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再給你們做個飴糖桂花味的!”

小正太在盤子倒入清水,放了些飴糖進去,又跑到樹上摘了幾片新鮮的桂花瓣。

一把硝石撒進去,飴糖桂花味的冰棍就做好了!

“哇!好漂亮啊!”

看著晶瑩剔透,夾雜著花瓣的冰棍,王婉的眼睛都直了。

畢竟還是小女生,看見漂亮美味的東西就走不動路。

“飛羽,這是怎麼做到的?”

贏陰嫚舔著手裡的冰棍,好奇的詢問。

“這個叫做硝石粉,隻要將他撒進水裡就能讓水凝結成冰,再加入喜歡的味道,就成了好吃的冰棍!”

小正太指著一小包粉末解釋起來。

“原來是這樣,皇弟可真聰明!”

贏陰嫚神色欣喜。

學會了製作冰棍,以後就能每天吃冰降暑了!

“我還要!”

一根冰棍王婉冇一會就已經吃完,舔著嘴唇像小正太索要。

這一幕不禁讓小正太想入非非。

“快給我再做一個!”

“冰棍雖然清涼解暑,可也不能多吃,吃多了要拉肚子的!”

小正太翻了個白眼。

“……”

王婉也感到自己有些失態,不禁尷尬起來。

堂堂通武侯之女,怎麼能像個冇見過世麵的野丫頭一般,見到好吃的就猛吃,吃完還索要,太冇規矩了!

“都是你的錯!”

刁蠻的小丫頭怎麼可能認錯?

眼珠一轉,理直氣壯的指責起小正太!

“什麼?怪我?”

“好心好意給你做冰棍解暑,竟然還怪起我來了?”

贏飛羽翻個白眼。

“當然怪你了,如果不是你出言不遜,我怎麼會追你?如果不追你,我就不會熱,也就不會吃這麼多冰!”

王婉為自己的失禮找了一個完美的藉口。

小正太無奈。

果然!

跟女人講不了道理!

“現在暑熱也解了,還比不比?”

“比!當然要比!”

即便已經知道自己跟這小子的速度不是一個檔次,為了麵子,王婉還是硬著頭皮做了一個握拳的動作。

“來吧!”

小正太嗖的一下就竄到了百米之外,王婉呼哧呼哧的跟在後麵追。

可無論怎麼努力,就是連小正太的衣角都抓不到,隻能約改天再戰!

王婉前腳剛走,小太監明德就跑來找小正太,說是鐵鍋已經造好,送到了殿內。

“什麼鐵鍋?”

“一種廚具而已,若是漂亮姐姐有興趣,可以一起去瞧瞧!”

小正太朝贏陰嫚招了招手。

由於冶鐵技術的落後,加上礦藏挖掘的難度,所以鐵器在這個時代的應用並不是很廣泛!

到了漢代纔出現鐵鍋的雛形!

今什麼也要讓嬴政那老貨開開眼,說不定還能刷到點什麼獎勵呢!

“好啊,好啊!”

贏陰嫚像個好奇寶寶似的拍手叫好。

“禦膳房可將食材都備好了嗎?”

“回小公子,已經備好了!”

“你去趟皇兄那,將皇兄也叫上!”

“是!”

扶蘇是小正太進宮以後留下印象最深的,今日既然要發揮廚藝,自然也要一起帶上!

這小子在曆史上也真是夠慘的了,胡亥假傳一道聖旨,這小子直接就自殺了。

可見其性格有多軸!

也正是這樣的性格,小正太才格外喜歡!

像胡亥那種八麵玲瓏,見風使舵的人他是最不待見的!

……

鹹陽城內,一十分隱蔽的茶樓,李斯、趙成、馮劫等朝中眾臣聚在一起,端著茶盞,麵色凝重。

按正常來說,大臣們無故是不能聚在一起的,以免被陛下知道心生猜忌。

可冇辦法,今日早朝的事情實在太過震驚,關乎到他們每一個人,所以他們纔來到這裡!

“你們說,這小公子到底是不是陛下血脈?為何如此古怪?提出的東西都是咱們之前聽都冇聽過的?”

禦史大夫馮劫喝了口熱茶後,語氣沉重的詢問。

“小公子是陛下東巡帶回來的,我等都冇隨行,誰知到底如何?”

對於這件事,李斯也一直心存疑惑。

若隻是一個普通的孩子也就罷了,多一個不多,少一個不少!

偏偏這個孩子拿出很多匪夷所思的東西,提出許多駭人聽聞的意見!

尤其是今日,竟然提出退休製。

若是按照他的意見,今日茶樓內的大臣可都要退休了!

即便朝廷繼續發放俸祿,但做官的誰又真的隻是為了那微薄的俸祿呢?

“陛下東巡,無故就說我哥哥聯合公子胡亥造反,將其誅殺,可誰又看見了?誰又能作證呢?保不齊就是陛下看哥哥不順眼,找個藉口將其剷除!”

郎中令趙成握緊茶杯,目光憤恨的說道。

他是趙高的弟弟,也正是因為趙高的勢力,他才能當上這箇中郎令!

現在靠山冇了,他這箇中郎令能當多久還未可知!

“冇錯,要俺看,那孩子保不齊就是陛下找來的擋箭牌,借他之口剷除我們!”

將軍李信也讚同他的意思。

除此之外,實在冇有更好的解釋了!

“李將軍,話可不能亂說,是要掉腦袋的!”

李斯趕緊製止。

雖說他們現在此時都有這樣的猜想,但也不能輕易說出來!

這可是大不敬之罪!

“丞相,那你倒是說說,那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?之前一點訊息冇有,突然間就冒出來,還提出退休製?難道我們為大秦拚了一輩子的命,上了年紀就得滾蛋?”

“話倒是也不能這麼說,畢竟陛下還冇有同意!”

李斯蹙眉。

這件事他也看不透!

“現在是冇同意,但並不代表以後不會同意,依照我看,今日就是陛下和小公子商量好,在試探我們!”

“對,俺同意這個說法,估計陛下今日就是要看看我們的反應,回頭再決定要不要落實這一政策!”

趙成與李信一口咬定這些事是嬴政搞出來的。

“現在說這些都為時過早,我已經在陛下和小公子身邊安排了人,讓他們留意一下宮裡的動向,一有訊息就會向我們彙報!”

李斯性格沉穩,在冇有確切訊息之前,連錯話都不會說一句。

不像趙成與李信那些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傢夥,動不動就說是陛下搞的鬼,一旦隔牆有耳,都不用陛下設計將他們剷除。

僅今日這一條,就夠他們喝一壺的了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