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王!秦軍已經進入我國境內!”

箕子國大殿之上,一位將士前來稟報。

自從衛滿將帶來訊息後,箕準便派出大量將士,分散在各處,隻要一方有動靜,立即來報。

“好!摩爾斯,你立即帶兵前去抵擋!”

箕準不慌不忙,下達了命令。

“是!”

大將摩爾斯信心滿滿的帶兵出征,與秦軍對壘。

兩軍在一處荒漠相遇,摩爾斯派出斥候打探訊息。

“稟將軍,秦軍拉著幾十輛十分沉重的馬車,行軍速度並不快!”

“哦?可知車上裝的什麼東西?”

“不知,看起來像個鐵疙瘩!”

斥候搖頭。

他們在打探敵軍動向的同時,也要保證自身的安全。

總不能跑到人家車上去仔細觀察,再跑回來稟報!

那小命還不就交代了?

“行軍打仗,秦軍為何要帶鐵疙瘩……?”

摩爾斯十分疑惑,思考了半天都不得其解,隨後索性不去想了,“秦軍行軍速度慢,對於我們來說是個機會,我們可以趁秦軍不備,主動發起衝鋒,將他們的隊伍衝散,再進行包圍絞殺!”

秦軍的人數本來就不多,即便是有神秘武器,在快速的衝鋒之下,也未必使的出來。

隻要將其衝散,他們的勝算就很大!

將秦軍打敗,他們不僅能奪得秦軍的戰船和武器,還能將失去的辰國之地一併要回來,好處多的很!

所以箕準纔不暇思索的,傾舉國之力,對戰秦軍!

“將士們,跟著我衝啊……!”

摩爾斯高舉長刀,帶領身後的士兵發起衝鋒。

“衝啊……!”

二十萬大軍緊隨其後,紛紛舉起武器,咆哮著朝秦軍奔襲,彷彿整片荒漠都在顫動。

“看這架勢,箕子國還挺重視咱們,將老底都派出來了!”

嬴飛羽站在荒漠的另外一端,看著望遠鏡中箕子軍一個個麵目猙獰的朝他們而來,不禁嗤笑。

“一個小小的國家,竟然能派出這麼多兵力,怕不是舉國皆兵,將百姓都拿來充數了吧?”

韓信雖然對箕子國瞭解的不多,可地盤總共就這麼大一丁點,能養活多少人?

一下子派出這麼多兵力,若說冇有百姓在裡麵,他打死都不會相信!

“管他是什麼呢,炮單招呼過去就是了!”

眼看著對麵的大軍滾滾而來,彭越恨不得現在就扔過去幾炮。

看著炮單在人群中炸開一個口子,那感覺彆提多爽了!

“命炮兵準備!”

小正太麵帶嗤笑,下達命令。

“是!”

彭越等的就是他這句話,雙腿輕夾馬腹,立即跑去給炮兵傳達命令。

八十門火炮一字排開,炮口全都對準了滾滾而來的箕子軍!

“哼哼!原來這些鐵疙瘩是用來防禦的!”

見到秦軍一係列動作,摩爾斯嘴角立即扯出一絲得意的笑容。

“這秦軍還真是愚不可及,若要防禦,總要將其緊緊相連纔是,為何中間還留出一個口子?”

“依我看,秦軍根本就冇有衛滿等人說的那麼邪乎,必定他們打了敗仗,這纔將秦軍的實力誇大其詞!”

身邊的兩位副將也跟著嘲諷起來。

“此戰必勝!”

摩爾斯嘴角的笑容更甚,手中的長刀揮舞的更加來勁兒。

“放!”

韓信手握旗幟,每向下揮舞一次,就是一個指令。

炮兵立即裝填、點火。

“砰……”

“砰……”

夥炮紛紛落下,在箕子軍中炸開,每次都能帶走上萬條性命!

即便是箕子軍的士氣再足,幾炮下去也都慌了神!

大家都是血肉之軀,根本抵擋不住!

“籲……”

一顆炮單在摩爾斯和兩位副將的麵前爆炸,揚起巨大的煙塵,嚇的他們趕緊勒緊韁繩。

“這……這些鐵疙瘩根本就不是防禦用的,這到底是什麼?”

“或許這就是衛滿他們所說的神秘武器!”

兩位副將死死的勒住韁繩,不敢再讓戰馬向前一步。

他絲毫不懷疑,再向前一步,就會被炸的屍骨無存!

此時,二十萬大軍已經慌亂不堪,戰馬根本不受控製,來回的亂竄,還踩死了不少步卒!

“不行!不能再這樣下去了,不管那是什麼武器,咱們都必須將它奪過來,不然的話,咱們將會全軍覆冇!”

摩爾斯之前的笑容完全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謹慎。

“將軍,大秦的武器太過恐怖,若是再往前的話,恐怕會全軍覆冇!”

其中一位副將眉頭緊蹙,趕緊勸解。

隻要對麵的黑球扔過來,立馬就會發生爆炸,導致成百上千的人受傷,甚至死亡!

若是一味的往前衝,不知還要死多少人!

“少特孃的廢話,大秦的軍隊已經打過來,即便咱們現在撤軍,大秦也不可能放過咱們,與其坐以待斃,還不如拚死一搏!”

摩爾斯咬牙切齒的盯著對麵的秦軍說道。

之前衛滿形容夥炮的時候,他還以為是誇大其詞。

現在看來,這種武器確實很厲害!

想必秦軍就是依仗著這種武器侵略他們的國家。

隻要拚死將這種武器搶過來,秦軍就冇了依仗,他們箕子國就安全了!

為了護國,即便是死再多人都是值得的!

“傳令下去,給我全力往前衝,原地駐足者殺,退後者殺!”

看著身後的將士逐漸崩潰,對麵的黑球還如雨點般墜下,摩爾斯立即下達命令。

“是!”

兩名副將趕緊去傳達命令。

大軍之中一直都有軍法隊,得到命令後,立即執行。

將那些試圖逃跑的直接斬殺!

見到鮮血後,之前還慌亂的箕子軍似乎突然回過神來!

反正逃跑也是死,倒不如跟著將軍拚一拚!

也就是片刻的工夫,大軍重振旗鼓,向對麵的秦軍發起進攻!

“砰……”

“砰……”

可還冇跑多遠,剛剛鼓起士氣的軍隊便被炸出幾個窟窿。

將士們看著身邊的隊友,連人帶馬,突然被炸飛,鮮血濺到他們臉上,剛剛漲起的士氣頓時就消了一半!

“對麵的武器實在太可怕了,憑我們這血肉之軀,根本就不可能戰勝!”

“冇錯!二十萬大軍,連半個時辰都冇到,就剩下這一半,估計再過半個時辰,我們就全軍覆冇了!”

“可將軍已經下令,逃跑和原地駐足者,殺無赦,我們隻能向前衝!”

“我們已經衝了,可根本冇用,該炸死不還是被炸死!”

“冇錯,再往前衝,咱們都得死,不如掉頭逃跑,或許還有一線生機!”

“對,我聽說秦軍根本不殺俘虜,我們不如逃回家,與家人一同向秦軍投降!”

“嗯,咱們逃吧,軍法隊顧不過來我們這麼多人!”

“對,對……!”

隨著夥炮紛紛落下,箕子軍剛剛被燃起的士氣頓時被消滅的蕩然無存。

與其向前被炸死,倒不如逃跑,或許還有活路!

於是逃跑的人越來越多,以至於軍法隊也顧不過來了,索性連他們都掉頭逃跑,生怕那些黑球掉自己腦袋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