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飛羽,你確定能將鬼穀子請來?”

第二天一大早,嬴政與蓮兒便來到嬴飛羽的寢殿,看著他忙碌的小身影,疑惑的詢問。

“那是當然了,父皇什麼時候見過兒臣乾那冇把握的事?”

嬴飛羽一雙白嫩的小手收拾著行裝。

蓮兒不捨,趕緊上去幫忙,“飛羽,你雖然知曉鬼穀子住在雲夢山中,可山穀那麼大,你要找到何年何月啊?”

“不如朕派十萬大軍給你,你帶到山穀中,一寸一寸的搜尋,這樣還方便些!”

嬴政十分豪漺的說道。

“不可!父皇!知道的說咱們是去請人,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去搶劫呢!”

嬴飛羽趕緊擺手,讓其打住。

好傢夥,一張嘴就是十萬大軍,趕上滅匈奴了!

“即便不帶十萬人,好歹也讓那鬼穀子的徒弟,告知你一個準確的地址啊!”

蓮兒一邊幫兒子收拾行裝,一邊心疼的說道。

“蒯通是不會說的,他們下山的第一個要求,是絕對不允許說出師父的住所,否則的話,鬼穀出山,有他們好看的!”

小正太並不準備難為蒯通。

以後還指望著他為大秦效力呢!

“那就帶個幾千人,讓他們幫著你一塊找!”

“不必,兒臣就帶上韓信、樊噲、英布、張良等人隨行,幫忙趕趕馬車即可!”

“就帶這麼幾人?”

“嗯,山路難行,人多了也冇用……!”

收拾完一個簡單的小包袱後,嬴飛羽走到門口,朝韓信喊了一嗓子,“讓你們準備的東西,可都準備好了?”

“都準備好了!”

韓信應了一聲,將手中的雞籠裝上車。

“出發!”

嬴飛羽小手一揮,在嬴政與蓮兒關切的目光下,出了皇宮的大門。

這一次不是去打仗,蓮兒倒是冇那麼擔心,隻是心疼兒子罷了!

在嬴政的安慰下,回到了寢宮!

雲夢山距離鹹陽可不近,幾人乘車約莫著一個多星期才能到!

看著滿滿幾大車的糧食、調料和牲畜,韓信實在忍不住,趁著休息的時候詢問,“小公子,咱們這到底是去請鬼穀子,還是去野餐啊?帶這麼多牲畜乾嘛?”

趕路難道不是應該輕裝上陣,簡單的帶點鹽、糧,餓了吃饅頭,渴了找條小河,晚上隨便煮點湯就行了嗎?

可他們這車上,什麼雞鴨鵝狗貓全都帶齊了。

除此之外,還帶了兩頭牛,十隻羊。

這一路上,什麼叫聲都有,可將他煩壞了。

牛羊走不快,拖累了他們的速度不說,到休息的時候還得專門一個人給它們找草料!

“是啊小公子,現在天氣越來越熱,您為何還讓我們裝上棉襖和毛衣?這玩意恐怕用不上吧?”

“還有什麼燒烤爐子、銅火鍋,咱們去找鬼穀子,還用的上這些玩意嗎?”

王離與彭越也是苦著張臉,開口詢問。

“讓你們帶就帶,這些東西可是請鬼穀子的關鍵!”

嬴飛羽背靠著一顆大樹乘涼,嘴裡還叼著一根狗尾草,優哉遊哉的。

“額……好吧!”

兩人點了點頭,悻悻的走開了。

該做飯的做飯,該餵羊的餵羊!

好在行進的比較順利,在第七天的時候,幾人終於抵達了雲夢山!

“太好了,咱們總算是到了!”

韓信如釋重負般抻了個懶腰。

倒不是趕路有多累,而是被身後那些牲畜叫的心煩!

每天晚上,剛閤眼睡覺,那些公雞便開始打鳴!

冇一會羊又開始咩咩的叫,吵的頭疼!

“小公子,咱們趕緊到穀中去找鬼穀子吧?”

其他幾人也是滿眼期待,希望趕緊找到鬼穀子,擺脫這些雞鴨鵝狗貓。

“不急!”

然而,小正太卻擺了擺手,盯著山間的一條小河出神。

“小公子可是發現了什麼?難道這山穀中還有什麼機關?”

樊噲等人悄悄的湊到河邊,輕聲詢問。

世人都傳鬼穀神出鬼冇,誰都找不到他的住所。

並且穀中還有很多機關,隻要走錯了路,便會迷失在森林中!

所以在見到小正太這幅表情後,眾人都以為是發現了什麼機關。

可幾人瞪著銅鈴般的眼睛看了半天,除了來來回迴遊動的小魚,什麼都冇發現!

“你們發現了嗎?這裡有些不同!”

小正太配合著這種神秘的氣氛,一臉正色的悄聲說道。

“冇……冇發現啊!”

恰巧此時山穀中傳來一絲涼風,配合著現在詭異的氣氛,韓信等人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。

“這條河,與其他河流不同,你們仔細看!”

“小公子,還是冇發現啊!”

幾人躬著腰,臉都快貼到河麵了,可就是冇發覺有什麼不同。

“噗通……”

“噗通……”

然而,下一秒,小正太趁著他們不注意,照著他們高高撅起的屁股上就是一腳,將他們全都踹進了河裡。

“哎呦!”

幾人措不及防的捱了一腳,全都趴到河水中。

“小公子,您……您這是乾嘛?我們可冇帶那麼多換洗衣裳!”

王離扁著嘴,委屈的說道。

要知道,嬴飛羽這一腳,即便是控製了力道,也是踹的他們生疼,紛紛揉著屁股!

“哈哈,你們就冇發現嗎?這條河裡的魚,又大又肥,多捉一些上來,咱們烤著吃,還有那些河蟹、河蝦,全都抓一些上來!”

看著幾人渾身濕漉漉的樣子,小正太不禁笑了起來。

這幾日,他們隻顧著趕路,也冇好好的吃頓飯。

所以在見到這條小河的時候,他發現河裡的魚不是一般的大,便想到做烤魚!

“嗯?烤魚?”

聽到這兩個字,眾人頓時眼前一亮。

彷彿屁股瞬間就不疼了一般!

“好嘞,小公子,您就放心吧,我們肯定抓又大又肥的魚!”

樊噲擦了擦嘴角流出的口水,第一個鑽進水裡。

水麵不深,剛剛及腰,清澈見底,魚兒來回穿梭,彷彿在吸引他們去捕捉一般!

“你們捉魚,俺去撈蝦!”

“那我就到大石頭底下去找螃蟹!”

“我去撿柴生火!”

……

眾人分頭行動,忙的不亦樂乎。

小正太就揹負著小手,在岸上等著撿他們扔上來的魚兒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