下派人查查到底是誰冇去渭水?”

此刻,淳於越也慌了,花白的鬍鬚都在微微顫抖。

“不必……!”

小正太稍加思索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“這件事先不要聲張,本公子自有辦法!”

現在已經是深夜,若是驚動了渣爹,肯定搞的整個皇宮都知道了!

到時候再想釣魚,可就費勁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