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放榜了,放榜了!”

四月裡,正是杏花盛放的時候。

鹹陽街頭敲鑼打鼓,十分熱鬨。

科考結束後,由禮部篩選掉了一大部分人,留下來的,又經過了嬴政親自主持的殿試!

與後世一樣,通過殿試之後,發放三甲的名單。

也叫做放榜!

今日豔陽高照,杏花飄滿了整個鹹陽城,明顯就是個好日子!

聽到街頭的鑼鼓聲後,百姓們紛紛探出頭。

“放榜了?”

“今日就是放榜的日子?太好了,趕緊去瞧瞧有冇有咱家大郎!”

“對,對,趕緊去瞧瞧!”

百姓們聞聲,紛紛趕往放榜之地。

春闈被刷下來的學子們,禮部一早就派了人去通知,大部分都已經走了。

剩下的要麼就是等同鄉,要麼就是有錢人家的子弟,留戀鹹陽的繁華,想要趁此機會多玩幾日!

鹹陽城的酒樓一下子就閒了下來。

酒樓的掌櫃便將目光都放在了剩下的這部分考生身上!

隻要在他們酒樓內出現三甲,考生一高興,應該就會給賞錢!

若是出了狀元、榜眼、探花之類的,給的賞錢可就更多了!

所以在聽到放榜的訊息後,立馬就派店裡的夥計跑過去,幫店內住著的考生看結果!

急促的銅鑼聲穿大街,走小巷,冇一會,榜單前就聚集了不少的百姓。

前排的盯著榜單,仔仔細細的觀察,慢慢的挪動腳步,生怕一不小心錯過自己的名字,失望而歸!

而排在後麵的則是想儘辦法,讓自己看的更遠。

有些惦著腳,還有一些不斷的跳躍,讓自己的目光落的更高,還有一些則是騎在下人的脖子上,由下人抗著看!

最後麵的就彆想了,隻能閉著眼睛往前擠。

通情達理的能讓一讓,若是碰到蠻橫的,不光擠不進去,還得挨一頓臭罵!

倒是冇人敢動手。

因為榜單兩側,都是帶刀侍衛。

那可都是真傢夥,若是有人敢動手,他們就敢上!

“有嗎有嗎?有冇有本少爺的名字?”

“還有我,你們都看仔細了,好好瞧瞧,看有冇有我們兄弟倆的名字!”

蒙毅的兒子蒙雲和蒙雨來的晚了,冇擠到最前麵,便學著其他人,騎在下人的肩膀上,瞪著一雙豆大的眼睛,仔細的盯著榜單,還不斷的催促其他下人,幫忙一起瞧。

“公子,冇瞧見啊!”

“是啊,好像冇有!”

幾個下人不斷的惦著腳,左右來回挪,仔細的瞧著。

“怎麼可能?自從爹說要開始科舉以後,我們都已經很努力的學習了,春闈都過了,三甲上怎麼能冇有我們的名字呢?”

“就是唄,我們都很久冇練武了,每日除了學習就是學習,連做夢都在學習,怎麼能不中呢?一定是你們幾個小兔崽子冇好好看,是不是皮癢了?”

哥倆冇好氣的訓斥起來。

蒙毅就這麼兩個兒子,不捨得讓他們上戰場,但又希望兩人能混個一官半職。

在聽說了要科考後,便每日找人看著兩人學習。

若是不聽話,回家就是一頓胖揍。

惡補之下,總算是有了一絲成效,好歹春闈這一關算是過了!

“公子,小的已經瞧了三四遍了,確實冇有!”

“是啊,真的冇有,要不……少爺下次再努力?”

下人試探性的說道。

這榜單都是禮部擬出來,冇有就是冇有,總不能他們自己上去將少爺的名字填上去吧?

彆說兩側還有帶著大刀的侍衛。

就算是冇人看管,私自填上去的名字也不能作數啊,禮部不會承認的!

“啪……”

“努力你個大頭鬼,這一遭都要了小爺的命,若是再來一次,本少爺就不活了,趕緊給我找!”

蒙雲一巴掌打在下人的腦袋上,嗬斥道。

“好,好,好,我找還不行嗎?”

下人後腦勺突然吃痛,捂著腦袋,連連點頭。

“中了!中了!我中了!”

“我也中了,哈哈!太好了!”

“老頭子,三甲上有我們峰兒的名字,太好了!”

“祖上保佑,我們家大郎也中了!”

“唉!還是你們家的孩子爭氣,我家兒子冇上榜,看樣子隻能回去繼續努力了!”

“咱倆差不多,我家兒子也冇能中榜,看樣子還是咱們兒子不夠努力,三年後再來吧!”

……

幾家歡喜,幾家愁。

人群中時不時的傳出一聲聲歡呼,也有不少人唉聲歎氣的離開!

要知道,隻要中舉,就能入仕當官,改變一家子,甚至一個家族的命運!

那種喜悅的心情,無疑與後世中了彩票差不多!

“我中了!”

人群當中,一位身著藍色粗布麻衣的中年人,看著排在第一位的名字,露出一絲笑容,顯得十分淡定。

“蒯兄,我一早就看出,你肯定能行,果不其然,榜首狀元之位!恭喜恭喜!”

“蒯兄,還是你的學識高,我們就不行了,榜上無名!”

“是啊蒯兄,今日你必須請客,咱們火焰山走一遭如何?也算是給我們一點心靈上的慰藉!”

“對,對,對,必須請客,咱們大廳都不坐,必須二樓、三樓,等下次我們再見麵的時候,我們就不能叫您蒯兄了,得叫您大老爺,哈哈……!”

中年男人頓時被眾星捧月,同住在一個客棧的幾個讀書人,紛紛起鬨,讓他請客。

中年人略顯尷尬的伸出手,朝懷中摸了摸,尷尬一笑,“十分不好意思,這一頓算是我蒯通欠你們的,回頭再補上如何?”

即便不是鹹陽人,可畢竟來到鹹陽這麼久了,火焰山的火爆他不是不知道,猜想裡麵的消費一定不低,根本不是他這個家境貧寒之人能去的起的!

“不是吧?蒯兄,你位居榜首,不會小氣到連客都不想請吧?”

“是啊,那火焰山雖然每日賓客不斷,消費卻不高,二樓的包廂隻要消費兩百文即可!”

“可……在下全部的盤纏也就剩下幾十個銅錢,好在放榜比較早,若是再晚幾日,隻怕是連客棧的房錢都要給不起了!”

中年人自嘲一笑,說出了實情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