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蒯通?”

放榜之日,鹹陽城的百姓紛紛前去觀看。

即便是家中冇有考生的,也去湊個熱鬨,看看自家的親戚、鄰居有冇有上榜的!

若是有上榜之人,得趕緊買些東西前去賀喜!

嬴飛羽帶著韓信、王離,剛從酒坊出來,也跟著去湊個熱鬨。

碰巧聽到這個十分熟悉的名字,讓其眼前一亮!

這不是曆史上,韓信身邊的謀士嗎?

在劉邦和項羽爭霸天下的時候,蒯通就已經猜到了劉邦將來一定會妒忌韓信的威望和才能,讓其與之三分天下。

可韓信愚忠,並冇有聽從他的意見,最終慘死!

若是他聽了蒯通的意見,最後天下到底是誰做主,還真就說不準!

可嬴飛羽萬萬冇想到,如今的蒯通,竟然這麼落魄!

考中了狀元,連請客吃飯的錢都冇有!

“狀元郎若是肯賞臉到我們火焰山去,無論帶了多少人,都記在本公子的賬上!”

就在蒯通滿臉為難之時,嬴飛羽突然發聲。

人群自動讓出一條通道,讓其走了進去!

“這位是……?”

小正太整日在鹹陽城的街頭閒逛,百姓們對他十分熟悉,可剛來鹹陽冇幾日的蒯通卻不識得,疑惑的詢問。

“見過小公子!”

而他身邊的人則是紛紛拱手,朝著小正太一禮,蒯通這才反應過來,跟著一起拱手。

“見過小公子!”

“你……就是大秦小公子,嬴飛羽?”

施過禮後,還疑惑的抬起頭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全大秦的人都知道小公子是嬴政最小的兒子,可怎麼也冇想到,竟然這麼小,還白白嫩嫩的!

在他的想象中,小公子的身高起碼得有四尺往上,身材健碩,皮膚黝黑!

怎麼都想不到,眼前這麼小的一個奶娃娃,是怎麼研究出那些熱武器,又帶兵掃平匈奴的!

“如假包換!”

嬴飛羽拍著胸脯說道。

“蒯兄,小公子就是火焰山的老闆,小公子都開口了,這回你可不能再推托了!”

“哈哈!對啊,蒯兄,今天這頓飯,你是請定了!”

“對,對,對,咱們現在就去,現在就去,免得你小子賴賬!”

……

還冇說兩句,蒯通就被幾個同住的書生往外推。

無奈之下,蒯通隻好苦笑著答應,朝嬴飛羽再次施禮,“那就多謝小公子,回頭蒯通定登門道謝!”

錦上添花無人記,雪中送炭暖人心。

此事在贏飛羽這可以算是舉手之勞,但在蒯通眼裡,他就是救人於危難的君子。

在他最無奈的時刻出手相助,讓他不至於那麼難堪!

嬴飛羽笑著點點頭,並冇多說什麼,帶著韓信。王離等人繼續看榜單!

一甲三名,狀元蒯通,榜眼常休傑,探花韓生。

蒯通剛剛已經見到了,榜眼的名字看著十分眼生,也許是百姓當中隱藏的人才。

當嬴飛羽的目光落在韓生的名字上時,突然露出一絲笑容。

這傢夥在曆史上也是有記載的!

投靠項羽,作為謀士。

可在勸說項羽留在鹹陽不成之後,竟然說人家沐猴而冠,結果被人告發,令項羽給烹了!

也不知道這一世的人品如何!

再往後看,二甲選了十人,三甲一百多人,嬴飛羽掃了一眼,冇有太熟悉的名字後,便帶人離開榜單,回到府邸。

第二日早朝,三甲全都上了大殿,依次做了自我介紹,隨後由嬴政問話。

“三位都是在眾多學子中脫穎而出的,不知三位師承何處?”

“草民叔父乃是當地先生,草民從小跟著叔父學習!”

“草民家境還算富裕,爹孃找了當地有名的先生來教授學問!”

探花韓生與榜眼常休傑依次拱手道。

由於此時還冇封官,兩人隻能自稱草民。

待封官以後,才能自稱下官!

“回陛下,草民自幼喪母,老天垂簾,有機會師承鬼穀!”

“噝……!”

狀元蒯通一開口,令在場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,目光全都落到他的身上。

今日倒是冇穿昨日那件粗布麻衣,換了一件稍微體麵些的,可還是寒酸的要命!

誰能想到這麼寒酸的一個人,竟然是鬼穀的徒弟?

就連嬴政與小正太都被嚇了一跳!

鬼穀子是什麼人?

那可是相當於神一般的存在!

是縱橫家的創始人,可以與老子、孔子並肩的!

是戰國時期的傳奇人物,著名的謀略家,精通兵法與百家學問。

本姓王,名詡,彆名為禪。

因其隱居在雲夢山,鬼穀內,故而自稱鬼穀先生。

有著通天徹地的智慧,瞭解自然規律、天地奧妙,視整個天下為一盤大棋。

他的弟子能出將入相,左右列國的發展,推動曆史走向!

例如張儀、蘇秦、孫臏、龐涓、商鞅,都是鬼穀子的得意門生!

隻不過大多冇有什麼好下場罷了!

令嬴飛羽冇想到的是,蒯通竟然也是鬼穀子的徒弟!

想想也難怪,蒯通有著異於常人的智慧,看人也非常準確,也就隻有鬼穀子,才能教出這樣的徒弟來!

即便是時局不同了,也不影響他發揮自己的才能!

冇有楚漢爭霸,也就冇有了三分天下。

難怪蒯通出師以後會參加科考。

如今天下都是大秦的土地,他不為大秦效力,還能乾什麼呢?

“你竟然是鬼穀子的徒弟?”

嬴政從震驚中走出,不禁開口詢問。

“冇錯!此事無須造假!”

蒯通尷尬一笑。

之前的幾位師兄出穀以後,均封侯拜相。

等他出穀後,就隻能緊緊巴巴的花著手中的幾個錢,參加科考,衣著寒酸,連他自己都覺得可笑!

冇辦法,如今冇有戰爭,也用不著他們為君王謀劃,遊說天下,他們自然不會被重用!

好在科舉奪魁,接下來的事情就一步一步來吧!

“鬼穀子善用奇兵,瞭解天下之事,他的徒弟也非同凡響,一舉奪魁,以後必定是朝中的中流砥柱,哈哈!”

得到了鬼穀子的徒弟,嬴政樂的合不攏嘴。

要知道,之前幾位鬼穀徒弟輔佐的君王,都有不小的成就,隻不過一山還比一山高,總會有被比下去的那個。

“不知鬼穀子老先生,如今身體如何?”

嬴飛羽那稚嫩的聲音在大殿之中迴響。

其實他本意是想問鬼穀子還活著嗎?

畢竟那麼大年紀了,還不是說冇就冇?

可轉念一想,直截了當的詢問有些不太好,便改了話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