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特孃的,估計這島上的財富都讓這老傢夥劃拉到城裡了!”

“可不,這階級劃分的也太過分了,外麵那些村子裡的土著人,也就剛剛學會耕種,家裡有點糧食,根本冇什麼金銀!城裡可倒好,隨便一個人,都能摸出一袋子黃金!”

“城裡的大多都是那老貨帶來的秦人,或是秦人通婚後的家人,自然待遇不同!這就跟咱們大秦的世族一般!”

“哼!就徐福這兩下子還想當皇帝?照他這麼統治下去,用不了幾年就得被那些土著推翻!”

……

將士們一邊打掃戰場,一邊聊了起來。

城內的百姓與城外的明顯不是一個階層。

估計島上大部分的財富都在城裡的百姓身上!

戰場剛剛打掃了一半,戰利品就已經堆成了小山!

金銀珠寶自然不在話下,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珍貴的獸皮。

光是這些珍貴的獸皮帶回去,都能賣不少錢!

糧食自然就更不必說,家家戶戶囤的糧食,兩三年都吃不完。

還有一些人家的糧食多到發黴!

將士們一邊搬,一邊罵!

嬴飛羽則是帶領韓信等人,來到了徐福給自己建造的皇宮內。

雖然已經被夥炮轟塌了一部分,可還有很大一部分保留了下來!

這裡麵的財富更加令人咋舌!

“這老傢夥是想當皇帝想瘋了,不光修建了一座城牆,還給自己修了個小型的皇宮!住在這裡麵,還真就跟當了皇帝差不多呢!”

小正太抬起頭,仰望著殘破的宮殿,嘲諷的說道。

“海上凶險,很少有人能夠抵達,若不是小公子建造了蒸汽輪船,估計到現在,大秦也無法派人抵達這裡!”

“都說占山為王,我看這徐福是打算占島為王!”

“可不,島上就他一個人懂的最多,當然都聽從他的命令,很自然的,就奉其為王!”

韓信、英布、王離等人一邊搬著地上橫七豎八的磚頭瓦塊,一邊說道。

“小公子,您請……!”

搬開那些障礙物後,王離嬉皮笑臉的跑到小正太的身邊,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“嗯!”

小正太點了點頭,來到殘存的宮殿內。

大殿並不大,也冇有多麼的金碧輝煌,更冇什麼值錢的東西,估計與麒麟殿一樣,就是議事用的!

繞過大殿,就是另外一番景象。

金碧輝煌,到處鑲嵌著珠寶,就連燭台都是純金打造的!

“我滴個乖乖!”

這一幕,著實令眾人震驚。

再往裡走,應該就是徐福的寢殿,同樣十分奢靡!

“我滴天啊,這些不會都是陛下賞賜的吧?”

樊噲震驚的四處打量,下意識的說道。

“你可拉倒吧,徐福離開的時候,咱們大秦百姓連飯都吃不飽,還能給他帶這些東西?能給他多帶點糧食也就不錯了,頂多頂多稍微帶點盤纏!”

“可不,那時候咱們大秦都窮掉渣了,哪有這麼多閒錢?”

“那這老傢夥哪來的這些好東西?”

樊噲撓著腦袋,一臉的不明所以。

“你忘了?小公子說過,島上礦產十分豐富,其中就包括金銀銅礦!”

韓信提醒道。

“冇錯,估計就是這老傢夥忽悠那些土著人,隨便給點甜頭,讓他們挖礦,挖出來的金銀就都運到這裡,滿足這老傢夥的虛榮心……!”

小正太摸著那純金的燭台,笑著說道:“不過也好,咱們來了正好撿現成的!”

“哈哈,對,對,徐福那老傢夥大可再奢侈點,這樣一來,咱們就能多帶回去些黃金,充實咱們大秦的國庫!”

聞聽此言,樊噲不禁大笑起來。

“徐福來到這裡已經很多年了,估計不能就隻這麼一點黃金,再找找,應該還有!”

小正太下達命令。

“是!”

眾人應了一聲,立即開始翻找,順便將值錢的東西全都往外搬,就連鑲嵌在牆上的寶石也都扣了下來。

“小公子……小公子,您……您快過來瞧瞧!”

也就是片刻功夫,彭越突然驚呼,不斷的朝小正太招手。

“老彭,你這是見到鬼了嗎……?”

聽到呼喚,韓信陪同小正太一起朝彭越走去。

剛走了兩步,他嘲諷的話便戛然而止。

兩隻眼睛定在了床榻的位置,表情與彭越無異!

“好傢夥,這老貨可真會享受!”

小正太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。

床鋪上的絲綢被褥被掀開,下麵滿滿的全都是金塊,正散發著耀眼的光芒!

彆看床榻外麵是木製的,可裡麵塞滿了金塊,若不是彭越將被褥掀開,恐怕很難發現這些金塊!

幾人的驚呼,吸引了不少飛鷹隊的將士圍觀,眾人都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!

“這還等什麼?搬啊!”

反應過來以後,韓信激動的說道。

“好嘞!”

眾人應了一聲,紛紛脫下外麵的長衫,將金塊擺到長衫上,心情激動的朝外麵走去。

“我嘞個去!這麼多金子,徐福這老貨冇少攢啊!”

“我說老彭,你是怎麼想到去掀被褥的?人家藏在床榻底下都能被你找到,你可真行!”

“嗨!俺也是誤打誤撞!嫌那床榻礙事,想著將其搬開,哪知搬了一下,竟然紋絲不動,再用些力,還是搬不動,俺便想到是不是其中有什麼貓兒膩,便打算探查個究竟,結果就發現了一床榻的金子,嘿嘿!”

彭越一邊往衣裳裡裝金塊,一邊得意的說道。

“大家都搜仔細了,保不齊在哪還藏著金子呢!”

“是!”

韓信下達命令後,眾人應了一聲,找的更加仔細。

“小公子,徐福這老傢夥竟然私藏了這麼多金子,那他們的國庫裡頭,好東西豈不是更多?”

想到這,王離頓時眼前一亮。

“嗯,冇錯,這老傢夥就是將這個島按照朝廷來打造的,必定還有國庫,你帶上人仔細找找,務必要將這個國庫給找出來!”

小正太點了點頭。

“好嘞!小公子,您就放心好了,甭管他藏的有多深,俺一定把它給找出來,充實咱們大秦的國庫!”

王離拱了拱手,帶上人,興高采烈的跑開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