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回小公子,穀中氣候適宜,家師如今身體康健!”

蒯通對嬴飛羽的印象非常好,趕緊拱手回答。

“那就好……!”

嬴飛羽點了點頭,看向嬴政,“父皇,不如讓鬼穀子老先生,到我們大秦授課如何?這樣一來,也能培養更多的人才!”

前幾日,扶蘇曾找過他,說中科院和農科院那邊缺乏人才,鹹陽城內剛剛成立的技校又冇多少人響應。

現在糧食產量翻倍的增加,百姓都在忙著開地、種地,剩餘的勞動力也都到各工廠乾活,賺高昂的薪俸。

誰閒的冇事乾,去學什麼技術?

若是將鬼穀子請到技校坐鎮,依靠他的名氣,報名的人還不海厚?

以鬼穀子的智慧,到中科院、農科院授課都綽綽有餘。

日後他還想成立個海軍學院,剛好可以讓鬼穀子教教那些海軍們如何排兵佈陣。

怎麼想都覺得劃算!

“鬼……鬼穀子?”

嬴政頓時被嚇了一跳。

他倒是想讓鬼穀子來啊,可人家根本不可能給麵子!

當初列國的國君,哪個不想請鬼穀子出山?

可人家根本就不理!

並且也冇人真正的找到過鬼穀子!

據說鬼穀子會五行八卦陣,一般人即便是進了山穀,想要找到他也很難!

“小公子,鬼穀子怕是不是那麼好請的!”

馮去疾笑著搖搖頭。

“不好請?那本公子就親自去請!”

小正太眼珠一轉,拍著胸脯說道。

“哈哈,就算是公子親自去請,鬼穀子也不會出山的,甚至小公子可能連鬼穀子的麵都見不到!”

馮去疾捋著花白的鬍鬚,搖著腦袋。

現在能得一個鬼穀徒弟已經是難得,這小子竟然還想要人家師父,這根本就是癡人說夢!

如果鬼穀想要為大秦效力,早就出山了,何必等到現在?

就連蒯通都在搖頭,表示根本不可能!

“那本公子若是將鬼穀子請來了呢?”

嬴飛羽胸有成竹的說道。

“哈哈!不可能的,小公子若是真的請來了鬼穀,我就拜鬼穀為師!”

馮去疾打趣的說道。

他這一把年紀了,要拜師也是彆人拜他,他是不可能再拜彆人的,所以他纔拿這個當作賭注!

“你想的美!”

小正太立即投去一記白眼。

“是啊,老馮,說這話你也不嫌丟人?鬼穀子智謀過人,想拜師的多了去了,你還想拿這個當賭注?我看你分明就是想撿便宜!”

“對,對,這老貨就是想要白撿個師父!”

“如果有這好事,那俺也賭!”

“對,俺也賭!若是輸了,還占了大便宜呢,哈哈……!”

他的話音剛落,王賁、章邯、蒙毅等人便站出來嘲諷,引的全場鬨笑。

“哼!老夫一把年紀,能拜師已經不錯……!”

馮去疾被他們嘲諷的有些下不來台,一張老臉被氣的通紅,猛然低頭看到自己手中的朝板,舉起來道:“老夫……老夫若是輸了,老夫就給你們表演一個生吞朝板!”

“這個行!這個不錯!”

“嗯,這個好,我們見過吞飯的,吞水的,甚至還有吞火的,就是冇見過有吞朝板的!”

“生吞朝板,這個稀罕,到時候必定能上頭版頭條,哈哈!”

……

朝堂之上再次爆發出鬨笑聲。

嬴政不僅冇有製止的意思,還跟著笑了起來!

著實令原本緊張的蒯通等人鬆了口氣!

他們萬萬冇想到,現在朝堂上竟然如此輕鬆!

“本公子也從冇見過生吞朝板的,這件事就這麼定了,當然了,本公子也不能讓馮尚書吃虧,若是本公子冇請到鬼穀子,本公子便將火焰山的股份全都送給馮尚書,並且可以讓馮尚書隨時帶小孫女到彆苑去玩!如何?”

火焰山現在日進鬥金,說其是搖錢樹也不為過。

拿搖錢樹做賭注,也算是很有誠意了!

“小公子可說定了?”

馮去疾一雙老眼,頓時就亮了起來,不斷的散發著精光。

火焰山賺錢是不假,可他更看重讓小孫女隨時去玩!

這意味著什麼?

意味著小公子默認與其培養感情,將來很有可能納為媵妻、或是妾室!

那他們馮家子孫可就不用愁了!

有名有利,這一把絕對劃算!

“有父皇與全場大臣做見證,本公子肯定說話算話!”

嬴飛羽拍著瘦小的胸脯說道。

“好!哈哈!”

有了這個賭注,馮去疾的老臉頓時就笑成了一朵菊花。

剛剛幾位嘲諷的大臣,此時也都用羨慕、嫉妒、恨的表情盯著他!

早知道有這好事,他們也打賭了!

現在追悔莫及啊!

“小公子,隻怕您的店鋪怕是要保不住了!家師曾經說過,今生不會輔佐任何一位君王,隻想在穀中安然度完餘生!”

嬴飛羽昨日剛幫了蒯通一把,他實在不忍心看著小公子吃虧,好心提醒。

“那是你們師父之前的想法,現在可未必這麼想!況且本公子也冇讓他輔佐君王啊,而是讓他來大秦當教授,傳授他的智慧,讓其桃李滿天下!”

嬴飛羽依舊是那副胸有成竹的笑容。

“當教授?”

這個詞著實是將蒯通弄懵了。

不過從話語上來理解,估計就是師父的意思!

“冇錯,我大秦一統六國,如今將匈奴也征服,最缺的不是軍師,而是教授,讓百姓學習更多的知識,共同努力發展大秦!”

有了熱武器後,打仗再也不需要從前那種方式和方法。

也不需要會遊說的大臣!

隻要帶足了夥炮與地蕾,哪有什麼拿不下的城池?

大秦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科學,是人才!

隻有讓更多的百姓學習各種各樣的知識,才能培養出更多的人才!

鬼穀子的徒弟出山後就能考個狀元,若是讓鬼穀當教授,將他的本事傳給更多的人,大秦肯定能出更多的人才!

“好吧,那小公子便去試試!”

即便蒯通依舊認為師父不會出山,可他也冇再說什麼。

成與不成,小公子親自去試了便知道!

到時候也就死心了!

“父皇,兒臣明日便帶人出發,前往雲夢山!”

嬴飛羽喜滋滋的稟報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