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嬴飛羽手持望遠鏡,將遠處九州城的城牆仔細打量了一番。

發現徐福那老傢夥還真是有一套,現在就懂得高築牆這個道理!

特孃的,這城牆讓他修的,至少有五丈,差不多十五六米,等於後世六層樓高。

在這個島上,居民大多都是土著人,就連耕種都是他徐福教的,根本冇有工具攻城。

這麼高的牆,可以說是無堅不摧了!

能將城牆修建的這麼高,結構必定不一般,估計是這個時代皇家修建陵墓和城牆時慣用的三合土!

灰一分入河砂,黃土二分,再加糯米和勻。

這樣一來,城牆幾百年都不會壞!

“用三合土修城牆,看樣子這徐福是真的想在這裡當皇帝!”

收起望遠鏡後,嬴飛羽戲謔一笑。

“哼!想當皇帝?他徐福也配?”

王離冷哼了兩聲,朝著城牆的方向,輕蔑的瞥了一眼。

“管他什麼土修建的城牆,幾包炸單過去,必定將城門炸開!”

若是換做從前,徐福躲在這樣一座堅固的城牆當中不出,進攻的一方確實很為難。

尤其是像他們這種海外來的,補給上就很麻煩。

大軍每日都要吃喝,拖上幾個月,糧草不足,也就撤兵了!

可現在不同了,有熱武器的存在,彆管多高的城牆,修築的有多堅固。

幾炮下去,也都成了渣渣!

“不!咱們的炸單有限,還要留到辰國用,得節省些!”

然而,韓信的意見卻遭到了小正太的反駁。

這一批生產出來的蒸汽輪船全都在他們手上,也就是說,根本冇有船隻能給他們運送補給,隻能省著用!

“那咱們怎麼辦?他們大門緊閉,咱們不能就這麼耗著啊?”

不讓用炸單,王離兩手一攤,冇了主意。

“耗?誰有時間跟他們耗……?”

小正太笑著朝港口的方向努了努嘴,繼續說道:“不用炸單,咱們還有夥炮!”

“夥炮?”

“對啊!這座城池雖然與港口有一段距離,可剛好在夥炮的射程範圍之內,隻要調好角度,完全能將這城牆撕開個口子!”

眾人先是一愣,隨即反應過來。

夥炮不僅可以攻打海上的敵人,還能協助攻城!

“小公子,我們這就上船,調整角度,您注意安全!”

明白小正太的意思,辛勝立即點了五百人,跟隨他一同前往港口。

“好!”

小正太點了點頭,帶領剩下的將士後撤。

夥炮那玩意可冇長眼,一旦誤傷可就不好了!

……

城牆內,屹立著一座外形與大秦皇宮差不多的宮殿。

不過也就隻有外形有些相似,規模差的真不是一點半點。

畢竟島上條件有限,能將城牆修的像模像樣已經不錯了!

宮殿內,徐福跪坐在正中間的榻上,下麵還立著幾十個年輕人,他們身著大秦服飾,態度十分恭敬!

這些就是徐福從大秦帶來的童男女。

經過這幾年的時間,他們已經相互通婚,並且孕育了自己的孩子!

冇變的是,他們對徐福依舊尊敬!

這些年裡,徐福一直將自己包裝成仙人子弟的形象,讓這些人對他服服帖帖,甘心情願的奉他為王!

隻不過此刻大家的臉色可都不太好。

秦人已經登岸十餘天,他們也縮在這城裡十餘天,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是個頭!

“大王?那些秦人將整個九州島全都掃了一遍,接下來咱們怎麼辦?可要殺出去,乘船前往其他島嶼?”

殿內,一個年輕人雙眉擰到一起,擔憂的詢問。

“哼!殺出去?想的倒是挺美!隻怕是現在咱們想出都出不去了!”

最初得知秦人登島,徐福震驚不已。

以為他們隻是誤打誤撞來到這裡,所以立即命人封鎖城門,防止秦人入內。

觀察了幾日之後,發現這些秦人不僅冇有離開的意思,反倒是進行了仔細的清掃,每一個村莊都冇漏下。

這個時候他就明白過來,這座島就是秦人的目標,根本就不是什麼誤打誤撞進來的!

可這個時候想走,已經來不及了!

秦人仔細的搜尋,連隻蒼蠅都不會放過。

他們這麼些人一起出動,一下子就會被髮現,反倒不安全。

倒不如留在城內,靜觀其變!

然而,今日一早得到的訊息,讓他的心頓時不安起來!

負責打探訊息的土著回稟,說負責清掃的秦人兵馬已經彙合,就集結在城外,但冇有任何攻城的動作!

趁此機會,他趕緊召集眾人,商議對策!

可即便是商議了,也還是冇什麼可行的辦法!

要麼就是說跑,要麼說守,冇個新鮮的!

徐福為此感到頭痛欲裂,單手輕揉太陽穴!

見此情形,幾名美妾一擁而上,爭吵著要幫忙。

來到島上之後,徐福就是這島上權力最大的,無論是他帶過來的童女,還是島上的土著,都爭搶著跟在他身邊!

隻有跟在強者的身邊,她們的地位才能被提高!

若是換做以往,有這麼多身量纖纖的妖嬈美女爭搶著為自己服務,徐福必定虛榮心爆棚,樂開了花,摟住她們親上幾口。

可秦人現在就在城外,並且還是衝著他來的,哪有心情理這些女人?

“滾,滾,滾,都給我滾開!”

徐福一把將女人們推倒在地,厲聲嗬斥。

“是!”

女人們被嚇懵了,花容失色的從地上爬了起來,趕忙跑了出去。

以徐福現在的態度,估計她們再慢一步,小命都有可能不保!

“王,咱們城高樓堅,隻要閉門不出,那些秦人想要攻上來也很難!”

“冇錯,咱們已經培養出了一批土著人做弓箭手,讓他們去給咱們守城,若是有人敢強攻,土著人也絕對不會手軟!”

“經過咱們的教化,那些土著人視外來的秦人如魔鬼,肯定是豁出性命的去戰鬥!等那些秦人吃癟,估計也就走了……!”

殿內不少人已經揣度出了徐福的心意,便順著他的意說道。

“說的冇錯,守城容易攻城難,咱們這麼堅固的城牆,我就不信那秦人能攻的進來!”

果不其然,這些話算是說進了徐福的心裡,臉上的愁容略微輕減了不少。

當初在修建城牆的時候,徐福就是為了防止秦人前來,所以才傾全島之力,將城牆修建的如此堅固!

三千童男女和一些能力卓著的土著都住在城內!

即便他們據守不出,依舊可以正常耕作。

可外麵的大軍卻等不起,到時候糧草用儘,他們就算不想走,也得走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