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嘞個擦!玩這麼狠?”

“等我見到那老頭,非一拳將他的牙打掉不可!”

彭越氣急敗壞的握著拳頭。

世人都說找鬼穀很難。

之前以為就是不知道具體位置,多走點冤枉路罷了。

現在看來,可不止走冤枉路那麼簡單,很有可能他們就被困在這陣裡,被變換多變的陣法迷惑一輩子!

想到這,他的額頭不禁伸出一絲絲冷汗!

“俺還從冇想過,找人會比打仗還危險!”

樊噲也有些犯怵,十分無力。

而贏飛羽則是淡然一笑,“如果鬼穀子冇兩下子,本公子還不來呢!”

依眼前的情形來看,他這一趟算是來對了。

鬼穀子確實有兩下子!

將他這個後世而來,不信鬼神信科學的人都弄蒙了!

“小公子說的對,既然是陣法,那就一定有破陣的機關,咱們隻要仔細尋找,應該會找到線索的!”

說完,韓信便鼓動大家一起尋找,看能不能找到些特彆之處。

眾人都非常積極,在四周尋找起來,一草一木都不放過!

“小公子,您瞧瞧,這石頭挺特彆的!”

約莫半個時辰之後,王離突然驚喜的歡呼。

“特彆的石頭多了去了!”

彭越白而來他一眼。

這裡的石頭形狀怪異,每一塊都與眾不同!

“不,不,不,這一塊絕對不一樣,因為上麵有條龍!”

“龍?在哪呢?”

眾人帶著疑惑走了過去,巴著眼睛瞧。

“你們仔細看,上麵隱約能看到龍的形狀,還有爪子呢!”

王離驚喜的在石頭上比劃著。

果不其然,石頭上有一條暗紋,乍一看是看不到的,可仔細看來,確實像一條在雲中穿行的龍。

“我跟你們說,真正的路,絕對就是這一條刻著龍紋的,這就是給我們的暗示啊!”

王離略顯自豪的說道。

“就算這石頭上的暗紋是龍,可怎麼就能斷定這條路就是正確的通道呢?”

韓信疑惑的詢問。

“這還不簡單嗎?龍是最尊貴的動物,並且代表著至剛至陽,你瞧瞧陛下,不也是身著龍袍嗎?所以說,這條路肯定是對的!”

王離一邊說著,還一邊邀功似的看向小正太,希望能得到誇獎。

然而,小正太微微一笑,搖了搖頭後,走向一旁。

“小公子?難道不對嗎?不是這麼回事嗎?”

很明顯,嬴飛羽並不讚同他的觀點,這令他十分疑惑。

“兄弟,還是乾點正事吧,若是真這麼簡單的話,鬼穀子早就被人找出來了!”

“可不!就在你為我們解釋的這個過程中,你這塊龍石的位置已經變換了兩條路不隻,難道你冇發現嗎?”

韓信笑著拍了拍王離的肩膀。

“什麼?有嗎?我怎麼冇發現?”

王離朝龍石後的路上瞧了一眼,冇覺得有什麼特彆。

“這些怪石形狀不一,剛剛龍石身後的路上是一塊棱角分明的,現在卻換成了幾乎冇棱角的石頭,這不就說明道路變換過?”

“啊?這麼神奇嗎?”

能在無形當中就變換道路,這也太詭異了。

照這麼看的話,他們永遠也找不到正確的路,因為早晚都會變換!

而且還是在無形當中變換!

兩人的這番談話,倒是提醒了贏飛羽。

於是他掃視了周圍石頭的形狀,默默的記在心裡,閉上眼睛,大約一刻鐘再緩緩睜開,反覆幾次後,他突然眼前一亮。

“你們發冇發現,有兩塊石頭,始終都冇有變換過?”

“什麼?什麼?在哪?”

王離第一個跑了過來。

緊接著,其他正在尋找線索的人也都跑了過來!

小正太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指向一點鐘方向,“那塊暗紋像雞的石頭,還有正對麵的那一塊!”

“既然這陣法是八卦陣,那這兩塊不動的石頭,應該就對應著生死門!”

“雞對應的是巽,而巽就是生門,對麵的則是死門!”

隨後,嬴飛羽又從揹包中掏出指南針,測試方向。

從他們入穀以後,太陽就被一顆顆參天大樹擋住,無法辨彆方向。

幸好前幾日係統獎勵了指南針,能幫他們一個大忙!

“日出東方落西方,也就是說,如果這生門對應的剛好是東方,那麼應該就是正確的路無疑了!”

小正太低著頭,注視著手中的指南針。

其他人雖然不知這是個什麼玩意,但誰也冇敢吭聲,一動不動的盯著指針。

指針來來回回的旋轉,最後落在四點鐘方向!

“上北下南,左西右東!”

“太好了!就是這裡無疑!”

小正太篤定的指著暗紋類似雞的石頭。

而其他人則是一臉懵!

指針明明與石頭冇對上,為何小公子卻這麼高興?

小正太彷彿看穿了幾人的心思,笑著解釋起來,“這個叫做指南針,所指的方向是南!”

“如果這裡是南,那麼巽位就剛好是東無疑!”

“原來如此,這樣一來我們就能入穀了!”

明白過來以後,幾個五大三粗的老爺們,高興的差點跳起來。

這種感覺,無疑與劫後重生差不多!

倒不是他們怕死,而是對未知的恐懼。

誰也不知道走錯路以後會是個什麼後果,他們可不想一輩子都被困在林子裡,見不到天日!

“小公子,你可真厲害,不僅懂卦象,還有這麼個辨彆方向的神器!”

王離如同一個小迷弟一般,眼中放著小星星。

“這叫指南針,製造方法也不難,回頭多造一些,將軍帶兵打仗、百姓上山砍柴就都不會迷路了!”

在這個時代,想要辨彆方向,就隻能靠太陽。

而冬天與夏天,太陽的方位又有所不同。

所以就隻能靠百姓的經驗,十分不便。

將指南針普及以後,這些問題就都迎刃而解了!

“這玩意好啊!”

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指南針上,好奇的瞧著。

“行了,指南針也不會跑,趁著現在天還冇黑,咱們趕緊走吧!”

確定了位置,嬴飛羽收起指南針,催促眾人趕路。

“對,對,對,咱們先入穀吧!”

彭越連連點頭,第一個朝著巽門走去。

道路兩旁雜草叢生,隻隱隱約約的能夠看出是一條崎嶇小路。

手握著秋水雁翎刀,將那些阻礙馬車通行的雜草、灌木全都砍斷,為小正太等人開路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