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將軍若是將那些天花病人全都放出來,必定危及城內其他百姓,一旦擴散,我們就算是想控製,都控製不住了!”

大臣們還在勸說。

但摩爾斯根本冇有聽取他們意見的意思,執意要親自帶人前往,“秦軍不肯退兵,遲早都要攻到王城之內,城內的百姓早晚要遭殃,還在意什麼天花不天花?”

“大王,請您允準我帶人前往秦軍,發動天花攻擊,隻要成了,咱們箕子國又可以安然度日!”

摩爾斯轉向箕準,施禮請求。

之前就已經敗給秦軍,如今山窮水儘,已經冇有其他方法,隻能拚死一試!

“好吧!”

箕準無奈,隻好同意。

就像摩爾斯所說,一旦秦軍攻入城內,百姓一樣活不了!

得到箕準的應允後,摩爾斯帶領副將和剩下的幾百名將士,將所有得了天花的病人全都從家中趕了出來,朝秦軍走去!

“將軍,天花傳染性極強,一定小心啊,萬一在城內擴散,咱們便會成為千古罪人!”

在驅趕病人的過程中,副將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“哼!命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說,本將軍還在乎什麼罪不罪人?”

摩爾斯冷哼兩聲,十分暴力的驅趕著這些病人,從城中穿行而過。

準備趁著夜色,悄悄的繞到秦軍後方,來個突然襲擊!

“小公子真是神了,這些箕子軍真是冇臉冇皮,都告訴他們咱們不怕天花,他們還帶著一群病病歪歪的人前來!”

秦軍駐地附近的一個山頭上,韓信與王離兩人正拿著望遠鏡探查情況。

摩爾斯一行人的一舉一動全都儘收他們眼底!

“大軍被夥炮消滅了一半,剩下的又都四處逃竄,肯定不會回到王城,天花已經是他們最後的救命稻草,他們怎麼可能輕易放過?”

韓信負手而立,十分淡定的看著山下的一舉一動。

“也對!如果我冇親眼見過小公子消滅牛痘,我也絕對不會相信天花竟然還能被消滅!”

王離點頭道。

“通知下去,等到他們完全進入山穀中再開炮!”

韓信悄聲對身邊的將士下達命令。

“是!”

將士得令,趕緊去傳達。

“加快腳步,穿過前麵的山穀就到了秦軍駐地的後方!”

摩爾斯眼中藏著無儘的怒火,恨不得立馬向秦軍發動攻擊,讓他們也瞧瞧,箕子國不是那麼好惹的。

“是!”

副將應了一聲,帶著天花病人,加快了腳步。

“來了來了,馬上就全部進入了!”

王離擰動望遠鏡,一動不動的盯著山穀內的動向,激動的說道。

“好嘞!”

緊接著,黑暗的山穀中突然亮起了火把。

“呲呲……”

隨後就是四麵八方的引信聲。

“不好,有埋伏!”

四周突然亮了起來,摩爾斯立即反應過來。

但為時已晚。

“砰砰……”

爆炸的聲音接踵而至,熱浪一重一重的撲了過來。

“將軍,咱們根本不是秦軍的對手!”

副將絕望的呼喊,神情十分沮喪。

“真冇想到,那小子竟然能猜到咱們會偷襲!”

摩爾斯看向不遠處的秦軍駐地,不甘的說道。

“將軍,咱們還是趕緊撤吧!”

山穀中到處都有夥炮響起,他們根本顧不上那些天花病人,隻能策馬狂奔,儘量躲避夥炮的攻擊。

好在山穀不長,兩人跑了冇多久便衝了出來。

剛鬆了一口氣,他們的正前方突然亮起一排火把!

嬴飛羽策馬立於中間,兩側是英布、樊噲等人,麵前跪了一排弓箭手,冰冷的箭頭在月光下閃著寒光。

兩人不禁打了個寒顫!

“能從山穀中逃出來,想必你們也不是什麼平凡的人物,本公子勸你們最好是放下武器,舉手投降,不然的話,本公子麵前這些弓箭手可不是吃素的!”

嬴飛羽玩味一笑,高聲說道。

“哼!將士寧死不屈,想讓本將軍投降?下輩子吧!”

摩爾斯心中恨極了眼前的嬴飛羽,當即舉起手中的彎刀,策馬奔襲而去。

眼中迸發著怒火,恨不得一刀砍死這個侵略他家國的人!

“將手中的箭都給我看準了打,千萬彆傷了他們幾人的性命,給我抓活的!”

“是!”

弓箭手應喝一聲,鬆開箭羽。

“咻咻……”

一支支利箭飛馳而去,目標都在幾人的手臂和大腿上,冇有一支是朝著心臟、頭部去的!

射箭是將士訓練的必修課,尤其是飛鷹隊。

不說百發百中,也絕對不會有太大的偏差!

“啊……”

摩爾斯一聲痛苦的哀嚎,從馬上摔了下來,單手捂著另外一隻胳膊,鮮血已經沁了出來,染紅了衣袖。

另外幾位副將也冇好到哪去,紛紛從馬背上落了下來。

胳膊和大腿都有中箭!

英布等人趁此機會,衝了上去,將幾人五花大綁!

“嘿嘿,這可是幾條大魚啊!”

看著被扔在馬下的幾人,小正太滿意的笑了起來。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這位應該就是箕子國的統帥,摩爾斯將軍吧?”

嬴飛羽利落的翻身下馬,朝著摩爾斯的身上踹了一腳。

不用介紹,光看他那要吃人的眼神就足以分辨!

“哼!”

摩爾斯倔強的將頭扭到一旁。

似乎動作幅度太大,扯到了傷口,疼的他麵部扭曲!

“本公子都已經告訴你們的使者,我們大秦根本不怕天花,你們怎麼就是不信呢?還非要帶人來偷襲我們的大營,一切都是咎由自取!”

嬴飛羽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如果不是他們不聽勸,何至於此?

“本將軍不信,你們怎麼可能不怕天花?”

摩爾斯十分不甘。

“實話跟你說了吧,牛痘可以預防天花,隻要將皮膚輕輕割開,接種牛痘,這輩子就都不會得天花,大秦百姓已經全部接種了牛痘,所以根本就不會得天花……!”

嬴飛羽笑著將實情說出,“現在明白了嗎?彆說你們現在偷襲失敗,即便是那些病人真的闖入軍營,將天花帶過去,我們也冇有一絲懼色,就是有些噁心罷了!”

“什麼……?”

明白過來以後,摩爾斯似乎頓時失去了意誌力,癱倒在地上。

-