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想收徒就出山!

想留在鬼穀,那就不能收徒!

這可著實將鬼穀難住了!

自從他來到這裡,被這裡的美景吸引,決定隱居開始,已經幾十年過去了!

他早已經習慣了這裡的生活,從來冇打算過離開!

更何況現在年事已高,就更不願意出山。

甚至已經將自己的墳地選好了,等自己百年之後,由徒弟們將他葬在那裡!

可這小子的出現,將他之前的計劃全部都打亂了!

這小子是這幾十年來,唯一一個破了八卦陣,來到這裡的!

再加上這段時間對他的仔細觀察,發現確實是個好苗子,絕對是一個當入室弟子最好的料子。

錯過了這小子,他的一身本領,恐怕就冇人能夠繼承了!

頓時,在場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大氣都不敢喘一下,目光都集中在鬼穀子身上,等著他做最後的決定!

似乎看出他的兩難,嬴飛羽決定幫他一把,“坊間傳說,鬼穀子足不出戶,卻能將世間局勢置於棋盤之上,想必老頭你的棋一定下的不錯?”

“小公子謬讚了,老夫鑽研棋術幾十年,隻能算是勉勉強強!”

提及引以為傲的棋術,老頭擰在一起的眉頭頓時舒展,捋著鬍鬚笑了起來。

“何止是勉勉強強啊,師父的棋藝是世間最高超的,用出神入化這個詞也不為過!”

“我們師父設下的棋局,就冇人能夠破解的了!”

“可不,不是我幫師父吹,無論多麼高超的棋藝,隻要在師父麵前,分分鐘就能破解!

……

提到棋藝,婁治與眾師弟們紛紛誇讚,替他們師父吹噓起來。

“哦?巧了,本公子對棋藝多少有些瞭解,並設下了一棋局,至今無人能解,不如老頭你來試試?隻要你破解了棋局,本公子甘願留在這裡做你的入室弟子,並且每日做飯,毫無怨言!”

“若是老頭你無法破解,那本公子還甘願做你的入室弟子,隻不過……這位置嘛!隻怕要從這鬼穀改成鹹陽,如何?”

小正太挑釁般的朝鬼穀子挑了挑眉。

“小公子,你剛剛冇聽說嗎?這老頭的棋藝高超的很!”

話音剛落,可將身邊的王離急壞了,悄悄的拉了拉他的衣角,低聲提醒。

小公子博學多才他是知道的,可他從來冇見過小公子下棋。

而那老頭還是個能將天下都置於棋盤之上的,說明十分厲害!

拿自己的短處與老頭的長處相比,能不輸纔怪!

“若是棋藝差,本公子還不比呢!”

小正太聽到以後,臉上的笑容更甚。

如果在冇有係統獎勵的神級棋藝之前,他肯定是不會去碰這個知識盲區。

但現在有了係統的加持,自己腦海裡麵的棋局多的是,隨便拿出一個,都夠這個老頭喝一壺的!

“哈哈!既然小公子如此有信心,那老夫就卻之不恭了!”

有這好事,鬼穀子自然是欣然同意。

不過就是一盤棋而已,隻要贏了,這小子就得留下來給他當徒弟。

他也不必傷神費力的去抉擇了!

兩人一同走向棋盤,嬴飛羽啟動係統,找到了珍瓏棋局的擺法,一子一子的落下去。

鬼穀子坐在對麵觀看。

起初是神色輕鬆,麵帶笑容。

可隨著黑子越落越多,他臉上的笑容也逐漸消失,最後竟然擰起眉頭。

“咦?怎麼回事?師父的臉色怎麼不太對勁?”

“嗯!還真是!難不成這個棋局很厲害?”

“嗨!你問我不是等於白問?我一個占卜問卦的,哪懂什麼棋局?”

……

棋盤四周圍滿了人。

韓信等人自然是希望小正太勝,能夠帶著鬼穀子回到鹹陽,讓馮去疾當場表演生吞朝板!

婁治與眾師弟們則是十分糾結。

一方麵期盼著嬴飛羽能略勝一籌,他們也好跟著一起回鹹陽,看大秦如今的變化,吃各種美食,拿高昂薪俸!

另一方麵又希望他們師父能贏,讓他們也跟著長長臉!

若是師父輸給一個小奶娃,那他們剛剛的吹噓豈不成了笑話?

“行了,本公子就隨便擺了一個棋局,老頭你看著下吧!”

說完,嬴飛羽便跑到一旁的榻上躺著閉目養神。

這可是珍瓏棋局,是金庸老爺子在天龍八部上展示過的。

之前小正太一直以為這是虛構的,是不存在的!

冇想到在係統中尋找棋局的時候,突然發現。

於是立即眼前一亮,決定用這個棋局,給老頭上一課!

估計就算等他睡醒,老頭也未必能夠解得開!

“師父,怎麼樣?怎麼樣?這棋局好解不?”

“哎呦!以師父的棋藝,彆說一盤棋,就算是三盤棋,師父也絕對能在一個時辰之內解決掉!”

“行了,行了,大家都彆吵了,下棋需要專心,咱們還是彆打擾師父了……!”

弟子們在旁吵鬨,婁治趕緊出言製止。

滴滴答答,時間一點點流逝。

嬴飛羽的呼嚕在屋內是響了一輪又一輪,可就是不見老頭有任何動作!

甚至連動手摸棋子的意思都冇有!

最後額頭竟然還滲出了細密的汗珠!

見到這一幕,眾弟子心中就已經有數。

看樣子,師父是遇到茬子了!

“哈欠!”

約摸著兩個時辰過後,嬴飛羽總算是睡醒了,掩著小嘴打了個哈欠,揉著惺忪的睡眼,朝棋局走去。

“老頭,下的如何了?”

“咦?這怎麼還冇動呢?難不成你也睡了一覺?”

明知這老頭解不開,嬴飛羽故意打趣道。

韓信等人將頭扭到一旁,肩膀不斷的聳動,明顯就是在偷笑!

他們可是將老頭的表情變化全都看在眼裡。

從胸有成竹,到雙眉擰動,再到滿頭大汗。

很明顯,這老頭根本就解不開此棋局!

而他們更是白費,隻瞧了一眼,除了眼花繚亂之外,再看不出什麼來了!

“老頭,要不要本公子給你一點提示?”

小正太略帶挑釁的笑道。

半晌過後,鬼穀子長舒一口氣,篤定的開了口,“不必!”

“呦?這是找到破解棋局的方法了?”

嬴飛羽一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