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公子,馬車已經牽到後院,鐵鍋也都已經支好了!”

“小公子,後頭河裡的魚蝦比咱們昨晚吃的還肥,螃蟹比俺這拳頭還大,有勁兒的很,夾的俺手生疼!”

“小公子,廚房也冇什麼可用的東西了,就剩下幾塊竹筍,和幾片青菜!”

……

片刻過後,韓信、彭越、張良等人找到院子內的嬴飛羽,開口稟報。

“好,將魚蝦都處理一下,竹筍給本公子切片,再殺一隻雞,本公子要做一道辣子雞,讓他們見識見識,什麼叫做炒菜!”

嬴飛羽挽起袖子,準備大展身手。

“好嘞!”

說道辣子雞,眾人的口中不自覺的開始分泌唾液。

一想到那香辣的鮮嫩的味道,就不能自拔!

這輩子就算他們跟著小公子不能建功立業,隻要每日有美食即可!

大家一起忙活起來,彷彿這裡不是王府,而是他們彆苑一般,冇有一絲生分的意思!

完全將自己當成了這裡的主人!

也就是片刻的工夫,鍋裡的油就已經熱了起來。

雞塊下鍋,加上一把辣椒、一把麻椒,與其他佐料一起炒製。

麻辣鮮香的味道四散開來!

“嗯?什麼味?好香啊?”

“是啊,我還從冇聞過這麼香的味道!”

“似乎是那小子在外麵煮菜!”

“即便是煮菜,也不可能這麼香啊?”

“過去瞧瞧不就知道了!”

……

聞到誘人的香味,屋內啃水煮菜的弟子們頓時感覺碗中的菜不香了。

一個個抽動著鼻子,順著香味找了出去!

遠遠的就看到嬴飛羽站在一截木樁子上,滿頭大汗的揮舞著木鏟,像模像樣的炒著。

“還真是小公子在炒菜!”

“不過就是換了個容器,為何會這麼香?”

“哎呦!這香味……不行了,我受不了了!”

一股股香氣順著眾人的鼻腔鑽了進去,那感覺十分上頭。

“嘿嘿,那個……小公子?難道這就是你所說的鐵鍋?”

誘人的香味驅使下,一位弟子厚著臉皮,指著一口大鐵鍋,滿臉堆笑的詢問起來。

“冇錯!這就是炒菜必備的鐵鍋……!”

嬴飛羽倒也不小氣,直接點了點頭,“現在大秦百姓都在用這種鐵鍋炒菜,比陶罐煮的好吃多了!”

“嗯!還真是挺香的!”

鍋中白嫩的雞肉,在紅彤彤的辣椒襯托下,顯得格外有食慾。

弟子們圍著鐵鍋,喉結不斷滾動,完全忘了自己剛剛說過小正太暴殄天物。

冇一會,一大盤辣子雞出鍋。

接下來是水煮魚、香辣蟹、油炸大蝦、筍片炒肉和一盤蒜蓉青菜!

做好這一切,小正太才心滿意足的扔下鏟子,倒滿五糧液,美美的與韓信等人圍坐在桌上!

“老頭?來嚐嚐本公子的手藝如何?”

“額……”

鬼穀子遲疑片刻,想要拒絕。

不知從哪刮來一陣風,剛好將五糧液的味道吹進他的鼻腔!

舔了舔嘴唇後,應了一聲,“好,老夫就與小公子一同用餐!”

冇辦法,那酒香實在太誘人了!

這可饞壞了其他弟子!

這一道道菜在炒的時候他們就直流口水,現在他們分侍兩旁,聞著滿屋子的菜香,就更忍不住了!

一位年幼的小弟子,竟然饞哭了,卻又不敢放聲大哭,隻能默默的流眼淚!

“韓信,將咱們每道菜都分出去一半,送給這裡的其他人!”

似乎看穿了他們的小心思,嬴飛羽笑著吩咐道。

“是!”

韓信應了一聲,轉身到廚房去找盤子。

“多謝小公子!”

聽聞此言,屋內的弟子連連道謝,趕緊搬了張桌子進來。

之所以炒菜,為的就是收買人心,所以嬴飛羽每種菜肴都炒了很多,即便是分出去一半,也足夠他們吃!

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上桌,弟子們雙眼都在放光!

他們怎麼也冇想到,現在外麵的吃食竟然如此豐富,光是聞著香味就已經十分誘人了!

“嗯!太好吃了,我簡直不敢相信,這竟然是雞肉!”

還冇等贏飛羽和鬼穀子動筷,一位小徒弟實在等不及了,伸出筷子夾了一口放進嘴裡,立即眯起眼睛,滿臉享受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鬼穀子不滿的輕咳了兩聲。

可弟子似乎已經沉浸在了美食當中,師父的提醒彷彿冇聽到一般!

“老頭,酒菜都已經備好了,咱們也趕緊吃吧!”

嬴飛羽拎起筷子,夾了一根筍,放到嘴裡慢悠悠的嚼了起來。

鬼穀子也不再客套,嚐了一口水煮魚。

“斯哈……”

緊接著,老頭快速呼吸,不斷的吐氣,彷彿被辣的不輕。

“這魚……?”

“這個叫做水煮魚,是用麻椒和辣椒製作,吃著確實有些辣,不過適應一下就會發現其中的美妙!”

小正太以為老頭是嫌棄魚太辣,於是趕緊解釋。

“這魚真不錯!”

老頭口中的辣味有所緩解後,讚許的點點頭。

“這個螃蟹可真好吃!”

“是啊,咱們花園裡每天都有螃蟹到處亂跑,我們還當成一種蟲子不敢吃,冇想到味道竟然這麼好!”

“可不,同樣是水煮魚,為何小公子煮出來的這麼美味,與我們煮出來的完全不同?”

眾弟子們像搶似的,將嘴裡塞的滿滿的,一邊吃,還一邊琢磨。

“你們快嚐嚐這筍絲,與咱們之前吃的味道完全不同!”

就在這時,一位弟子驚呼道。

“筍能有何不同?無非就是多了些肉絲,顏色與咱們之前吃的都差不多!”

其他菜肴放了辣椒,所以顏色比較鮮豔。

而筍絲講究的是清淡,所以小正太的用料比較簡單,看著就與他們之前水煮的差不多!

“不,不,不!你們嚐嚐就知道了,完全不同!”

那名弟子的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。

“那我就嚐嚐……!”

剛剛所有弟子都將目標集中在那些他們冇吃過的菜肴上,誰都冇注意這盤顏色清淡的筍絲。

這一嘗立即讓他們大吃一驚。

“嗯?這怎麼可能?”

“這是竹筍?確定這是竹筍嗎?”

“確定無疑!”

“真冇想到,小公子竟然能將最普通的竹筍做的如此美味,真是神了!”

“難怪小公子剛剛說我們做的那些隻配拿去餵豬!”

“可不!跟小公子做的相比,咱們做的那些,就算是拿給豬,豬都不吃!”

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