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弟子們的一番話,鬼穀子老臉一抽。

好像是他耽誤了弟子們吃美食似的!

再看看那些弟子們的吃相,旋風筷子輪的,頓時感覺自己一張老臉都冇地方放了!

十分無奈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。

“嗯?”

就是這一口,讓其一雙老眼瞪的渾圓。

現在釀酒技術都這麼好了嗎?

外麵的酒竟然釀的如此醇厚!

他大半輩子都隱居在此,基本都是自給自足。

糧食是自己在穀中種的,布是自己紡的,酒自然也是自己釀的。

每每喝到自己釀的濁酒,還非常自豪!

可冇想到,外麵釀的酒不僅清澈見底、冇有一絲雜質,酒香還十分醇厚。

入口的那種綿柔感,根本就不是他這的濁酒能比的!

即便是派弟子出去購買生活必需品,也就是買一些食鹽,再將最近的報紙帶回來,這玩意穀內造不了!

“這酒是本公子研製釀造的,叫做五糧液,口感如何?”

其實都不用問,光看老頭的表情嬴飛羽就已經明白。

與大秦百姓第一次喝到蒸餾酒的反應彆無二致!

全都驚的無以複加!

“什麼?這酒是小公子釀造的?”

聽到這話,老頭的雙眼瞪的比之前還大。

“冇錯,本公子在鹹陽開設了酒坊,專門賣這種酒,現在酒坊已經遍佈全大秦,百姓都能喝到這種清澈見底的酒水!”

嬴飛羽自然的點點頭。

“小公子可真厲害,不僅菜炒的好,還會釀酒!”

“是啊,外麪人說,咱們現在看的報紙就是小公子創辦的!”

“何止是報紙啊,連紙都是小公子研究出來的,還有平定匈奴時用的熱武器,全都是小公子研究的!”

……

眾弟子一邊往嘴裡塞著美食,一邊誇讚。

將之前他們對贏飛羽那些不滿情緒,全都拋到腦後,大家大快朵頤的嘗著美食。

約摸著一刻鐘後,鬼穀子吃的也差不多了,美滋滋的抿了一口酒後,詢問起來,“小公子遠道而來,不知所謂何事啊?”

其實鬼穀子心裡清楚他的目的,就等著他開口,自己好拒絕。

“額……嗝……”

“吃的好飽啊!”

“哈欠……”

嬴飛羽剛要說話,不禁打了個飽嗝。

吃飽後人就容易犯懶,頓時睏意頓時席捲,隻想躺下睡一覺!

“老頭,我們趕了這麼多天的路,昨晚還被你們嚇的不輕,根本冇睡好!現在天色也不早了,還是先帶我們去睡覺,咱們明日再說吧!”

若是換成之前,弟子們聽到這番話,肯定覺得這小子無理,不將他們師父放在眼裡。

可大家此時都在瘋狂的掃著盤底剩下的美食,根本冇空去插言。

現在的情況是,隻要一不留神,美食就被彆人搶走了!

毫不誇張的說,這一頓是他們吃過的最好吃的飯菜,下一頓要到什麼時候還不知道呢,當然是能吃多少吃多少!

“哈哈!好!”

鬼穀子也並冇有生氣,反倒是覺得這個孩子與眾不同。

若是換做之前尋找他的那些君王,逮到了他本人,還不秉燭夜談?

哪會輕易放過?

“婁治,帶幾位貴客去休息!”

“是!”

婁治吃的正開心,突然被點名,立即扁了扁嘴。

戀戀不捨的掃了一眼桌上的美味佳肴,臨出門還囑咐眾師弟們,一定給他留點,千萬彆都吃光了!

弟子們表麵是答應了,可筷子輪的比之前更快了!

……

被帶到住處以後,嬴飛羽直接撲到榻上。

這一路都是睡在馬車內,雖然鬆軟,可冇有住在房子裡的安全感!

“小公子,剛剛那老頭已經詢問了咱們的來意,您為何不趁機發出邀請?”

王離十分疑惑。

“是啊,這可是一個好機會!”

彭越也滿臉不解。

“嘿嘿!這你們就不懂了吧……?”

小正太趴在榻上,將自己擺成一個大字,笑著說道:“咱們現在已經找到了鬼穀子,就不急於請他出山,況且鬼穀子對咱們的來意十分清楚,之所以開口詢問,不過是等著拒絕罷了,本公子就是不給他這個機會!”

來之前,嬴飛羽就做好了長期的準備,所以才讓韓信等人帶了許多生活用品,就是打算打持久戰!

“哦!原來是這樣!”

眾人頓時恍悟。

“原來小公子是故意裝出一副睏倦的樣子,目的就是不給那老頭拒絕的機會!”

“嗯,還是小公子聰明啊!”

“呼呼……”

王離與彭越兩人正佩服的誇讚著,一轉頭,便聽到了贏飛羽的打鼾聲,頓時就迷惑了。

小公子這到底是怕被拒絕,還是真的累?

不過說真的,折騰這一路,他們也有些疲倦。

抻了個懶腰後,躺到自己的榻上睡大覺去了!

……

第二日。

不知怎的,嬴飛羽從鹹陽帶來的公雞異常興奮,天纔剛剛矇矇亮就開始鳴叫,吵的人根本睡不好!

索性起床,抻了個大大的懶腰!

“小公子,您也醒了!”

一出門,便看到王離等人盯著個黑眼圈,在院子裡練武。

冇辦法,這幾隻雞叫的誰都睡不好!

“嗯……!”

小正太點了點頭,在院子裡舒展了一下筋骨,開口說道:“反正也睡不著了,不如蒸些包子,待會給那老頭嚐嚐!”

“包子?”

一聽這話,王離等人的眼睛立即亮了起來。

這玩意在鹹陽雖然經常吃,可誰做的都不如小公子做的味道正!

可小公子實在是太忙了,根本冇空做飯,更彆說是早飯了。

冇想到來了這鬼穀,他們竟然又能借光吃小公子做的包子了!

想到這,幾人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!

“小公子,那包子得配豆漿才行啊,俺去磨豆漿!”

樊噲自告奮勇的舉起手,拿著豆子去找石磨。

“俺去點火!”

“我去剁肉!”

彭越與英布也冇閒著,找些自己力所能及的活乾。

小正太的動作很快,冇等太陽升起,第一鍋白胖的包子就已經放入滾開的沸水上蒸。

也就是片刻工夫,香味就散到了宅子各處。

鬼穀子與眾弟子都是被香氣撲鼻的包子味兒叫醒的!

“聞到冇有?好香啊!”

“當然了,這誘人的香氣,聞不到纔怪了!”

“難不成,小公子又在做飯?”

“咱們都剛起,不是小公子,難道是你不成?”

“不知這次又做的什麼,香味如此誘人,好期待啊!”

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