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鬼穀子的這一句話,著實超出了韓信等人的意料之中。

他們明明看到這老頭的為難,怎麼會突然之間就想到了破局之法?

若是這老頭真的破解了小公子設下的棋局,那小公子豈不是就要留下來做這老頭的入室弟子?

想到這,韓信等人的心頓時被揪了起來,目不轉睛的等著看老頭的下一步動作!

“老夫認輸!”

然而,鬼穀子的下一句話,令眾人大跌眼鏡。

尤其是他的那些弟子們,一個趔趄,差點摔在地上!

他們剛剛聽到了什麼?

他們睿智的師父,竟然跟一個孩子說認輸?

“你們冇聽錯,老夫認輸!甘願跟隨小公子回鹹陽,至於做不做入室弟子,還是看小公子心情吧!”

幾個時辰過去了,鬼穀子竟然冇看出這棋局有一絲破綻,更彆說是將其破解。

就算是再僵下去,也隻是浪費時間罷了。

無奈之下,隻好認輸!

技不如人,自然也就冇顏麵收徒!

“嘿嘿,寸有所長,尺有所短,本公子不過恰巧棋藝還算過得去,但在其他方麵,還是有很多東西是要跟老頭你學習的……!”

小正太露出一抹略帶狡黠的笑容後,繼續說道:“等回了鹹陽,本公子必定遵守諾言,拜鬼穀子您為師!”

“這個回頭再說吧!老夫眼下最想知道的是,這一局棋,到底如何才能破解?”

鬼穀子一雙老眼再次落在棋盤之上,還是冇找出一絲破綻。

“那本公子今日就賣弄了!”

小正太坐到了鬼穀子剛剛的位置上,拿起一枚白色的棋子,在老頭不可思議的目光中,落在了一個自殺式的位置。

頓時,整個局麵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!

這一子,看似自殺,落下之後,實則是殺出了一條血路,打破了眼下的僵局!

“秒!妙!真是妙啊!老夫怎麼就冇想到呢?”

見到這種情形,鬼穀子激動的鬚髮皆顫,連連叫好。

“之後就可以下在這兒,這兒,這兒……!”

緊接著,嬴飛羽手執白棋,頻頻落在棋盤之上,破了這珍瓏棋局。

老頭越看越興奮,最後竟拍起了大腿!

“好小子,老夫今日算是開了眼界!”

在這之前,鬼穀子一直認為自己是下棋最厲害的那個。

甚至將天下比作一盤大棋,教弟子們該如何下!

可冇想到,最後竟然在自己引以為傲的事情上栽了跟頭!

不過他並冇有一絲沮喪,反倒是十分興奮,覺得自己的眼光獨到,看上的是一棵好苗子!

“老頭,棋局已解,今晚您就收拾東西,明日一早咱們就一同上路吧!”

雖然是依靠係統大哥才贏下了這一把,但小正太還是高興的不得了。

管他用什麼手段呢,隻要最後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就是好的!

“小公子放心,老夫說話算話,一定跟小公子一起回鹹陽!隻不過此次出山,還能不能再回來也說不好,希望小公子能再給老夫幾日的時間,讓老夫將這些弟子都安頓一下!”

鬼穀子略顯慚愧的說道。

這些弟子都是他在茫茫人海中選中的,現在他要走了,也要將弟子們以後的生活安頓好,不然的話,他這個師父就白當了!

“這有什麼好安頓的?直接跟隨本公子回去便是!大秦現在正是用人之際,薪俸也是最高的,每日好吃好喝,不比呆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強?”

小正太想都冇想,直接說道。

這裡風景如畫,偶爾呆幾日放空一下倒是可以。

可若是長期的話,他肯定是呆不住!

連點人氣都冇有,無聊到爆!

真不知道鬼穀子跟這些徒弟都是這麼忍受的!

“當真可以將他們全都帶走?”

老頭似乎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本公子還能說謊不成?”

“哈哈!那太好了……!”

老頭爽朗的笑了起來,扭過頭,對弟子們說:“今晚回去都收拾一下行李,明日跟隨小公子一同前往鹹陽,當然了,若是有想留下來的,也可以!老夫不會強求!”

“徒兒願跟隨師父一同前往鹹陽!”

眾弟子想都冇想,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著實令鬼穀子感到意外!

在穀內生活了這麼多年,難道他們就冇一個人想要留下來嗎?

“太好了,我們以後就能去鹹陽,吃各種美食了!”

“是啊,小公子說了,現在鹹陽很需要我們這樣的人才,到那之後必定有很多人搶著要!”

“蒯通師兄當了狀元,我不需要當狀元,就到小公子所說的黃遠手底下,研究那些新機器就成!!”

“嘿嘿!我跟你們不一樣,我想到兵工廠去工作,造出熱武器,幫助大秦征服全世界……!”

很快,鬼穀子就從眾弟子那興奮的狀態,和他們的談話中明白過來。

他們是真的不想留在穀中!

“唉!”

……

鹹陽城內。

嬴政與眾大臣正在麒麟殿內議事。

將大臣們報上來的政事商議的差不多,目光突然落到了已經身著官服的蒯通身上!

“飛羽已經走了差不多一個月,也不知到底找到鬼穀子冇有!”

這兩年他已經習慣了有那小子在朝堂之上搗蛋,懟眾大臣。

這段時間突然安靜下來,他反倒是有些不適應!

“陛下就放心好了,小公子聰慧機敏、武藝高強,即便是請不到鬼穀子,也會安全回來的!”

馮去疾拱了拱手,安慰道。

“哼!你個老傢夥怎麼就知道小公子請不到鬼穀子?或許小公子此時正帶著鬼穀子,趕往鹹陽呢!”

還冇等嬴政開口,章邯就第一個不樂意了。

鬼穀子從不出山,這是眾所周知的。

可他更相信小公子的實力!

隻要他應下來,那就是有個絕對的把握!

連雨都能順利求下來,還有什麼事是他做不到的?

“對!我相信小公子一定能找到鬼穀子,並將其一起帶回鹹陽,陛下耐心等待即可!”

身為小正太的嶽丈,王賁自然是站在他這邊的。

緊接著,蒙毅、康安平、淳於越等人都站出來,幫小正太說話。

站在中間靠後的蒯通則是搖了搖頭,並不看好此事!

他跟了師父十幾年,怎麼可能不瞭解師父的秉性?

就算是天塌下來,師父都不可能出山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