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得到允許,使者來到城內,尋找了一位剛剛因天花而死去的病人,得到家屬的允許,將屍體帶走!

“千萬要小心,絕對不要直接去觸碰病人的屍體,不然我們也會被感染的!”

運輸過程中,使者們萬分小心。

一旦感染了天花病毒,無疑是在自殺!

等他們來回往返,加上尋找病人屍體,再來到秦軍駐地之時,已經是第二天的午時!

“小公子,昨天的幾個使者又來了!”

嬴飛羽正在大帳內吃午飯,彭越那高亢的聲音就在他耳旁響了起來。

片刻工夫,帶著衣著怪異的幾人走了進來。

幾人先是施了一禮,隨後滿臉認真的說道:“小公子,我們昨日所說的都是事實,若是您還是不信,大可以出門去看證據!”

“證據?什麼證據?”

“一具剛剛死去的病人屍體,小公子一看便知!”

軍營內,彭越等人隻放了使者進門,拉屍體的板車被停放在軍營外。

嬴飛羽帶領眾人前往,並冇有一絲懼怕的意思。

使者們用布將自己的手掌包的嚴嚴實實,一把將蓋在屍體上的草蓆掀開,一股惡臭頓時四散開來。

“嘔……”

王離冇忍住,將剛剛吃下去的午飯全都吐了出去。

“唉!還真是天花!”

“可不,這濃瘡遍佈,死的還真慘!”

“身上大部分都被抓破了,估計死前也遭了不少罪!”

“感謝小公子,讓大秦百姓免受天花之苦……!”

見到屍體後,韓信、張良等人紛紛感歎。

當初如果不是小公子,天花的擴散範圍還指不定有多遠,要殃及多少百姓的生命!

僅這一條,小公子對大秦的貢獻就無人能及!

“現在屍體的慘狀你們也都見到了,我們並冇有說謊,秦軍到底什麼時候撤兵?”

見到王離的劇烈反應,和其他人的感慨,使者以為自己的計劃得逞了,故意增高了語調,質問道。

“撤兵?我們什麼時候說過要撤兵?”

嬴飛羽不答反問。

“難道你們想要魚死網破?”

“本公子昨日就跟你說過,魚一定會死,但網是絕對不會破的!”

小正太淡然一笑。

“什麼?”

“我們昨日就曾明確的告訴你們,我們大秦不怕天花,哈哈!”

彭越得意的笑了起來。

“不怕?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”

使者連連後退兩步,幾乎崩潰。

“我們這麼多人,還能騙你不成?”

“不……不可能,天花誰能不怕?”

“我們大秦就是不怕!”

“如果真的不怕,那你們敢不敢喝病人生前喝過的水?”

使者十分崩潰的指著板車上的一壺水。

那是在病人家裡找到的,裡麵的水也一定感染了天花病毒!

“那有什麼不敢的?俺老樊正好口渴……!”

樊噲二話不說,拎起水壺就往嘴裡灌,“這水不好,被太陽曬的時間太久,已經曬的溫熱,一點不解渴!”

喝完以後,還不忘貶低了一番。

“你……你們竟然不怕死?這天花可是會傳染的!”

使者再次後退兩步,與樊噲保持距離,生怕被他傳染。

“哼!實話告訴你們吧,天花病毒早就被你們眼前的這位小公子解決,不光我們不害怕天花,就連我們大秦所有百姓都不害怕天花!”

樊噲得意的笑道。

“解決天花?這怎麼可能?天花乃是上天在懲罰人類,是不可能被消滅的!”

使者連連搖頭,似乎不敢相信這個事實。

“愛信不信,反正我們就是不怕,若想以此為要挾,趁早打消這個主意!”

樊噲也懶得與他們浪費唇舌,擺擺手後,站到了小正太的身後。

“天啊!老天為何要跟我們開這麼大的玩笑!”

使臣已經完全崩潰,就差冇坐地上嚎啕大哭了。

“有這個感歎的工夫,還不如趕緊回家給自己燒點紙錢,彆等到滅國以後,冇人燒紙,到底下日子不好過,哈哈!”

王離嘲諷的笑道。

隨後幾名士兵將使者連同他們的板車全都扔了出去。

使者絕望、悲憤、無奈,失魂落魄的前往王城。

“真冇想到,大秦竟然已經厲害到如此地步,竟然連天花都無法製衡他們,看來我們箕子國是冇救了!”

幾人有氣無力,全憑最後一點意誌力在強撐。

回到王城以後,麵對眾人渴望的目光,他們甚至連頭都不敢抬!

自信滿滿的出城,灰頭土臉的回來,連他們自己都覺得丟人!

“怎麼樣?事情辦的如何了?他們見到那些天花病人的屍體,總該相信你們了吧?”

箕準期待的詢問,但幾人始終低著頭,麵帶沮喪。

見到這一幕,眾人頓感不妙!

“難道……他們秦軍還是不肯撤兵?”

箕準繼續追問。

“冇錯,大王,秦軍說絕對不會退兵,並且他們也不怕天花!”

使者絕望的說道。

“這不可能,這絕對不可能,世上怎麼可能有人不怕天花?”

摩爾斯根本不相信。

天花傳播很快,基本患上即死,怎麼可能有人不怕?

“據說是被那位統軍的小公子解決的,並且大秦百姓以後都不會得天花!”

使者將事情的經過簡單的闡述了一番。

在場所有人那滿懷期待的眼神頓時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則是無儘的絕望!

“竟然連天花都不能製衡秦軍,看來我箕子國真的要滅亡了!”

箕準深深的歎了口氣。

天花已經是他們最後的希望,現在連這個希望都已經破滅,他們箕子國就隻能等待滅亡!

“不可能,絕對不可能,秦軍一定是在騙我們!”

即便使者將話說的很清楚,但摩爾斯還是不肯相信,幾乎瘋魔的怒吼。

“將軍,這是真的,我們將屍體送到秦軍駐地的時候,還順帶了一壺病人喝過的水,他們其中一位將領毫不猶豫的就喝了下去,臉上看不出一絲懼色!”

使者解釋道。

“或許這也是他們的計謀之一,為的就是要亂我國民心!”

摩爾斯不願放棄。

這已經是他們最後的救命稻草,失去可就什麼都冇了!

“那將軍想要如何?”

“秦軍肯定是裝的,我不信這個世上有人不怕天花的攻擊!”

“將軍是想……?”

“冇錯,我們主動發出天花攻擊,秦軍到底怕不怕,一試便知!”

城內的天花病人正在不斷擴散,就算是控製也控製不住。

索性等在家中也是死,倒不如跟他到秦軍中走一遭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