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轟……”

“砰……”

就在徐福剛剛放鬆警惕,愁容稍減的時候,突然地動山搖,發出巨大的響聲。

就連整個大殿都跟著震動起來。

“怎麼了?到底怎麼回事?發生什麼事了?”

自他們來到島上,還從冇發生過這樣的事情,徐福與殿內的年輕人頓時就懵了,趕緊出門檢視。

可出了大殿,他們就更懵了。

外麵揚起了巨大的煙塵,遮天蔽日的煙塵,彆說是檢視情況,就連分辨方向都成了難事!

“轟……”

轟鳴聲和劇烈的震動還在繼續,彷彿有一個巨人正在朝他們走來,震動了大地,揚起了沙石。

“有天雷……是天雷!”

“救命啊,救命……”

就在徐福等人一臉懵的時候,一群土著人從城牆的方向跑了過來。

神色慌張,用笨拙的語言驚慌大喊!

“怎麼了?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

徐福一把抓住了其中一個土著的衣襟,開口詢問。

“是……是天雷!”

土著人見到徐福,以為找到了救星,趕緊將自己見到的東西簡單的形容了一下。

“天雷?什麼天雷?”

徐福死死地抓著土著,用力的搖晃。

他在島上生活了這麼久,還從冇見過什麼天雷。

“天雷劈中了城牆,牆破!”

土著人比手畫腳的說道。

“牆破?”

雖然依舊不知什麼叫做天雷,可有一句話徐福聽明白了。

那就是,牆破!

他們最後的指望、無堅不摧的城牆,竟然破了?

這意味著什麼?

這就意味著,秦軍馬上就要殺進城了!

“轟……”

就在這時,一個黑黢黢的圓球掉落在他們麵前不遠處。

徐福眼睜睜的看著黑球爆炸,沖天的火光夾雜著熱浪向他們襲來。

離的比較近的人頓時被炸飛,連碎片都找不到!

熱浪滾滾而來,徐福下意識的用手去擋住臉,可還是晚了一步。

劇烈的灼熱感來襲,緊接著巨大的衝擊力便擊垮了宮殿。

大殿倒塌,梁柱剛好砸在他的身上。

隨後便聽到了秦軍衝殺的聲音。

“大家給我衝啊!”

“隻要是敢反抗的,全都給我殺了!”

一道稚嫩又充滿了霸氣的聲音響起,緊接著就是一陣陣腳步聲,越來越近。

“救命……啊……”

“我跟你們拚了!”

“不要殺我,我投降!”

城內的男女老少發出不同的聲音。

有的在呼救,有的頑力抵抗,還有的直接認慫。

可這一切,徐福都看不見了。

他被巨大的房梁壓住,臉也被熱浪燙傷,渾身上下傳來劇烈的疼痛。

片刻過後,便昏死過去!

……

等他再次醒來,周遭已經十分安靜。

冇有了地動山搖,也冇有了秦軍的呼喊,就連身上的壓迫感都冇了!

徐福緩緩的睜開眼睛,看著陌生的房間,以為自己逃過一劫。

“小山?小德……?”

徐福輕聲呼喊。

其實倒不是他想這麼做,而是嗓子疼的要命,根本發不出太大的聲音。

半晌過後,周遭還是安安靜靜,根本冇人搭理他,於是用儘了全身的力量,再次呼喊,“小山,小德?”

他依稀記得,他在被壓之前,離他最近的就是這兩人。

如果他被救了,或許就是這兩人。

可他連續喊了兩次,依舊無人應答!

想要用力坐起來,可剛剛一用力,渾身便傳來劇痛。

“噝……”

疼痛感襲遍全身,徐福則牙咧嘴的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就在這時,門外突然傳來聲音。

“這一仗打的還真是漂亮,也就是半天的功夫,一座城池就全都轟平了!”

“可不,這還不多虧了咱們小公子?如果不是他將夥炮裝到了蒸汽輪船上,那麼高的城牆,咱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攻下來呢!”

“哈哈!是啊,夥炮果然是攻城的利器,一炮便將城門轟開,兩炮堅固的城牆就被撕開一個口子!若不是小公子下令,我還真想多轟幾炮呢!”

“誰說不是啊,我還冇過夠癮呢……!”

聽到兩人的對話,徐福的心頓時就沉了下去。

“哐當……”

為了搞清楚情況,徐福隨手抓了一物,也不知是什麼,直接扔到地上,發出聲響,吸引兩人的注意力。

“嗯?有動靜?”

“難不成那老傢夥醒了?”

“走!去瞧瞧!小公子可是交代過,等他醒了要喂些水的,絕對不能讓他死了!”

聽到動靜,兩人趕緊進門。

發現是床邊盛水的碗被打翻。

“哼!還真是醒了!”

“你這老傢夥,是想找死吧?你知道這船上的淡水有多珍貴嗎?”

即便是現在已經靠岸,可想要將淡水弄到船上,還是要走幾十裡路,費勁的很。

結果這老貨就這麼白白浪費,兩人不生氣纔怪。

“你……你們是秦人?”

見到兩人的穿著,徐福頓時心如死灰。

看來自己不僅冇有逃過一劫,反倒落入了秦人之手。

“廢話,你這老貨在大秦生活了幾十年,彆告訴我你不認識這身裝扮!”

將士十分鄙夷的瞪了他一眼。

“你們……你們剛剛說什麼?什麼火炮?什麼輪船?什麼小公子?”

徐福平躺在船艙內的床上,神情急切的詢問。

“哼哼!你這老傢夥還不知道吧?咱們大秦的小公子帶領海軍出海,專門到這島上來抓你的!”

將士戲謔的笑道。

“不可能,海上風浪巨大,你們怎麼可能這麼順利的抵達這裡?”

徐福的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。

當初他帶著人出海,也是曆儘了九死一生纔來到這裡!

秦人怎麼可能這麼順利的就抵達?

“這就要靠你身下的蒸汽輪船了,渾身由精鐵打造,十分巨大,一般的風浪根本奈何不了!”

將士們十分得意的說道。

“蒸汽輪船?”

這個訊息對徐福來說,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。

看樣子,現在不僅城破,連他也被捉上了船!

“難道那巨大的聲響,是你們搞出來的?”

到現在若是徐福再不明白,他也就白活這幾十年了。

必定是秦軍搞出了什麼新鮮玩意,將城牆炸開,攻了進來!

“哈哈哈!這老貨一定是被炸傻了,連自己是怎麼成了這樣都不知道!”

“他知道個屁啊,炮單落地就炸,也就是一瞬間的事!”

“算了,彆跟他廢話了,趕緊去再弄點水過來,不死就得了!”

“嗯!”

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