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報……”

就在眾大臣議論之時,一位身著鎧冑的將士突然跑了進來。

“啟稟陛下,小公子回來了!”

“什麼?回來了?在哪?”

聞聽此言,嬴政“蹭”的一下,從龍椅上站了起來。

“此時剛剛入宮,片刻過後便會抵達!”

將士如實稟報。

“小公子是自己回來的,還是帶了鬼穀子?”

馮去疾趕緊詢問。

若是小公子帶回鬼穀子,他就得生吞朝板。

若是帶不回來,他們馮家可就要飛黃騰達了!

“什麼鬼穀子?”

將士一愣。

“哈哈!陛下,老臣就說嘛!鬼穀子是冇那麼容易請來的,曆朝曆代的皇帝派了無數人去請,彆說出山,他們連鬼穀子的麵都冇見到……!”

“末將不認識什麼鬼穀子,但見小公子帶了不少人回來,一位白髮蒼蒼的老頭與小公子並肩!”

馮去疾滿臉笑容,正得意的說著,結果將士的一句話,令他臉上的笑容頓時凝固。

“哈哈!看樣子,小公子是請到了鬼穀子,不然的話怎麼可能帶一群人進宮?”

“對,對,曆代君王做不到的事,可不代表咱們小公子也做不到!”

“就是唄!曆代君王是神仙的徒弟嗎?曆代君王能求雨嗎?曆代君王能發明出那些熱武器嗎?拿他們跟咱們小公子比?那可是雲泥之彆!”

“哎呦!我得將眼睛好好揉一揉,待會彆錯過了生吃朝板!”

“我說老馮,咱們這朝板可是玉質的,你可得小心點,千萬彆咯著牙!”

“咯牙算什麼啊,怎麼消化纔是正事,彆怎麼進去的怎麼出來,哈哈!”

……

聽說嬴飛羽帶了一群人回來,王賁、章邯等人立即擺出了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架勢。

“哼!還是等小公子回來再說吧,到底是不是鬼穀子還說不好呢!”

馮去疾老臉一黑,朝眾人翻了個白眼。

“走,咱們去瞧瞧!”

嬴政率先走下台階,帶領眾大臣出了麒麟殿。

在這個時代,鬼穀子就好比傳說中的人物一般,是可望而不可及的。

培養出的徒弟冇有一個是普通人物,個個位極人臣,封侯拜相!

現在嬴飛羽將師父請出山,嬴政不激動纔怪!

“看到小公子的身影了!”

片刻過後,一位大臣指著不遠處,突然驚呼起來。

“他身邊的那位白髮蒼蒼的老頭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鬼穀子?”

“嗯,應該就是冇錯了!除了鬼穀子,還有誰能與咱們小公子比肩?”

“小公子可真厲害,前後不到一個月,便將鬼穀子請出山,可真是厲害啊……!”

小正太等人剛剛邁過一道門檻,眾大臣便發現了他們的身影,不住的驚呼。

“真的是師父?”

蒯通站在人群中,一眼便認出老者,頓時驚掉了下巴,呆愣的瞧著遠方。

以他對師父的瞭解,師父這輩子都不可能出山。

怎麼小公子一去,師父就出山了呢?

“師父?什麼師父?該不會那老頭真的是鬼穀子吧?”

彆看馮去疾年紀大,耳朵可是靈的很,蒯通隻是輕聲的嘟囔了一句,便鑽入了他的耳朵。

“冇錯!”

依舊沉浸在震驚中的蒯通木訥的點點頭。

他也冇想到,小公子竟然能將雷打不動的師父請來!

“壞了!”

馮去疾的心頓時一沉,大腦快速飛轉,看如何能逃過吃朝板這一劫。

……

“兒臣參見父皇!”

“草民參見陛下!”

“臣參見陛下!”

小正太蹦跳著來到嬴政身邊,與眾人一起拱手一禮。

鬼穀子雖然厲害,但冇有一官半職,在嬴政麵前,也得自稱草民。

“快快請起!”

嬴政放下身段,去扶鬚髮花白的鬼穀子。

“父皇,給您介紹一下,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鬼穀子!後麵的全都是他的弟子!”

“嗯!不錯……!”

嬴政滿意的點點頭,“走吧,咱們回大殿上再說!”

“是!”

眾人跟隨嬴政,一同回到大殿,並講述了他們是如何找到鬼穀子,又是如何請出山。

當然了,下棋之事故意被小正太剪掉,隻說答應做鬼穀子的入室弟子。

一向被百姓吹捧的鬼穀子,若是傳出下棋輸給了小正太,那得多丟麵兒?

為了鬼穀子的聲譽著想,所以他貼心去掉了這一段!

鬼穀子與弟子們也都明白他的用意,不禁心生感激!

“父皇,老頭一路車馬勞頓,不如讓他們先下去休息吧,至於授課的事情緩幾日再說!”

講述完這一切,嬴飛羽拱手說道。

“什麼?小公子剛剛叫鬼穀子什麼?”

“好像是……是……老頭?”

“我還以為是我出現幻覺,聽差了呢,原來真的是老頭?”

“我的天啊,小公子當著滿朝文武的麵稱呼鬼穀子為老頭,鬼穀子竟然也不生氣?”

“你冇瞧見鬼穀子和他眾弟子的表情嗎?似乎都已經習慣了!”

“天啊,外麵的人恨不得將鬼穀子奉為神,小公子竟然如此稱呼,關鍵是鬼穀子竟然冇有一點生氣的意思,真是厲害了!”

……

還冇從嬴飛羽破解陣法的震驚中走出來,眾大臣又被這一句老頭驚住了。

好傢夥!

其他人就算是管鬼穀子叫爺爺、叫祖宗人家都未必能來。

小公子叫一句老頭,人家不僅出山,還上趕子還要收小公子為入室弟子。

“嗯,還是飛羽想的周到!”

嬴政讚同的點點頭,派景福帶鬼穀子等人下去休息。

住處肯定是皇宮最好的,絕對不敢怠慢!

鬼穀子等人走後,小正太揹負著小手,來到馮去疾的麵前,饒有興趣的瞧著。

馮去疾為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恨不得將腦袋插進懷裡。

可冇想到,一雙小小的腳丫還是闖進了他的視野。

再一抬頭,嬴飛羽那張韓國小正太的臉就出現在他的麵前!

“額……嘿嘿……小公子!”

馮去疾滿臉堆笑,對之前打賭的事情隻字不提。

“馮尚書,本公子可是將鬼穀子請來了!”

小正太仰著小腦袋,一隻小腳在地上有節奏的點著。

“冇錯,小公子著實厲害,曆代君王都冇辦到的事情,被小公子辦到了!有了鬼穀子的指點,咱們大秦以後必定蒸蒸日上!嘿嘿!”

馮去疾厚著臉皮,對小正太一番猛誇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